smy_close
smy_ewm 手机版
smy_ewm 辽检微语
smy_ewm
smy_wyjc

卫生检疫工作案例汇编

发布时间: (2009-02-06)

【字体:

卫生检疫工作案例汇编

 

 

 

 

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

主编:宋明昌

副主编:范国珍、马立新

编委:赵阳、金霞、方志强、王春洁

编写人员:

宋明昌、马立新、朱兆银、梁利波、刘云凯、邵柏、卜宏磊

策划:马立新、朱兆银

(案例素材由各直属检验检疫局提供)


 

 

国境卫生检疫的产生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我国国境卫生检疫诞生于1873年,也有130多年的历史了,当时由于印度、泰国、马来半岛等地霍乱的流行并向海外广泛传播,帝国主义为了巩固和扩大他们在华的既得利益,在其控制下的上海、厦门海关设立了卫生检疫机构,订立了相应的检疫章程,并任命一些当时被外国掌管的海关官员为卫生官员,开始登轮检疫。这是中国卫生检疫的雏形。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国家十分重视卫生检疫工作,使卫生检疫事业有了很大发展。建国初期,卫生部先后制定颁布了进出境船舶、列车、飞机员工及旅客行李检查等规章和暂行通则。1957年,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88次会议通过,毛泽东主席签署主席令公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条例》。1979年我国宣布承认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国际卫生条例》,承担有关国际义务。此后卫生部相继发布了关于卫生检疫工作的一些列部门规章,使卫生检疫改变了以前守关把口的传统模式,将把关与服务对外贸易有机地结合起来,极大地丰富了卫生检疫工作的内容,扩大了卫生检疫在国内外的影响。根据《国际卫生条例》规定的原则,1986年12月2日李先念主席签署发布了《国境卫生检疫法》,该法于1987年5月1日起施行,对海陆空港卫生检疫工作做了比较全面的规定,1989年,经国务院批准,卫生部制定了该法实施细则,对防止传染病的传入和传出,保障人民身体健康,促进外贸发展与人员往来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2005年5月23日,第五十八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新修订的《国际卫生条例(2005年)》(简称新条例),并将于2007年6月15日生效。新条例改变了传统的国际间卫生检疫管理模式,由管理三种检疫传染病扩大到管理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以预防、抵御和控制疾病的国际间传播。为了适应新的变化,经国务院批准,《国境卫生检疫法》的修订工作已经启动。法律修订既要与国际惯例接轨,同时也要从我国国情出发,把国际惯例转化成我们工作;既要把近年来业务和体制改革的成果和亮点肯定下来,也要把握好新法和旧法的关系,对原来好的经验和做法予以继承完善和补充发展,而不能简单割裂。

为把握好新法和旧法的关系,做好现行《国境卫生检疫法》的修改工作,使原来好的经验和做法是在修订后的法律中得以体现,国家质检总局向各直属检验检疫局征集了检疫法颁布实施近二十年来在执法过程中遇到的实际问题和典型案例,按照卫生检疫工作的职能进行编排并汇编成册,共分为检疫查验、疾病监测、卫生监督、卫生处理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五个部分,既有日常工作发现的传染病疫情,也有违反卫生检疫法规行为的案件,内容丰富,类型全面,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希望通过对这些案例的直观认识能够作为《国境卫生检疫法》的修改过程中了解口岸一线实际工作的窗口,《国境卫生检疫法》的修改过程中卫生检疫工作制度的巩固、确立和废止提供客观依据以及作为提交国务院法制办和全国人大修订草案的辅助资料提起到参考作用。所欠缺的是由于时间所限而未能对这些案例进行逐一分析评论,希望在以后的执法工作中注意收集新的案例,并实施进行归纳、整理和评析,为口岸一线执法工作提供借鉴和指导。

我国已成为世界贸易组织的正式成员。随着开放程度的加大,对外贸易进一步发展,外向型经济空前繁荣,出入境的人员、交通工具及物品与日俱增,有关卫生检疫的执法工作也应进一步加强。卫生检疫工作应当通过口岸把关与服务,对实际工作中发现的公共卫生危害及时控制,对违反卫生检疫法律法规的行为及时纠正,提高执法能力和工作的有效性,为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社会公共卫生安全,促进入出境交通和对外贸易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

虽然本汇编仅供内部参考,但由于时间和编者水平有限,汇编中的错误在所难免,望读者提出宝贵意见。

 

          国家质检总局  副局长  支树平

            〇〇六年九月二十八日

 

    

 

一、检疫查验部分... 9

(一)现场查验案例... 9

1、印度籍发热船员被确诊为感染疟疾... 9

2、对一名HIV抗体阳性的外籍船员实施严密监管... 9

3、阻止一名外籍精神病患者入境... 10

4、妥善处置一名腹泻症状的入境旅客... 11

5、入境查验时检出一名外籍船员患急性黄疸型肝炎... 12

6巡诊发现一名菲律宾籍船员染性病... 12

7查验发现一名外籍船员患活动性肺结核... 13

8、妥善处置病情严重的入境结核病患者... 13

9、旅检现场检出一名出境外籍旅客患浸润性肺结核... 14

10、入境旅客一人染两种传染病... 15

11、紧急赶赴锚地处置一名严重腹泻船员... 15

12申请医疗救助的外籍发热船员染有疟疾... 16

13、及时妥善处理一艘登革热染疫船舶... 17

14、密切配合迅速控制边贸点霍乱疫情... 18

15、现场紧急救治突发呕吐、腹泻的入境旅客... 19

16、体温监测仪报警发现一出境旅客为疟疾患者... 20

17、紧急排查入境发热旅客并转送指定医疗机构... 20

18、外籍船员患开放性肺结核  隔离治疗防止传染... 21

19、对外籍梅毒感染者监护出境... 22

20、阻止外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入境... 22

21、一入境旅客同时感染恶性疟和间日疟... 23

22、妥善处理入境航班上的发热病人... 24

23、入境旅客发热  送往指定医院排查... 24

24、准备充分有条不紊,及时排查发热船员... 25

25发热船员染“传染性水痘”... 26

26、船员发热缘自肺炎... 27

27、一旅客在新加坡入境时被检出发热,检疫人员紧急核实相关情况   28

28、证明文件不齐全,阻止162件人体标本出境... 28

29、检疫审批手续不全,入境特殊物品不予受理报检... 29

30禁止入境的医用生物制剂及血液制品被退运... 30

31特殊物品不如实申报,未经审批入境被退运... 31

32、阻止污染严重的人体毛发入境... 32

33、进口钒碴放射性偏高... 32

34、进口钴放射源,加强监测和监管... 33

35、货物放射性超标,拒绝入境... 34

36、进口废五金放射性超标... 34

(二)违反检疫法规案例... 34

1、船舶入境不如实申报... 34

2、入境船舶擅自离开检疫地点... 35

3、入境船舶不按指定地点接受检疫... 35

4、某外轮逃避查验,未经检疫擅自入境... 36

5、某外轮未经检疫擅自离境... 37

6、某外轮不如实申报逃避检疫... 37

7入境船舶夜间靠泊未按规定悬挂检疫信号灯... 37

8入境检疫前船舶未按规定悬挂检疫信号旗... 37

9、靠泊检疫船舶未挂检疫信号受处罚... 38

10、入境船舶未经检疫擅自允许人员登轮... 39

11、入境船舶未经检疫擅自允船员离船... 40

12、入境船舶不如实申报  船员未经检疫擅自离船... 41

13、入境航班未经检疫擅自下客... 42

14、一外轮未经检疫擅自移下一名发热病人... 42

15、入境旧设备夹带大量废旧物品,卫生处理后给予行政处罚... 43

16、入境废旧物品不如实申报受处罚... 44

17、旅客违规携带旧服装受到警告和退运处理... 44

18、装载含有放射性物质的集装箱未经许可擅自卸船被追究... 44

二、传染病监测部分... 46

(一)健康检查案例... 46

1从委托检验的血液样品中检出HIV感染者... 46

2、监测发现一船员患有肝炎和梅毒... 47

4、健康体检查出一船员HIV-1阳性... 47

5、体检查出外籍HIV阳性者,并嘱其尽快离境... 48

6、外籍留学生被检出患开放性肺结核,监护出境有波折... 48

7健康证过期的中国藉船员体检查出患开放性肺结核... 49

8、女性旅客染梅毒,出境体检被查出... 49

9、韩国旅客HIV阳性,多部门配合阻止其再入境... 50

10、外籍服务人员多人感染性病... 50

11、外籍教师HIV阳性,检出后被遣返回国... 51

12、监测发现外籍教师HIV和乙肝病毒双重感染... 52

13、外籍演员HIV阳性,检出后监护出境... 53

14、非洲留学生传染病监测工作值得关注... 54

15、健康体检查出广西首例中国籍HIV感染者... 55

16、外籍船员被检出染有急性淋菌性尿道炎... 55

17、在归国劳务人员中检出疟原虫混和感染病例... 55

(二)监测发现案例... 56

1、外籍船员感染副霍乱... 56

2、监测网点多次发现输入性疟疾病例... 57

3、旅客入境后发病,被诊断为深圳市首例输入性登革热病例... 59

4、疫情传入形势严峻,多次发现输入性登革热病例... 60

5、从HIV阳性的酒吧女查出一名外籍教师HIV阳性... 62

6、船员因食水蜜桃突发急性胃肠炎... 63

7、外籍技术员急性腹泻,检疫人员迅速诊查... 64

8、外籍游客为HIV感染者,终止旅行监护出境... 64

9、开展传染病监测,查出霍乱病例... 65

10、归国劳务人员丙肝抗体阳性系在国外感染... 65

11、归国劳务人员传染病监测工作应引起注意... 66

12、赴非人员多人罹患恶性疟疾... 66

13、在海水监测中培养分离出小川型霍乱弧菌... 67

(三)违反检疫法规案例... 67

1归国人员健康检查项目有争议,传染病监测遇困难... 67

2、外籍船员染疟疾,代理知情晚报告... 69

3、登革热患者入境时不如实申报,只因当时无症状... 70

4、回国人员未按规定进行监测体检被处罚... 70

5、中籍船舶聘用无健康证书从业人员被处罚... 71

6、出国劳务人员健康体检找替身,多起案例被查处... 72

7船员持假健康证,被查出HIV阳性... 73

8、某医院伪造健康证明书案被查处... 73

9、外籍船舶上的中国籍船员持伪造健康证明书被查处... 74

10、出国劳务人员伪造健康证明书被查处... 76

11、地方医院非法从事出入境人员体检难制止... 78

12、监护艾滋病毒感染者出境遇困难... 78

13、出国劳务纠纷案例... 79

三、卫生监督部分... 85

(一)医学媒介生物控制案例... 85

1、监测发现鼠疫疫情,紧急采取应对措施... 85

2、入境货机载有黄胸鼠... 86

3、入境客机内捕获小家鼠... 87

4、国际航班上发现蜚蠊... 88

5、在一艘入境旧船舶中捕获52只老鼠... 88

6、未采取防鼠措施发生鼠患,在维修外籍船舶上捕获褐家鼠... 88

7、监督发现鼠迹,熏船杀灭老鼠... 89

8、在装载大豆的外籍船舶货舱内发现死鼠... 89

9、船舶监测发现蜚蠊,加强卫生监督措施... 90

10、在入境二手船上同时存在4种医学媒介生物实属罕见... 90

11、入境外籍船舶上捕获大量蚊子... 91

12、在旧轮胎中检出大量白纹伊蚊... 92

13、在进口草籽中检出老鼠... 92

14、入境私人物品中捕获日本大蠊... 93

15、在入境旅客携带物中检出活鼠... 93

16、在进口巴西大豆中发现死鼠... 94

17、在进口非洲棉花中检出死鼠... 94

18、在进口意大利蓝湿牛皮中检出死鼠... 94

19、在进口加拿大蓝湿牛皮中检出美洲大蠊活虫... 95

20、在进口美国废纸中检出死鼠... 95

(二)外来医学媒介入侵案例... 96

1、首次从入境的船舶中检出埃及伊蚊... 96

2、在一外轮上检出澳羖丽蝇... 96

3、在进口货物中检出埃麻蝇、烦麻蝇等我国未见分布的蝇类... 97

4、从进口废纸中检出红头丽蝇... 98

5、入境外籍船舶携带大量肖腐蝇... 98

6、在美国进境牛皮中一次检出蝇类近30万只,并检出细蝇科蝇类   99

7、在进口盐湿牛皮集装箱中检出酪蝇... 99

8、在对外开放码头发现日本大蠊... 100

9、古铜黑蝇首次在天津口岸被发现... 100

10、黑家鼠传入大连口岸... 101

11、首次从外籍船舶上检出"骚扰阿蚊". 101

12、从美国进口的废纸中三次检出红火蚁... 102

13、从法航货舱连续检出蜚蠊等有害生物,有些我国不曾报道... 102

14、从蜱中检测到斑点热群立克次体... 104

15、在入境船舶携带的媒介生物中检出寄生虫卵... 104

(三)压载水监测案例... 105

1、在入境船舶压载水中检出致病菌... 105

2在入境船舶压载水中检出有害赤潮藻... 105

(四)食品饮用水卫生案例... 106

1、在入境船舶携带的食品中检出致病性大肠杆菌O157. 106

2、朝觐人员携带入境的圣水存在卫生问题... 107

3、从进口鲜活水产品中多次检出霍乱弧菌... 107

4、口岸供水点和国际航行船舶饮用水不符合卫生标准... 108

5、口岸供水站水质不合格... 108

6、口岸供水船舶水质卫生学指标不合格... 109

(五)卫生监督纠纷案例... 109

1监督权责交叉,行政处罚难执行... 109

2、口岸范围存在争议,执法监督受影响... 110

3、海南美兰机场口岸执法范围争议始末... 111

4、口岸卫生监督管理权争议案... 115

5、货运列车卫生监督有难题... 119

(六)违反检疫法规案例... 120

1、某公司擅自向船方供应伙食被通报... 120

2、维修工擅自违法向外轮供水受处罚... 121

3、民航餐厅卫生不合格,停业整顿... 121

4、伪造口岸卫生许可证,吊销证书停业整顿... 122

5、外籍船舶伪造除鼠/免予除鼠证书被查处... 122

四、卫生处理部分... 123

1、入境集装箱中残留溴甲烷浓度严重超标... 123

2、严格监管20具英国莫克姆海滩拾贝遇难尸体入境... 123

3、严格卫生处理,杀灭入境船舶上的大量蜚蠊... 124

4、外籍船舶入境携带大量活蚊,严格杀灭防止传入... 127

5、交通工具鼠虫患严重,检疫发现后严格处理... 127

6、某外轮拒绝卫生处理被监督离境... 129

7、在外籍入境船舶上发现死鸟... 130

8、在入境集装箱中检出未知名啮齿动物... 131

9、在入境集装箱中检出活蟾蜍... 131

10、在入境集装箱中检出活蛇... 132

11、在入境货物中检出猫尸体... 132

12、在入境空集装箱中查获电子垃圾... 133

13、在入境空集装箱中查获粪便、垃圾... 133

14、在进境英国废纸中检出大量人粪便... 134

15、在入境英国钒渣中发现大量鸟粪... 134

16、进境的空集装箱中截获大量垃圾... 135

五、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部分... 137

1、船员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 137

2、口岸工地发生食物中毒事件,检疫人员紧急处置... 138

3、入境旅客发生集体呕吐、腹泻事件,启动应急处理预案... 139

4、旅客在国外发生集体腹泻,入境时紧急排查... 140

5、紧急处置飞机上消化道出血的危重病人... 141

6、紧急处理航空器上“白色粉末”事件... 141

7、二名外籍船员突发登革热事件,检疫人员紧急处置... 142

8、外籍“阳雪”轮发生船员恶性疟死亡事件... 143

9、紧急处置旅客在航空器飞行中非意外伤害死亡事件... 144

10紧急排查一位飞行途中发病返航的病人... 146

11、一船员航行途中突然死亡,检疫人员赴锚地排查... 147

12、船员意外死亡事件的排查... 147

13、外籍船员集体爆发流行性角膜结膜炎... 148

14、抢救船员和旅客案例... 149


一、检疫查验部分

 

(一)现场查验案例

 

1、印度籍发热船员被确诊为感染疟疾

 

2004年6月8日,福建宁德局接到宁德外运公司报告,在马头船厂维修的泰国籍“DARIN NAREE”轮上有一名印度籍船员发热。

宁德局接到报告后,立即按规定上报发热病例,同时派出二名卫生检疫人员前往该船员住地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对船上其他20名印度籍、泰国籍船员进行体温检测和流行病学调查,并指定专人跟踪密切接触者,随时报告有关情况。经查,该轮只有一名船员发热,原因不明,宁德局安排120救护车将发热船员送往当地宁德市医院定点发热门诊进一步检查。

经对发热船员末梢血涂片检查,检出疟原虫和配子体,确诊为间日疟。根据诊断结果,宁德局按规定上报了疫情并将情况向有关单位作了反馈,督促和指导泰国籍“DARIN NAREE”轮和马头船厂做好全面灭蚊、防蚊工作。检疫人员继续对患者采取严格的控制措施,对密切接触者进行预防性服药和跟踪随访。        (福建局)

2、对一名HIV抗体阳性的外籍船员实施严密监管

 

2003年3月27日山东青岛局海港办根据浙江嘉兴局提供的“即将抵达青岛港的泰国籍货轮‘海龙号上有一名泰国籍HIV抗体阳性船员(三副)”疫情信息,决定对“海龙号”实施严密监管。

该轮4月3日由浙江乍浦港驶抵青岛港,青岛局海港办检疫人员第一时间登轮,调查该船员的染疫情况。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宣布该船员不得下船。指示代理不得为其办理登陆证,并让船长做书面保证。同时,海港办与青岛边防检查站联系,联合把关,严密监管,有效地防止了疫情从青岛口岸传入。

(山东局)

3、阻止一名外籍精神病患者入境

 

2005年2月23日上午,山东青岛局海港办接到船舶代理公司的报告:从韩国仁川驶来的“新金桥5号”轮上有一名疑似精神病患者。检疫人员在船舶抵港后,立即登轮调查情况。

现场调查得知,该旅客从韩国仁川来青岛港途中精神状态不太稳定,出现精神病症状。从患者家属处了解到,该旅客曾有精神病史,此次旅行途中病情复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99条的规定,卫生检疫机关应当阻止所发现的患有艾滋病、性病、麻风病、精神病、开放性肺结核的外国人入境。青岛局海港办及时将有关情况通知边防、港务公安等有关部门,阻止其入境。该精神病患者于下午随船返回韩国。          (山东局)

 

4、妥善处置一名腹泻症状的入境旅客

 

2005年9月20日,福建局福州机场办对澳门----福州的厦航MF892航班实施入境检疫时,乘务长报告称,机上有一名旅客在飞行途中出现腹泻症状。

接到报告后,检疫人员立即按规定向有关领导报告疫情,福州机场办立即启动了口岸腹泻病人应急处理预案,采取了以下措施:对患者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医学检查和肛拭子采样送检;所有旅客填写《出入境健康申明卡》;对密切接触者逐一登记,发放就诊方便卡;允许同机旅客先行下机,加强医学巡查和体温筛查;对患者活动场所及接触过的机上物品、航空器客舱、卫生间、配餐间、货舱进行终末消毒,对机上的排泄物、污水、污物进行消毒。

经调查,患者福州人,17日在福州食用海鲜,18日出境赴澳门,在澳门曾食用生冷食物和冷饮,20日登上返程飞机后出现吐泻、黄色水样便等临床症状。根据当时福州地区正在发生霍乱流行的情况,结合病人的临床表现,初步判定为霍乱疑似病例。福州机场办立即将患者转送至福州传染病医院肠道传染科就诊,采集的样本于当时即送至福建国际旅行保健中心检测。

经检测,患者的样本中没有检出霍乱弧菌,排除霍乱染疫嫌疑。

(福建局)

5、入境查验时检出一名外籍船员患急性黄疸型肝炎

 

1994年7月13日,广西防城局对巴拿马籍“威胜”轮实施入境检疫时,发现一名船员(二橱)患急性黄疸型乙型肝炎病例。该患者菲律宾籍,男性,29岁。

防城局及时采取了如下处理措施:将患者送往医院隔离治疗;对患者房间、个人物品及该轮生活区实施终末消毒;全体船员抽血作肝功能及HBsAg检测。监测结果发现,另有3名船员为HBsAg携带者,其中一人为二厨。在流行病学调查中发现,该轮船员就餐与他人共用餐具,且无任何餐具消毒措施。

防城局要求船方调换了该船员二厨的工作岗位,共用餐具每次使用前必须消毒。根据船方要求,防城局向船方提供了电子消毒柜、预防保健药品,对船员实施了预防接种。          (广西局)

6巡诊发现一名菲律宾籍船员染性病

 

1994年10月7日广西防城局在对入境船舶菲律宾籍“艾雷尼”轮进行巡诊医疗时,询问得知该轮水手Coles . R .(男,30岁)有尿频、尿急、尿痛等症状。

该水手自诉曾在某国与妓女发生性关系。体检发现其腹股沟淋巴结肿大,尿道红肿,压之有少许分泌物排出。实验室检查结果显示RPR阳性,在尿道分泌物中发现大量的革兰氏阴性双球菌。诊断该船员患二期梅毒、慢性淋球菌尿道炎。

在检疫人员的监护下,该船员被送往医院住院治疗。防城局提请边防检查机关在其病情稳定后限期离境。      (广西局)

7查验发现一名外籍船员患活动性肺结核

 

1994年9月5日广西北海局在对英国籍“Jag Uishnu”轮进行检疫查验时发现一名印度籍船员S.M.Fernandes,男,54岁,自诉咳嗽、咳痰三月,伴有乏力、低热、胸痛、肩背痛等症状。体检发现:体温37.1℃,其余无异常。曾上岸在某医院进行胸部X线摄片检查,提示右肺野布满散在斑片、云雾状阴影,边缘欠清晰。痰涂片查结核杆菌阳性,诊断为肺结核(右侧,浸润型,进展期)。

检疫人员对患者的房间、衣物及痰液实施消毒灭菌,要求接触者带口罩,避免传播。由于该船停留期限较短,北海局决定让患者在船上隔离并接受抗结核治疗,随船回国后再进一步治疗。  (广西局)

8、妥善处置病情严重的入境结核病患者

 

2004年8月5日广西防城港局接到防城港外运公司代理来电:印尼籍“桑巴11”轮上有一名船员出现“咯血”症状。防城港局接到报告后,立即组织人员做好个人防护后登轮进行疫情处理。

患者有反复咳嗽、咳痰4月余,喜好抽烟、喝酒。两个月前患者随船从马来西亚出发,曾到中国的岚山港、黄埔港,于8月3日到达防城港。家族及同船船员中无类似症状者。患者于8月4日上午11:30出现咳嗽、咯血,伴有呼吸困难,咳出鲜红色血块约400ml,混有痰液,无胃内容物,无发热症状。防城港局通知120将病人送到当地医院诊查,经胸部平片、CT检查,提示“右上肺有一约4 X 4 cm厚壁空洞,两中上肺有大量片状阴影”,痰涂片检出结核杆菌阳性。临床诊断为“III型肺结核,进展期,痰结核杆菌(+)。”

根据诊断结果,防城局及时采取了如下处理措施:安排患者在医院传染科接受隔离抗结核治疗;对船舶实施消毒处理,患者衣物、被褥等生活用用品消毒后置于强阳光下暴晒;所有船员到医院作胸部X线检查(结果:未发现异常者);患者病情稳定后,依法监护其出境。       

(广西局)

9、旅检现场检出一名出境外籍旅客患浸润性肺结核

 

2006年1月10日下午,乘坐T819次列车(广州-九龙)的出境旅客陆续通关,广东天河局负责巡查的检疫人员发现,一名黑人旅客穿着比较严实,红外线体温监测仪检测到微弱的发热现象。为了进一步查明事实真相,工作人员请其摘掉帽子再次进行排查,当该旅客摘下帽子时体温监测仪立即发出警报,显示有高热症状。

该男子为坦桑尼亚国籍,32岁,为经常往返坦桑尼亚香港及广州三地的商人。自诉于2006年1月1日起,因发热曾到医院就诊,具体诊断结果不详。发病前两周无接触或食用禽类动物史。当时有头痛、咳嗽、咽痛等症状,腋下体温为38.4℃。工作人员立刻将情况向领导报告,并将该旅客送广州市胸科医院复查,诊断为浸润性肺结核。

根据诊断结果,广东天河局立即启动应急预案,通报上级业务主管部门。按照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该患者在检疫、海关、边检、铁路等部门的共同配合与严密监控下出境,回国治疗。天河局对患者所停留地域进行彻底消毒处理。     (广东局)

10、入境旅客一人染两种传染病

 

2005年6月14日下午4时许,广东广州机场局检疫人员在对来自印度尼西亚的GA898航班进行登机检疫时,发现一名旅客平卧担架内,精神状态极差,当即引起检疫人员的高度警觉。经调查发现,该旅客去年曾接受过肾移植治疗,近一个月来,由于发热、咳嗽、疲倦、恶心等不适,在印度尼西亚当地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患有登革出血热、伤寒。据该旅客随行家属介绍,经过治疗,患者症状好转,现准备转往广州珠江医院做进一步治疗。

为防止传染病扩散,广州机场局检疫人员立即对该架飞机进行了彻底的灭蚊和消毒处理,并将患者留验,同时加强对该航班其他旅客的体温检测和检疫查验,在患者转往就诊医院后仍密切保持对该患者病情的追踪,直至病情痊愈。          (广东局)

11、紧急赶赴锚地处置一名严重腹泻船员

 

  1995年7月30日,广西防城局接到报告,停泊在防城港锚地的圣文森特籍“诺瓦”(NOVAZS)轮上出现一名严重腹泻病人,防城局检疫人员立即组织人员前往处理。

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患者自7月28日晚约10时开始出现剧烈腹泻,排泄物初为黄水样,后转为血水样,每日近20次。

检疫人员根据流行病学调查资料,结合病人临床表现,初诊为疑似霍乱病人。采取以下措施:隔离治疗并病人,对病人的排泄物采样送检;立即通知船方及其代理,船员暂时不得下地,由检疫人员对船上情况作进一步调查(后经调查船上其他船员有无类似症状发生);对全体船员肛拭粪检;对船上饮用水、食品采样送检;对该轮实施彻底消毒、杀虫,尤其对病人可能污染的公共场所、船员房间及使用的物品进行消毒处理;全体船员预防性服药(四环素),并就地留验直至实验室检验得出结果。

经病原学检验,在病人和其他船员的粪便、船舶饮用水、食品中均未检出霍乱弧菌,诊断病人为急性胃肠炎。防城局通知船方,病人解除隔离。                   (广西局)

12申请医疗救助的外籍发热船员染有疟疾

 

2000年9月16日晚,广西防城港局检疫人员对印度籍货轮“MAHARASHTRA”轮实施入境检疫时,该轮船长因自己反复发热10天无明显好转而要求实施医疗救助服务。检疫医师当即通知保健中心医师登轮为患者实施医疗救助,对病人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和医学检查。

检疫人员将患者送入医院进行检查治疗,在采血化验时增做了血液涂片镜检找疟原虫,结果连续两天在患者的血液涂片找到疟原虫环状体,确诊为疟疾。检疫人员立即采取如下措施:对病人实行隔离治疗;对船上全体船员进行采血涂片;对船舶进行灭蚊和杀虫,防止疟疾进一步传播;全体船员进行预防性服药(“青高琥酯片”)。

经检查船上未发现其他疟原虫感染者。病人经输液抗疟治疗后,病情迅速好转,食欲正常,康复后出院。

(广西局)

13、及时妥善处理一艘登革热染疫船舶

 

2005年11月24日,深圳蛇口局接深圳外轮代理公司报告,一艘从印度开来的香港籍散货船“康满”轮上有两名疑似登革热的发热病人。该轮此前曾在印度孟买PANJIM锚地装载货物,之后船上相继有2名船员出现高热、肌肉关节酸痛症状,20日到达新加坡确诊为登革出血热。离开新加坡后22、23日船上另两名船员又开始出现相同症状。

该轮27日到达锚地后,蛇口局立即采取了以下检疫措施:做好检疫人员的个人防护,对该轮实施锚地检疫;登轮对所有船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和体检;对船舶的生活区、甲板、货舱进行全面的卫生监督和灭蚊处理;将2名病人立即送往深圳市东湖医院;向船员宣传登革热防控知识,要求船方清除船上积水,船员个人做好防蚊驱蚊工作;码头公司每天对港区进行全面灭蚊;检疫人员24小时监控卸货情况,要求所有登轮人员每天报告体温以及健康状况。

经诊断,两名病人分别感染了登革热及登革出血热。其余19名船员经体检未有发热和其他异常体征。由于采取的措施及时妥当,疫情得到了控制,直到12月1日该轮离开港口,未再出现新病例。

本次染疫船舶能够得到快速和有效的处理,与船舶公司、船代公司及时报告有很大关系,因此,做好口岸检疫和传染病控制工作需加强与口岸相关部门的合作,建立起一种有效联防机制。   (深圳局)

14、密切配合迅速控制边贸点霍乱疫情

 

 1994年6月-7月间,广西自治区江平边贸点发生4例霍乱,经广西东兴局与地方防疫站密切配合,及时组织人员对疫区、疫点进行调查、处理,疫情迅速得到了控制,4名患者在江平卫生院治疗痊愈出院。

首例患者符某,男,30岁,个体船民,海南省詹县人。6月10日,患者驾船从海南秀英码头启航,6月11日抵江平边贸点万尾黄泥塘水域,期间与越南船民有密切接触史。符某于6月12日清晨出现腹泻,呈米泔样,至下午18时入院止,共腹泻10余次,伴呕吐3次,呈水样。经检查:病人神差,重度脱水面容。经粪便培养和血清凝集试验,确诊为霍乱患者。

7月4日、5日、21日,江平边贸点相继发现临床症状和接触史相同的3例患者,分别是:龚某,男,58岁,农民;包某,男37岁,农民;许某,男,57岁,工人。

在江平发现第一例霍乱病例后,东兴局按法定程序立即向上级报告了疫情,同时迅速组织检疫人员奔赴疫区,会同地方防疫、医疗部门一起对患者进行救治、隔离和流行病学调查,对疫区疫点进行卫生处理,监测疫情动动态,同时加强了对出入境船舶和外来人员的传染病监测工作。由于卫生检疫与地方防疫部门的联合作战,处置及时,霍乱疫情迅速得到了控制。            (广西局)

15、现场紧急救治突发呕吐、腹泻的入境旅客

 

2005年7月14日,一名日本女性旅客经珠海拱北口岸入境时脸色苍白,在口岸现场出现腹痛、呕吐、腹泻等症状,珠海局现场检疫人员立即按相关规程对该名旅客进行现场医疗救护、流行病学调查,对病人的呕吐物和排泄物进行样本采集送检,对污染的环境进行卫生处理,将患者送往地方医疗机构进行治疗。

患者***,女,57岁,日本人,11日由日本东京飞往香港,14日在香港吃完早餐到澳门,11时经拱北口岸入境。入境的前晚该旅客曾进食海鲜(虾、鱼)、炒饭、饺子等,当天早餐进食稀饭、蛋、鱼等。病人入境时剧烈腹痛,无发热,血压为80/50mmHg,呕吐物呈黄色、粘液状。随行同伴未出现上述症状。

珠海局保健中心实验室在接到送检样本后,立即组织人员检测,从呕吐物和腹泻便中均检出副溶血性弧菌,未检出沙门氏菌、志贺氏菌、致泻大肠埃希氏菌、霍乱弧菌、金黄色葡萄球菌和轮状病毒。病人经转当地医疗机构治疗康复出院,同行旅客未发现类似感染症状

副溶血性弧菌是沿海水中常见的致病性弧菌,也是沿海地区引起食物中毒的一种常见病原菌。由现场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分析,该日本旅客7月13日晚在香港进食过海产品,7月14日吃过早餐后经澳门入境,出现上吐下泻情况,故判断为输入性病例。   (珠海局) 

16、体温监测仪报警发现一出境旅客为疟疾患者

 

2004年5月5日,一名由成都飞往曼谷的出境旅客在经过红外线体温监测仪时,监测仪发出警报。检疫人员立即对该旅客进行经腋下体温测量,体温为38.6度。四川局检疫人员按照国家局关于口岸传染病防控的有关规定,对该旅客进行了隔离控制,并禁止其出境,送往指定医院进一步诊查。经四川华西医院诊断,该旅客为“疟疾”患者,治疗痊愈后继续旅行。            (四川局)

17、紧急排查入境发热旅客并转送指定医疗机构

 

2005年10月7日,北京首都机场局接到首都机场运行监控指挥中心(TMCC)电话,由新加坡飞往北京的新加坡航空公司SQ802航班上有一名发热病人,请检疫人员进行排查。该航班到达机场时,检疫人员和机场急救中心医师立即对该旅客进行了初步诊查。

发热病人SPROD STEPHEN PHZLIP,男性,1960年11月9日出生,澳大利亚籍,护照号码:L8846370。经查,病人体温38.1℃。调查显示,病人于2005年10月4日从澳大利亚前往印度后出现发热症状,但没有采取相应措施,2005年10月7日从新加坡转机到达北京。旅客自述有腹泻症状,腹部有疼痛感。

根据上述情况,现场检疫人员和急救中心医师认为不能排除传染病可能。首都机场局立即决定将病人送往指定的协和医院做进一步医学检查,对该航班进行终末消毒。检疫人员先将该旅客转移到负压隔离检疫室,并立即与朝阳疾控中心取得联系,将该旅客用救护车转送指定医院。10月7日18:30分,经追访获悉,病人被协和医院确诊为肠炎,在医院做了相应治疗病情好转后出院。     (北京局)

18、外籍船员患开放性肺结核  隔离治疗防止传染

 

2004年3月11日,天津局检疫人员对巴拿马籍 “胜利”轮(SD VICTORY)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船上的一名菲律宾籍船员,咳嗽、咳血多日,怀疑感染肺结核,将其送往港口医院诊治,经检查确诊为“开放性肺结核”。

病人确诊后,天津局立即组织人员采取措施:对患病船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其他船员未经允许不得擅自离船,实施就地诊验;对该轮的生活区及病人可能污染的区域实施彻底消毒。

按照《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的规定,“开放性肺结核”属于阻止入境传染病。考虑该患者病情较重,随船出境不仅有生命危险,而且可能传播给其他船员。天津局决定在检疫人员的监控下将该患者转到传染病院进行隔离治疗,待病情稳定后监护其出境。

在流行病学调查中,发现另外一名船员有类似肺结核症状,送往肺科医院检查后被排除。          (天津局) 

19、对外籍梅毒感染者监护出境

 

  2005年1月14日,北京首都机场局监护一名美国籍梅毒感染者出境。该患者为男性,美国籍,护照号码102908942。在北京语言大学从事教学工作,于2004年12月16日被北京国际旅行保健中心确诊为梅毒抗体阳性。

按照《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的规定,梅毒属于禁止入境传染病。首都机场局检疫人员监护该感染者于2005年1月17日6点51分乘NW20航班出境。       (北京局)

20、阻止外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入境

 

2005年3月24日晚,首都机场局检疫人员对从美国旧金山飞抵北京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986航班实施入境检疫时,乘务长报告说,飞机上有一位美国籍旅客在《出入境健康申明卡》上申报自己患有艾滋病。检疫人员立即从200多名旅客中找到了这名美国人,在他填写的《出入境健康申明卡》上认真做好标记后,迅速将这一信息向领导汇报。

据调查,美国籍旅客为同性恋伴侣,来自美国旧金山,于三年前感染艾滋病病毒,此次来中国旅游观光。

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的规定,“艾滋病”属于阻止入境传染病。检疫人员耐心地向旅客宣讲了我国的法律规定,通知该旅客尽快离境。在边防检查站和国航地面服务部国际客运中心的配合下,国航迅速为旅客安排好了次日下午经上海飞往旧金山的CA985出境航班。

3月25日,在检疫人员的全程监护下,美国籍旅客顺利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搭乘当日17:30分的中国国际航空公司CA985航班离境。              (北京局)

21、一入境旅客同时感染恶性疟和间日疟

 

2006年1月5日,云南勐腊局磨憨办事处在对出入境人员进行卫生检疫查验时,发现一入境人员体温高达41℃,且面色苍白身体非常虚弱,发热原因不明。磨憨办事处检疫人员立即按照“勐腊口岸突发传染病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流程”对病人进行隔离,同时将情况报告给勐腊局。

经调查,患者王某,男,现年34岁,黑龙江省鸡西市鸡冠区文乐委16组人,于2005年12月21日最后一次从磨憨口岸出境。该患者从2004年起在老挝从事采矿(淘金)工作,常年生活在野外,全家住在采矿船上,生活条件很差,与当地居民来往较少,不了解当地疟疾流行情况。2005年12月29日患者在老挝发病,不明原因发热一周,出现了较为严重的贫血症状而回国治疗。

通过流行病学调查和疟疾、登革热、HIV、梅毒等传染病检测,该患者被诊断为感染了恶性疟和间日疟,是两种疟原虫混合感染。勐腊局工作人员立即将病人送往勐腊县人民医院隔离治疗至痊愈出院。 

(云南局)

22、妥善处理入境航班上的发热病人

 

2006年1月29日,北京首都机场局接到全日空航空公司(简称NH)报告,称自大阪飞往北京的NH159航班上有发热病人,检疫人员立即赶往现场。

患者满都拉,男性,中国籍,1976年6月14日出生,有效证件号147618162,为留日学生。3小时前开始发热,机上测得体温39.6℃。经查:患者神清、体温39.3℃、脉搏86次/分、咽部红一度肿大、未触及淋巴结、未发现皮疹及出血点、未见结膜充血。十四天内一直居留日本,未到过其他检疫传染病疫区,未接触过活禽,未接触过类似病人。

首都机场局检疫人员初步排除传染病可能,对病人进行了登记并发给就诊方便卡,建议到就近医疗机构诊治;对客舱封闭消毒,对该旅客活动范围重点喷雾消毒。           (北京局)

23、入境旅客发热  送往指定医院排查

 

2006年2月14日河北秦皇岛局检疫人员在对秦皇岛-仁川航线入境旅客的检疫查验时,入境旅检通道的体温检测仪发出警报,显示一名旅客体温异常。检疫人员对该旅客测量体温,三次分别为37.2℃、37.5℃、38.3℃,随即将其隔离监管,并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该旅客WON MIN,男,44岁,韩国籍,护照号IC0832136,为长期随船往返,为他人捎带行李物品挣取佣金的代工(简称代工)。经了解,该患者从昨天开始咳嗽发热,近期没有接触活禽及其制品,没有传染病接触史。

因不能排除禽流感嫌疑,检疫人员用专车将其送至秦皇岛市传染病院进行排查,确诊为上呼吸道感染。得到确诊报告后,秦皇岛局解除了对该患者的隔离监管。            (河北局)

24、准备充分有条不紊,及时排查发热船员

 

2003年4月21日广西防城港局接到防城港中海船务代理公司报告:中国籍“育锋”轮实习船员郑XX出现“发热”症状。接到报告后,防城港局马上将情况向疫情控制小组和广西局报告,同时组织检疫人员做好登轮处理疫情的相关工作,通知防城港市120做好接送病人的准备。船舶到达指定检疫地点后,检疫人员做好个人防护后登轮开展疫情处理工作。

检疫人员对船舶采取如下措施:所有船员不准登岸;通知港务局暂停该轮装卸作业,除检疫人员外其他人员不准登轮;通知120救护车将病人送防城港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诊治;对所有船员测量体温;指导船方对生活区进行消毒处理。

经体温测量,船上其他船员体温正常。患者经防城港市人民医院检查和专家组会诊,排除传染性“非典”,诊断为“上呼吸道感染”,并出具疾病诊断书。4月21日,防城港局解除了对“育锋”轮的限制措施,通知港务局等相关单位恢复作业。       (广西局)

25发热船员染“传染性水痘”

 

2003年11月21日,广西钦州局接到钦州外轮代理公司报告:泰国籍“RAYONG”轮上有一名船员出现“发热”症状,全身出现“水痘”。接到报告后,钦州局立即向疫情控制小组和广西局报告,同时组织检疫人员做好登轮处理疫情的相关工作,通知钦州市120做好接送病人的准备。船舶抵达钦州龙门港油气码头后,检疫人员在做好个人防护后登轮开展疫情处理工作。

检疫人员对船舶采取如下措施:通知120救护车将病人送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发热门诊诊治,做好病人交接登记手续;对所有船员测量体温并严密观察健康情况;指导船方对生活区进行消毒处理。  

经体温测量,船上其他船员体温正常。患者经钦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和专家组会诊,排除非典型肺炎,诊断为“传染性水痘”。在得到医院的疾病诊断书后,钦州局解除了对“RAYONG”轮的限制措施,通知港务局等有关单位恢复作业。        (广西局)

26、船员发热缘自肺炎

 

2003年6月14日下午18:30,广西梧州局李家庄办事处接到梧州佳联船务公司代理报告:预计19:30到港的“佳联318”轮上有一名船员发热,自测体温37.8℃。接到报告后,李家庄办事处立即派3名检疫人员和1名卫生处理人员赶赴李家庄码头,做好个人防护后登轮检疫。

检疫人员根据流行病学调查,详细填写《出入境人员非典型肺炎个案调查表》,立即将有关情况向疫情控制小组和广西局报告。李家庄办事处对船舶采取如下措施:给病人服退烧药,大量喝水,物理降温,戴口罩独处一室等候转送医院,定时测量体温;通知120急救中心及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将病人转送到梧州市传染病医院;对船舶上可能被污染的环境实施终未消毒;对所有船员测量体温,船员未经检疫人员允许不能离船。

6月15日下午对船员进行体温监测,均在正常范围。患者收入市传染病医院诊治,经梧州市非典型肺炎防治小组、专家、卫生局领导签名的《病例诊断书》诊断为:①右下肺炎;②不符合非典诊断。病人住院治疗。明确诊断后,梧州局解除了对“丰达318”船的限制措施。                      (广西局)

27、一旅客在新加坡入境时被检出发热,检疫人员紧急核实相关情况

 

2004年4月25日,福建局福州机场办接到厦航值班室报告:乘坐福州至新加坡MF853航班的一名16岁旅客,在新加坡入境时被新加坡机场当局检出发热38℃,该旅客当即被隔离排查。

福建局防非典办立即指示福州机场办进行情况调查和复核。经调阅该航班所有旅客的资料,MF853航班共有出境旅客86人,机组人员8人,出境检疫时均未发现体温异常,测温设备运转正常,该旅客交验的《出入境健康申明卡》由其本人填写,内容与项目完整,卡上未申报发热等健康问题,安检视频资料也显示该旅客自主行走,无病态面容。

为应对该事件,福州机场办及时与省局防非典办和其他部门取得联系,保持信息畅通,并通过厦航随时跟踪该旅客的详细情况。当日晚20:43,厦航报告称,新加坡当地医院对该旅客检查后,按一般感冒处理出院。

该事件发生后,福建局未得到新加坡方面正式通报,而是由厦航驻新加坡办事处电话通报有关情况,且时间延迟近3个小时,不利于我方及时获取第一手资料。反映出在控制疾病跨境传播方面,与境外检疫机构缺少有效的联络方式,今后需要进一步完善。(福建局)

28、证明文件不齐全,阻止162件人体标本出境

 

2006年4月,吉林某单位准备携带162件人体标本前往韩国某大学进行展览。吉林局在审验单证时发现,该单位只有吉林省有关部门的批件,没有办理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签发的“准出入境证明”。

根据卫生部和国家质检总局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医用特殊物品出入境卫生检疫管理的通知》(卫科教发[2003]230号)第二条规定:“涉及人类遗传资源的人体物质出境,须按照《人类遗传资源管理暂行办法》的有关规定,到中国人类遗传资源管理办公室办理准出入境证明”。吉林局向该单位人员解释了我国人体标本出境的有关规定,阻止了人体标本出境。               吉林局

29、检疫审批手续不全,入境特殊物品不予受理报检

 

广东省广州市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一般贸易方式向广东文锦渡局申报进口一批检测试剂,包括纤维蛋白原检测试剂、葡萄球菌及微球菌检测试剂和悬浮液等40个不同品种规格,共1000多盒,货值约7万美元,产地为美国、法国、日本和荷兰等地。

文锦渡局检疫人员审核报检资料时发现,货主没有提供“入/出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而且以商业秘密不能泄露为由,不提供该批货物的有效成分证明或产品说明书等资料。鉴于申报资料不全,文锦渡局按规定不予受理该批货物的入境报检,敦促其到上级主管部门办理检疫审批手续。             (广东局)

 

2006年4月5日上午,两名旅客(深圳市华瑞同康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在深圳蛇口口岸入境时,随身携带了两瓶生物制品(抗体及提取液)。货主在入境时主动向检疫人员申报了这一情况。

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检疫人员要求货主出示有效的《入/出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审批单》,但他们无法提供。检疫人员对该制品作了暂扣处理,要求货主补办审批手续。由于申请批文需要一定的时间,可能对该制品的品质造成影响,货主申请退港,蛇口局予以批准。

近年旅客携带未审批的特殊物品入境的情况非常多,仅深圳罗湖口岸每年就有近100批次,其中一部分旅客是由于对有关法律法规不了解,但也有一部分旅客是为了谋取经济利益而为之。  (深圳局)

30禁止入境的医用生物制剂及血液制品被退运

 

2005年7月19日下午,深圳局检疫人员在皇岗口岸旅检通道实施入境检疫查验时,发现入境行李查验X光机显示屏上出现几个大型编织袋,袋内装满了与药品包装相似的瓶状物及胶囊类物品,检疫人员立即让携带者开包接受检查。

经查,行李内装有相当数量的内外包装、标识不一致的血液及生物制品,经核实有关物品属国家严禁携带入境的医用生物制剂及血液制品。深圳局当即对有关物品进行扣查。在海关的配合下,深圳局当日共截获20批次禁止入境物品,其中针剂类生物制品120瓶,胶囊类药品3000粒。涉案药品为三类:一是用于静脉注射的人血清蛋白制剂;二是用于肝、肾移植术后的免疫抑制剂;三是用于治疗深度炎症的微生物衍生物。根据相关规定,深圳局将扣查的特殊物品做退运处理。                      (深圳局)

31特殊物品不如实申报,未经审批入境被退运

 

2006年年1月份,四川局机场办在受理从国外入境的3批2906盒134311ml医疗试剂报检时,货主均按照一般诊断试剂报检。检疫人员经过仔细审核单证,发现这3批医疗试剂中可能有属于人体成分的特殊物品。进一步的现场查验证实,这批货物中含有的特殊物品包括总蛋白、白蛋白、正常标准血清、病理标准血清、纤维蛋白、凝血酶、促凝血酶原激酶、脑磷酯、β2-微球蛋白、免疫反应品质控制物(HB s抗原、HIV-1/HIV-2抗体和HCV抗体)等。

按照特殊物品管理的有关规定,入境的生物制品、血液制品等需办理卫生检疫审批手续。机场办迅速将情况上报和通报,同时告诉进口企业须提供检疫审批手续后方可报检。海关收到情况通报后,迅速下发了监管信息通报,要求各部门今后对入境报关的医疗试剂要加强单证审核和监管工作。

随后,机场办根据进口企业重新办理的检疫审批手续,接受了符合审批要求的特殊物品报检,并移交卫检处作后续监管。对未能提供检疫审批手续的185盒3280ml特殊物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出入境特殊物品卫生检疫管理规定》等相关法规,做出了监督退运出境的处理。            (四川局)

32、阻止污染严重的人体毛发入境

 

1995年6月10日,广西凭祥局检疫人员在浦寨边贸点查获一车(10吨)有严重污染的人体头发企图入境,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十一条“入境、出境的微生物、人体组织、生物制品、血液及其制品等特殊物品的携带人、托运人或者邮递人,必须向卫生检疫机关申报并接受卫生检疫,未 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不准入境、出境。”的规定,凭祥局阻止了该批毛发入境。

1997年11月12日,广西凭祥局检疫人员查获一车(10吨)来自越南的人体头发企图从边境通道入境。经凭祥局采样检验,细菌总数2.5×103个/克、大肠菌群数1200MPN/100克,细菌培养分离出李斯特氏菌。凭祥局向货主宣传了《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实施细则的规定,并监护这车“洋垃圾”从原边境通道出境。   广西局)

33、进口钒碴放射性偏高

 

2006年2月20日,辽宁局检疫人员对进口钒碴进行放射性监测,监测结果显示放射性强度偏高。辽宁局及时采取了相应的技术处理措施,减少了放射性污染及扩散。

钒碴来自德国,重86吨,包装为纤纸编组吨袋,运输工具为集装箱,合同号:0013545,提单号:HLCUHAM 060124352,国家环保局进口证书26840,国家质检局注册证书A 276040302。

2006年2月20日,辽宁局接到报验后,检疫人员随即到现场进行放射性监测(仪器ADM-300),对四个集装箱放射性监测10个点,平均值0.46usv/h。由于放射性强度偏高,检疫人员采集了样品,送实验室进行核素分析。辽宁局通知供货方提供核分析及放射性监测报告;对货物给予密闭封存,防止泄漏。

供货方提供的核素分析报告:铀-235  0.03Bq/g,钍-234 0.6Bq/g,pb-212 0.7Bq/g,说明进口钒碴是天然放射性物质,排除了人工污染的可能性。

虽然该批货物放射性强度偏高,但符合进口矿产品放射性监测标准(小于1.0usv/h),符合《放射性物质安全运输标准》GB11806-89的要求,且进口批文齐全,辽宁局放行了这批货物,同时向收货方当地检疫局通报了这一情况。

对放射性强度偏高的进口矿产品,必须给予核素分析,以便区别放射性污染的性质。不论天然放射性物质还是人工合成的放射性物质,对人体的辐射危害是相同的,所以对进口矿产品要严加监管,以减少不必要的辐射危害。              (辽宁局)

34、进口钴放射源,加强监测和监管

 

北京咏竹玛雅克公司是我国放射线技术研发公司与俄罗斯原子部“玛雅克”联合公司合资创办的辐射新技术有限公司。该公司根据协议规定需由俄罗斯玛雅克公司进口80居里钴放射源。该批钴放射源将分两次(每次40居里)陆续到货。

1994年9月19日载有居里钴放射源的货轮抵达天津新港检疫锚地。天津局检疫人员登轮办理入境检疫查验并携带放射性监测仪对该轮装载放射源的集装箱进行放射性监测。在卸货期间监测人员始终在工作现场对环境进行监测。结果未发现异常。

由于该集装箱直接发往北京,天津局签发了移运证,要求运输部门注意安全,防止造成泄漏事故。同时天津局又及时电告北京局协助继续监管。             天津局

35、货物放射性超标,拒绝入境

 

1997年5月22日广西防城局检出超过国家放射性控制标准的货物209吨,防城局及时对该货物做出退运处理。  (广西局)

36、进口废五金放射性超标

 

2006年2月5日,浙江台州局检疫人员在海门港对一批来自日本的废五金进行检疫查验和放射性监测过程中,发现货物中有一只重量为5.8吨的废热交换器存在放射性超标现象。台州局根据监测结果对该货物做出退运处理。              浙江局

(二)违反检疫法规案例

 

1、船舶入境不如实申报

 

挪威籍“海鸥”号(M.V. SEAGULL)靠泊前,其代理申报该船上一港口为张家港,已办理入境检疫,在本港可直接靠泊。

2003年12月8日上午,河北沧州局黄骅港办事处检疫人员在码头对该轮实施卫生监督时发现,张家港检疫局已为该船办理到公海的出境检疫,到本港后需重新办理入境检疫。黄骅港办事处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和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对船方进行了警告,并实施了相关检疫措施。         (河北局)

2、入境船舶擅自离开检疫地点

 

2004年5月18日河北沧州局黄骅港办事处检疫人员在锚地对来自韩国的韩国籍“御松林”轮(M.V. PINE ROYAL)进行检疫时发现,引航员在检疫人员未上船也未征得检疫人员同意的条件下,擅自把该船引离检疫锚地,并在靠泊后擅自离船,造成该轮逃避检疫的事实。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和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黄骅港办事处对该轮实施了罚款1000元的处罚。                      

(河北局)               

3、入境船舶不按指定地点接受检疫

 

2005年1月30日山东黄岛某船务代理有限公司对其代理的塞浦路斯籍“维多利亚3号”油轮申请靠泊检疫。山东黄岛局前港办事处考虑该轮来自高致病性禽流感疫区国家(印度尼西亚),决定对其实施锚地检疫。

1月31日,检疫人员乘坐检疫交通艇到达锚地指定地点,发现引水船亦在附近等候该轮。十余分钟后该轮到达锚地,但是并未按照预定通知停泊接受检疫。该轮不但不配合检疫交通艇的搭靠登轮,而且直接让引水员登轮指挥靠泊。检疫人员立即全速进行追赶,并要求船舶代理通知该轮立即中止其违法行为,对方却以“抢潮水”为由予以拒绝,高速驶往泊位,直至靠泊。

黄岛局前港办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第4条以及《实施细则》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五条和第一百零九条第一、二、六款以及以及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对该轮予以处罚人民币壹万元。  (山东局)

4、某外轮逃避查验,未经检疫擅自入境

 

2000年3月16日,福建宁德局接到闽东海监局通报,巴拿马籍冷藏船“三协302”轮有涉嫌逃避口岸查验的行为。接到通报后,宁德局立刻组织有关人员前往该轮停靠的福鼎市沙埕港调查。

经查,该轮于2000年3月14日从台湾基隆港放空启航驶往印尼,途中受船东代表指示,改航福鼎市沙埕港。3月15日07:15,该轮未申报,未悬挂检疫信号,擅自驶入未对外轮开放的二类口岸福鼎市沙埕港区,并有1名病人离船上岸治病(诊断为普通感冒)。

 “三协302”轮未经检疫入境,船东代表赖XX(持台湾护照)在船长吕富强的默许下离船上岸治病。台湾地区是霍乱和登革热受染地区,赖XX未经检疫机关许可,擅自离船上岸,情节较严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第七条、《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规定,“三协302”轮的行为已构成逃避检疫。根据以上事实,宁德局依照程序立案,依法实施以下行政处罚:1、警告;2、罚款人民币五千元整。        (福建局)

5、某外轮未经检疫擅自离境

 

2002年3月23日,挪威籍“天明”轮在没有办理出境检疫手续的情况下,擅自离境。天津局检疫人员对其违法行为给予及时制止,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天津局对“天明”轮罚款三千元人民币。    (天津局)

6、某外轮不如实申报逃避检疫

 

2001年6月29日,“东亚9号”轮谎报船员人数,隐瞒了船员应当下船而实际没有下船的真实情况,造成逃避卫生检疫的实事。该行为违反了《国境卫生检疫法》第二十条和《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天津局依法对该轮罚款一千元人民币。                  (天津局)

7入境船舶夜间靠泊未按规定悬挂检疫信号灯

 

1991年5月17日,上海远洋运输公司“友谊9”轮抵达广西防城港,夜间靠泊未悬挂卫生检疫信号灯。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广西防城卫生检疫所对“友谊9”轮罚款三百元人民币。               (广西局)

8入境检疫前船舶未按规定悬挂检疫信号旗

 

1991年3月26日,利比里亚籍“绿湖”轮抵检疫锚地时,未按规定悬挂卫生检疫信号旗,广西防城局对“绿湖”轮处以警告。

1991年9月19日,圣文圣特籍“庞芳”轮入境检疫前未按规定悬挂卫生检疫信号旗,广西北海局对“庞芳”轮罚款三百元人民币。                      

(广西局)

2004年8月5日,塞浦路斯籍货轮“GAS JAVA”轮停靠江苏江阴港,在未获得“船舶入境检疫证”前,未按规定悬挂检疫信号。江苏局对该轮的违法行为使用行政处罚简易程序,当场处以人民币捌佰元的罚款。                    (江苏局)

 

2005年10月26日,广西钦州局检疫人员对越南籍“海防1288”轮检疫查验时,发现该轮未按规定悬挂检疫信号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条规定,钦州局对“海防1288”轮罚款二百元人民币。

           (广西局)

9、靠泊检疫船舶未挂检疫信号受处罚

 

2003年5月22日山东青岛局海港办检疫人员在对俄罗斯籍船舶“阿克特(ARKTUR)”轮进行入境登轮检疫时,发现该船入境时未悬挂检疫信号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条规定,青岛局对“阿克特”轮罚款壹仟元人民币。               (山东局)

 

2004年5月20日,天津局检疫人员在对中国籍“泰安城”轮实施入境靠泊检疫时,发现该轮未悬挂检疫信号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条规定,天津局对“泰安城”轮罚款三仟元人民币。

(天津局)

 

2004年9月23日广东东莞局检疫人员在码头对外籍船舶“化学家(GG CHEMIST)”实施入境检疫时,发现该船未悬挂检疫信号旗。对该轮船长进行教育批评后,船方认错态度好,表示马上改正错误,一定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按照违法事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条规定,东莞局对“化学家”轮处以壹仟元人民币的罚款。(广东局)

                          

10、入境船舶未经检疫擅自允许人员登轮

 

1989年4月6日11时30分,“天神”轮由日本驶抵天津新港,停靠27-28号泊位,船上悬挂检疫信号。在未办理入境检疫手续也未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的情况下,该公司有关部门领导14人同时擅自登轮。该行为违反了《国境卫生检疫法》第7条“入境的交通工具和人员,必须在最先到达的国境口岸的指定地点接受检疫。除引航员外,未经国境卫生检疫机关许可,任何人不准上下交通工具,不准装卸行李、货物、邮包等物品” 和《实施细则》第26条“悬挂检疫信号的船舶,除引航员和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人员外,其他人员不准上船,不准装卸行李、货物、邮包等物品,其他船舶不准靠近;船上人员,除因船舶遇险外,未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不准离船;引航员不得将船引离检疫锚地”的规定。

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的规定,天津局对天津海运公司所属“天神”轮罚款三千元人民币。    (天津局)

 

1991年1月5日,广西防城港海运公司“防港1”轮,未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擅自允许人员登轮。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109条、第110条的规定,广西防城局对“防港1”轮罚款一百元人民币。             

1991年1月16日,天津远洋运输公司“中条山”轮,从防城港入境时未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擅自让一食品经营个体户登轮洽谈业务,防城局对“中条山”轮处以警告。         (广西局)

11、入境船舶未经检疫擅自允船员离船

 

    1992年7月5日下午,由日本驶抵天津新港的天津航运公司所属“津浩”轮,在未经检疫的情况下,该轮7名船员擅自离船,同时有6名无关人员未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登轮,擅自将23辆旧自行车,4辆摩托车卸下。该行为违反了《国境卫生检疫法》第7条及其《实施细则》26条的规定。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的处罚规定,天津局对“津浩”轮罚款一万二千元人民币;对擅自卸离的23辆旧自行车和4辆摩托车责成运回港区依法实施卫生处理。            (天津局)

 

2004年5月,韩国B运输公司所属C轮自日本驶入江苏M港,江苏局检疫人员登轮检疫时发现C轮上少了6人,通过询问,得知6人已离船上岸,其原因是上岸活动。江苏局按照法定程序当即进行调查取证,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的规定,江苏局对B运输公司给予警告,并处罚款人民币壹仟元。      (江苏局)

12、入境船舶不如实申报  船员未经检疫擅自离船

 

2003年6月5日广东新会局检疫人员对俄罗斯籍废钢船“极地之星”轮实施入境检疫查验,在进行体温检测时发现船员(全部为俄罗斯籍)人数比申报少2人。经向船方、新会外轮代理、中间商代表(俄语翻译)核实,该船5月19日进入中国水域后在海上停泊期间,有两名船员因有急事,通过外轮代理及中间商安排,经新会边检同意并在其监督下于5月30日离船,取道广州、哈尔滨回国。检疫人员立即将有关情况向上级汇报并做好现场取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6月6日,新会局对该船舶立案查处。代理及中间商负责人均承认该船在入境检疫之前,船员擅自下船的事实,并提交了书面说明,表示愿意承担相应责任。由于当时正是“非典”时期,新会局认为其情节严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和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新会局对“极地之星”轮罚款三千元人民币。                    (广东局)

13、入境航班未经检疫擅自下客

 

2005年5月6日,由香港至石家庄机场的东航河北分公司MU5020航班,未经检疫擅自允许旅客离开飞机,该行为违反了《国境卫生检疫法》第七条“入境的交通工具和人员未经检疫,任何人不得上下交通工具”的规定。

事件发生后,河北局石家庄机场办事处立即通知东航河北分公司就违法放行一事作出解释。该公司仅派出市场部及飞行乘务部2名人员到场,提供的书面材料将责任全部归咎于边检和机场地面服务人员,对自身违法行为认识不足。鉴于此,机场办事处认为,此事虽属偶发,但后果严重,如果不处理,将会给口岸检疫工作带来不利影响。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相关条款的规定,河北局对东航河北分公司的违法行为罚款四千元人民币。    (河北局)

14、一外轮未经检疫擅自移下一名发热病人

 

2003年5月18日(非典期间),来自台湾的巴拿马籍“胜惟”轮抵达山东青岛港检疫锚地后,在未经检疫也未得到检疫机关许可的情况下,擅自用交通艇将一名发热病人从船上移下。

山东青岛局海港办检疫人员登轮检疫发现该情况后,对“胜惟”轮进行了锚地隔离,将发热病人移交定点医院(后排除非典)。青岛局对代理公司行政处罚五千元人民币,对交通艇负责人行政处罚二千元人民币,对“胜惟”轮行政处罚一万元人民币。   (山东局)

15、入境旧设备夹带大量废旧物品,卫生处理后给予行政处罚

 

2005年8月23日,江苏局检疫人员对无锡外代报关有限公司代理的Y公司进口旧机电设备进行现场检疫查验时发现,集装箱内卫生状况较差,散发着霉味,其中夹带大量废旧物品(布料),另检出活蜘蛛两只。该旧机电设备两台套,分装在5个40英尺集装箱中,自台湾基隆经上海至无锡直通点入境。

经卫生除害处理后拆箱查验,发现死蜘蛛10只,蚂蚁2只,虫蛹3只。箱中夹带食品2盒,私人药品2盒(附有台湾桃园医院处方单),夹带的废旧物品(尼龙和化纤布料)1万多公斤。无锡外代报关有限公司的行为严重违反了《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十条的规定。

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第二十条和《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江苏局对未如实申报的无锡外代报关有限公司处以一万五千元人民币罚款的行政处罚,对夹带进口的1万多公斤废旧物品和生活垃圾实施了高温无害化处理。      江苏局

16、入境废旧物品不如实申报受处罚

 

    2005年4月12日,戴××雇用梁××等六位边民在广西东兴市边民互市贸易区以进口越南产剑麻为名,瞒报输入废旧物品共5船18吨。广西东兴局检疫人员在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后,准备依法将涉案货物卸运到互市海关监管区封存作进一步查验时,戴某拒绝接受卫生检疫,擅自指使船工将4船涉案货物退运回越南边界,造成约15吨涉案货物得以逃检。

广西东兴局立案调查,戴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十条、第一百零九条和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情节恶劣,事实清楚证据确凿。东兴局对戴某罚款五千元元人民币。                      (广西局) 

17、旅客违规携带旧服装受到警告和退运处理

 

2000年3月3日,山东烟台局检疫人员在对中韩航线客运班轮的入境旅客实施检疫查验过程中,发现有10名旅客携带25包旧服装,共7500余件。他们采取分散携带的方式入境,企图入境后集中销售。烟台局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十条的规定,对该批旧服装作出退运处理,并对当事人进行了警告。      (山东局)

18、装载含有放射性物质的集装箱未经许可擅自卸船被追究

 

   1994年7月22日,中国远洋运输(集团)总公司所属广州远洋公司“飞河”轮载有一重量为10850千克含有放射性物质的钽铁矿石集装箱(20英尺)驶抵天津新港。该轮在申请办理进口卫生检疫手续时,未向卫生检疫申报该批货物。

7月28日,天津局接到天津港集装箱公司的报告,立即派检疫人员登轮进行调查和放射性监测。经查,该货由于贸易受阻,由“飞河”轮将货物运至天津新港。检疫人员向船方和代理提出:该集装箱未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不准擅自卸船;携带有关资料到我局办理正式验放手续。

7月29日,该集装箱经有关部门许可后卸船,暂存在新港危险品仓库内。“飞河”轮代理和船方在检疫人员明确表示:“未经卫生检疫机关许可不准擅自卸船”的情况下,仍然同意将装有放射性货物的集装箱卸下,违反了《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天津局责成外轮代理直接责任人写出书面检查。

经天津局对该集装箱进行放射性监测,监测结果低于安全标准。代理重新到天津局申报,天津局根据有关规定开具“入境集装箱船舶卫生检疫许可证”予以放行。      天津局

 

 

 

 

二、传染病监测部分

 

 

(一)健康检查案例

 

1从委托检验的血液样品中检出HIV感染者

 

2006年04月18日,珠海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艾滋病检测确认实验室从某大学附属第五医院送检的外部委托人员血清中检出1例HIV感染者。

感染者蒋某某,护照号A11533546,男,29岁,马来西亚吉隆坡人,一年前从马来西亚到中国工作,06年1月起间断发热4个月,病情加重两周后入住某大学附属第五医院,实验室筛查结果为HIV-1+2抗体阳性,确认结果为HIV-1抗体阳性。经了解该感染者曾到东南亚某国生活多年,有多次不安全性行为。

珠海局艾滋病确认实验室还分别于2004年和2005年从某医院送检的外部委托样品中检出两例HIV感染者,均为东南亚某国女性。近年来,很多到中国生活和工作的外国人并未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的要求到检疫机构进行健康体检。珠海检疫局艾滋病确认实验室凭借与当地医疗卫生机构的良好合作关系,弥补了部分的监测漏洞,但仅凭这些还远远不够。因此对到中国生活和工作的外国人应依《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十五条的规定加强传染病监测。     (珠海局)

2、监测发现一船员患有肝炎和梅毒

 

2001年7月25日天津局检疫人员在检查“荣昌轮”船员健康证时,发现该轮大厨HbsAg阳性,于是安排该船员到天津国际旅行保健中心做进一步检查。经检查发现,该大厨HbsAg阳性并且e抗原阳性,另外梅毒实验也呈阳性。根据流行病学调查和实验室检查结果,确定该船员患有肝炎和梅毒。

天津局建议该船员下船治疗,对该轮进行了终末消毒。对其他船员进行医学检查,未发现其他感染病例。   (天津局)

4、健康体检查出一船员HIV-1阳性

 

2001年6月20日,江苏局国际旅行保健中心在健康体检时,检出一名船员HIV-1阳性。经江苏局保健中心、上海局保健中心确认为HIV-1抗体阳性,诊断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宗某,男,1956年3月出生,武汉人,中国籍国际远洋船舶上的船员。该船员无吸毒史,无输血史,在船上工作近十年,近两年随船去过越南、柬埔寨、韩国、日本等地,曾多次与多个卖淫女发生性接触,在性接触过程中很少采取安全措施。当时全身检查未发现任何病变体征和不适反应,自诉晚上睡眠较差,靠吃安眠药帮助睡眠。

检出此病例后,江苏局严格按照《艾滋病监测管理的若干规定》及《艾滋病(包括HIV感染者)管理规程》的要求采取了如下措施:按规定时限及时向上级有关部门报告疫情;将感染者送当地卫生行政部门处理;对感染者所在的船舶进行全面消毒处理;严格做好保密工作,不向任何人员、单位泄露感染者的资料;对感染者进行卫生知识的宣传、心理咨询,并提供预防再传播的技术指导;保持与感染者的联系,提供咨询服务。              江苏局

5、体检查出外籍HIV阳性者,并嘱其尽快离境

 

2005年9月7日,北京局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检出一例HIV-1抗体阳性者。该感染者KWONNDUNG DR EMMANUEL HALA ,男性,尼日利亚籍。

检验结果得出后,北京局保健中心的主检医师当面告知了感染者体检结果,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依据相关法规扣发其健康合格证明,嘱其尽快离境,该感染者于9月20日在有关工作人员的护送下离境。                     

(北京局)

6、外籍留学生被检出患开放性肺结核,监护出境有波折

 

2006年3月27日,四川大学一名尼泊尔籍留学生在四川局保健中心体检时被诊断为“肺结核感染者”,经成都市结核病防治医院进一步确诊为“开放性肺结核”。

四川局根据相关规定与成都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取得联系,欲将该留学生尽快监护出境,但在实施过程中遇到了航空拒载的问题。为尽快将该患者监护出境,四川局多次与航空公司商洽,同时督促患者积极接受治疗。

患者经口服抗痨药物治疗四周后,痰结核杆菌涂片结果为阴性。此时四川局才与航空公司达成协议,航空公司同意在做好卫生防护的前提下,让该患者搭乘民航班机回国。       (四川局)

7健康证过期的中国藉船员体检查出患开放性肺结核

 

2005年6月,山东烟台局检疫人员在锚地对巴拿马藉 “海平”轮实施入境检疫查验时发现,该轮24名中国藉船员中7名健康证过期。鉴于该轮船员无效健康证比率大,且其中4名船员健康证无效时间已超过3个月,检疫人员当场向船长出具船员健康体检通知单,要求该轮靠泊后,7名船员立即到烟台保健中心进行健康体检。

经检查,7名船员中一名水手患有开放性肺结核。检疫人员建议该船员住院治疗,并监督其离船。

以往查出肺结核病人大多为劳务人员或准备上船的船员,很少在国际航行船舶的船员中发现此病,这一现象表明国际航行船舶船员的健康体检和疾病监测不容忽视。           (山东局)

8、女性旅客染梅毒,出境体检被查出

 

2006年2月16日,一名前往韩国的女性旅客(劳务输出)在山东烟台保健中心健康体检时,被确诊为染有梅毒。

在调查中发现,该旅客曾于2004年5月在烟台局保健中心体检,当时即查出梅毒阳性,未签发健康证。同年年该旅客以去韩国探亲为名通过其它口岸出境,并在韩国接受治疗3周。

按照有关规定,烟台局保健中心采取如下措施:不给该旅客签发健康证书,将其交地方医院治疗。         山东局

9、韩国旅客HIV阳性,多部门配合阻止其再入境

 

2003年5月至7月,山东青岛局海港办根据青岛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做好出入境人员传染病监测工作的通知》的有关规定,对200多名长期往返青岛/韩国的旅客进行了健康体检。在体检普查期间,山东局保健中心检出一名韩国籍旅客(带工)HIV阳性,北京局保健中心进行了确认。

得知检查结果后,青岛局海港办检疫人员查阅了约2000份《出入境健康检疫申明卡》,终于查到了该旅客的身份证号、护照号、联系电话及在青岛市的居住地址。按照《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99条要求,经与青岛市公安局、青岛边防检查站联系,青岛局决定立即监督该旅客离境,公安局也决定不再为其办理入境签证,青岛边防检查站表示,要加强对入境韩国旅客的查验,防止此旅客再次入境。(山东局

10、外籍服务人员多人感染性病

 

1994年,绥芬河市金泰娱乐中心从泰国招聘了10名服务小姐,准备长期从事娱乐业服务。这批服务小姐入境时,未向绥芬河局现场检疫人员申报健康状况,该中心也未带她们到绥芬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进行健康体检。泰国服务小姐入境从业20天后,绥芬河局接到举报,依法对10名泰国服务小姐进行了强制性的传染病监测体检。在10人中检出艾滋病毒携带者1例,淋病2例,梅毒1例。

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绥芬河局对金泰娱乐公司处以2000罚款,并与绥芬河边检配合监护10名泰国小姐离境。                     (黑龙江局)

11、外籍教师HIV阳性,检出后被遣返回国

 

2005年4月8日广西柳州局保健中心对柳州师范学校一位泰国外教老师进行工作签证体检时,检出该外教HIV初筛实验结果阳性,经广西局HIV确认实验室确认,该外教为艾滋病毒感染者,女,34岁,在泰国时即被检出感染艾滋病毒。

依照《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传染病防治法》、《外国出入境管理条例》等法律规定,柳州局向柳州市公安局外事管理科进行了通报,在两个单位的共同协作下,4月11日将该外教从桂林机场监护出境。                广西局

 

2005年9月6日山东黄岛局保健中心在对当天采集的标本进行金标法艾滋病初筛检测中,发现一阳性样本,经山东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确认,结果为HIV-1/2抗体混合阳性。

经过调查,感染者系法国籍外教,24岁。本人承认有性乱史,最近一次高危性行为发生在两个月前,当时还在法国。在中国没有发生过性行为及其它可引起传播的行为,也没有到第三国的旅行史。因此认定感染者在法国感染。

黄岛局检疫人员向感染者宣讲了我国的法律规定,讲述了个人防护的有关知识,建议回国后尽快进行系统治疗。

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实施细则的规定,黄岛局要求校方立即为感染者办理出境手续,并监护其离境。在校方和黄岛区公安局等部门的配合下,遣返工作顺利完成。         山东局

12、监测发现外籍教师HIV和乙肝病毒双重感染

 

2006年4月19日,贵州局保健中心在对贵州省某校拟聘用的外籍教师进行传染病监测体检时,发现一例血样HIV抗体初筛阳性。贵州局领导接到保健中心的报告后,立即要求对HIV抗体初筛阳性者进一步进行检查和流行病学调查。

调查显示,该外籍人员系未婚女性,于2005年8月进入我国,先后在我国多个城市旅行和居留,今年3月份来到贵州省。没有任何既往病史,也无手术、输血和吸毒史,但有多个不固定性伴侣。体温36.2℃,体检未发现异常。血清学检测HIV重复试验再次阳性,乙型肝炎表面抗原、E抗体、核心抗体阳性。结果表明,该外籍人员HIV合并感染HBV(乙型肝炎病毒)。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人入境出境管理法》的规定,HIV感染者系我国阻止入境的五种疾病之一。贵州局决定立即对入境的外籍人员采取措施令其提前出境。4月21日下午,贵州局派有关人员前往该外籍人员所在地,向感染者通报了检查结果,宣布了我国有关法律法规,要求其提前出境。4月23日,在公安机关和贵州局、首都机场局的协调配合下,该感染者经北京机场被监护出境。

通过对此例HIV感染者处理情况进行分析,在贵州省对外籍人员进行传染病监测,有一定的困难和不便之处。一是这些外籍人员大部分都是通过外省口岸入境,检疫部门难以掌握其来去贵州的时间和行程;二是部分外籍人员办理的签证有效期不到一年,而检疫法律法规规定居住满一年以上的需提供有效健康体检证明;三是与公安机关等部门在配合上不完善,有的公安机关在为本地区的外籍人员办理居住证明时未要求或者不知道要求其提供有效健康体检证明。贵州局在2003年就与贵州省公安厅和劳动社会保障厅联合下发了入境外籍人员管理的有关规定,但在具体执行时还不到位;四是外界对检疫机构的职能、职责、执法主体等不了解,很多聘用外籍人员的单位不了解要求外籍人员提供有效健康体检证明,也不知道配合检疫部门定期对外籍人员进行健康体检。              (贵州局)

13、外籍演员HIV阳性,检出后监护出境

 

2003年7月31日,河北秦皇岛局保健中心对坦桑尼亚艺术表演团成员进行传染病监测时,检出一名演员HIV阳性。经北京局艾滋病确认实验室确认,为艾滋病毒感染者。感染者为男性,45岁,是秦皇岛野生动物园邀请的坦桑尼亚艺术表演团成员。该团一行12人均为坦桑尼亚籍,男性7人,女性5人。该团2003年7月31日入境。

发现疫情后,秦皇岛局立即向河北局、秦皇岛市卫生局、秦皇岛市公安局外管处进行了疫情通报,及时进行了流行病学调查。根据《传染病防治法》和《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实施细则的规定,秦皇岛局确定了对该感染者的监控与卫生处理方案。在多家单位的配合下,秦皇岛局于年8月19日顺利将该感染者从北京首都机场监护出境。

                      河北局

14、非洲留学生传染病监测工作值得关注

 

1989年12月12日广西桂林局在对桂林空军高炮学院接收的一批津巴布韦留学生健康体检中发现,有3名留学生为HIV感染者。该批留学生共31名,均为男性军人,年龄20~26岁之间,拟进行为期半年的高炮性能与维修学习。

经调查,31名留学生中有30人曾与异性有不洁性交史,有13人患过性病(现症2人),有7人感染过疟疾。检查还发现疟疾荧光抗体阳性29人,HBsAg阳性4人。

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实施细则的规定,桂林卫生检疫所于12月18日将三名HIV感染者监护出境。       广西局

15、健康体检查出广西首例中国籍HIV感染者

 

1993年3月20日广西凭祥局检出一例HIV感染者。这是广西境内发现的首例中国籍HIV感染者。

赵××,男,31岁,原籍浙江,因前往越南申请出国体检。1992年赵某曾两次进入越南境内,在越南期间,曾与多名妓女发生性关系。

检疫人员向赵某宣讲了我国的法律规定,讲述了个人防护的有关知识,建议尽快进行系统治疗。凭祥局及时向地方卫生防疫部门通报了这一情况。                   广西局

16、外籍船员被检出染有急性淋菌性尿道炎

 

1990年3月31日,广西防城局保健中心在传染病监测中,检出巴拿马籍“Cemseas”轮42岁的菲律宾籍水手R.Siaroa染有急性淋菌性尿道炎

经调查,该船员3月28日在香港与两名妓女性交后,30日开始尿道口疼痛,排尿时疼痛加剧,并有白色浓稠黏液从尿道口排出。体检发现:尿道口红肿,用手挤压有黄色浓稠脓液流出,阴茎未见有软、硬下疳。根据病史及临床表现,诊断为急性淋菌性尿道炎。

经治疗三天后,该船员尿道口红肿消失,已无脓液排出。4月3日被防城局监督随船出境。             广西局

17、在归国劳务人员中检出疟原虫混和感染病例

 

2006年4月13日,辽宁局接到疾病监测点关于一例归国劳务人员疑似疟疾病例的报告后,迅速组织卫生检疫人员对该病人进行了调查,同时采集血样进行病原学检测。

患者张某,男,21岁,大连人,曾于2005年11月到非洲几内亚海域从事远洋捕捞工作。2005年12月患者被派到该国陆地工作,在该国海域和陆地期间曾多次被蚊虫叮咬,否认手术及输血史。

2006年4月14日,辽宁局医学媒介生物重点实验室采用薄血膜和厚血膜涂片染色法对患者血样进行了检测。由于患者曾反复进行抗疟治疗,血液中原虫密度很低,给检测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最后检验人员终于在血涂片上发现间日疟原虫环状体、三日疟原虫裂殖体和恶性疟原虫配子体。该患者被诊断为间日疟原虫、三日疟原虫和恶性疟原虫混和感染。

随后,辽宁局检疫人员对患者所住医院环境进行监测,未发现疟疾传播媒介。该患者于4月17日治愈出院。    辽宁局

(二)监测发现案例

 

1、外籍船员感染副霍乱

 

    1994年9月14日,天津局接到港口医院通报,一名外籍船员被检出感染副霍乱弧菌。天津局接到报告后,立即派出检疫人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和卫生处理。

经查,患者FERANDO JUMI ADAR(弗兰多),男性,1969年11月10日出生,希腊籍,“科瑞斯提莎”轮服务生。1994年8月25日,“科瑞斯提莎”由美国驶抵天津新港停靠20号泊位。该轮在港停靠10余天,期间弗兰多与同船船员多次到市区游玩、购物、进餐。9月12日该患者出现腹疼、腹泻、水样便、便中带血。在港口医院就诊,初步诊为:“细菌性痢疾、急性肠炎、混和性痔疮”,9月14日便培养发现副霍乱弧菌,遂向天津局报告。

天津局立即采取以下措施:将患者在船上就地隔离,进行药物治疗;派检疫医师登轮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对该轮实施卫生处理;对全体船员进行粪便检测;对全体船员进行预防性服药。

天津局对该轮进行严密监控期间,患者已痊愈,未发现续发病例。9月17日4时许,该轮经检疫合格后驶离天津新港。

                    天津局

2、监测网点多次发现输入性疟疾病例

 

2005年3月31日,辽宁局接到传染病监测网点关于二例输入性疟疾的疫情报告,辽宁局疫情调查小组立即对病人进行了调查。经调查了解到,病例1,男,43岁,大连顺发船务公司船员,辽宁抚顺人。2003年2月13日,该患者随本公司远洋捕捞船,经福州马尾港出境去印尼海域从事远洋捕捞工作。患者于2005年3月25日乘本公司冷藏船经由马尾港入境,3月29日乘飞机返回大连。因发热、无力入院治疗,被诊断为疟疾,给予隔离抗疟治疗。病例2,男,39岁,大连顺发船务公司船员,辽宁抚顺人。2003年2月13日,该患者与病例1一同去印尼海域从事远洋捕捞工作。该患者在海上捕捞作业以及在印尼当地医院陪护期间均有蚊虫叮咬史。2005年3月25日该患者与同船船员病例1一同入境,并返回大连入院就诊,被诊断为疟疾。

200576,辽宁局又接到监测网点的报告,发现一例输入性疟疾病例。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患者,男,42岁,职员,辽宁大连人。20054月,因工作需要由大连经上海前往尼日利亚短期工作。2005528,该患者无明显诱因发热、乏力、全身不适,在当地医院就诊时,被诊断为疟疾。经抗疟药治疗,康复出院。自述在尼日利亚期间有蚊虫叮咬史,否认手术史、输血史及冶游史。2005624该患者由北京入境后返回大连。200575,该患者无明显诱因发热、乏力、关节痛,发热为持续高热38.5,汗出后体温恢复正常。患者于当日被收治入院,诊断为疟疾,进行隔离抗疟治疗。

2005年12月26日,辽宁局接到疾病监测点关于一例传入性疟疾的疫情通报,辽宁局疫情调查小组立即对该病人进行了调查。患者,男,43岁,船员,辽宁大连人。2004年2月,该患者劳务外派,随远洋捕捞船队到尼日利亚工作。2005年5月患者无明显诱因高热、寒战,被当地医院诊断为疟疾,经口服药治疗,症状消失。患者曾去过喀麦隆。在尼日利亚期间有蚊虫叮咬史,有手术史,否认输血史,否认吸毒和冶游史。2005年12月4日患者由尼日利亚飞抵北京入境,并返回大连。患者12月19日因高热入院,经血液检测确诊为疟疾。

一年中,辽宁局共发现了10例传入性疟疾病例,这些疫情充分提示了疟疾传入的危险性。其中大部分患者携带了抗疟药和驱虫剂,但效果均不理想。主要原因是没有正确使用驱虫剂和口服抗疟药;药量不足,以及旅行者预防意识淡漠,存在侥幸心理等。因此,国际旅行保健中心应加强前往疫区旅行者的医学咨询,保护旅行者的健康。                      

辽宁局

3、旅客入境后发病,被诊断为深圳市首例输入性登革热病例

 

2004年9月15日,深圳局接到深圳市卫生局的通报,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9月6日确诊了该市2004年首例输入性登革热病例。深圳局立即对确诊病例进行了调查。

患者于8月20日前往新加坡,在当地有蚊虫叮咬史,未接触过相关病例或疑似病例,8月31日患者出现发热、头痛和关节痛等症状,9月1日在新加坡某医院就诊,医院检测结果为登革热抗体阳性。9月4日,患者返回深圳入深圳东湖医院治疗,入境时没有申报健康异常,体温监测也未见异常。深圳市CDC实验室检测结果为IgM阳性、IgG阴性,确诊为登革热病例。

为严防疫情传入,深圳局立即向所辖分支局、保健中心和机关服务中心发出紧急通知,要求严格执行国家质检总局2004年103号公告,加强对来自登革热疫区入境旅客的检疫查验工作,做好口岸蚊媒监测和灭蚊工作,做好疫情收集、整理和上报工作,组织培训现场工作人员相关知识,加强口岸宣传。          (深圳局)

4、疫情传入形势严峻,多次发现输入性登革热病例

 

2004年10月27日,广东省CDC向广东检疫局通报:佛山市疾控中心10月21日下午确诊了一名输入性登革热病例。接到通报后,广东局立即要求所辖佛山局详细调查情况,同时要求广州机场局认真核对患者的入境资料。

据查证,患者为重庆市梁平县人,从事服装经营,为佛山市暂住人口,自述未接触过登革热病人或疑似病人,但有蚊虫叮咬史。患者10月17日乘飞机由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口岸入境,入境时未申报健康异常,红外体温监测没有显示体温异常。

 针对这起输入性登革热疫情,广东局立即通知各分支局加强与当地卫生行政部门沟通和联系,建立疫情通报机制;强化工作质量,加强对出入境旅客的体温监测。          广东局

2005年2月14日,福建省发现一例输入性登革热病例。福建局领导对此事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人员调查情况。患者,男,41岁,长期在菲律宾工作。2005年2月5日乘坐cz378航班从厦门高崎国际机场入境。入境时体温低于37.5°C,未申报任何不适。2月9日患者出现发热症状,到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就诊,按感冒治疗,经福建省CDC实验室确诊为登革热。按福州市卫生局、CDC要求,患者转至福州市传染病院继续治疗,22日痊愈出院。其家属及密切接触者中未发现发热症状者。流行病学调查结果表明患者的感染地应为菲律宾。                     (福建局)

 

2005年7月14日珠海发现一例输入性登革热病例。经查,患者女,29岁,珠海人。6月27日一人前往新加坡旅游,7月8日在新加坡出现全身酸痛的症状。患者9日从香港经九洲口岸入境,在《出入境健康检疫申明卡》上未申报上述症状,10日因发热前往珠海市中大第五附属医院就医。检查情况:患者发热38.6°C、全身酸痛、头痛、除头面部外全身出现皮疹;实验室检查有血尿、白细胞减少、血小板下降等情况;ELISA法检出登革热抗体IgM阳性,患者被诊断为登革热。

为防止登革热传入,珠海局迅速将疫情上报国家质检总局,通报南方八省十一局热带病卫生检疫联防组,并在口岸加强了登革热的检疫措施。                    (珠海局)

2005年8月19日,福建省莆田市发现1例输入性登革热病例。经调查,患者李某,女,32岁,待业。2005年7月25日,患者由深圳口岸出境,经香港抵达印度尼西亚雅加达旅游。8月4日在当地发病,出现发热、腹痛、皮疹等症状,6日在雅加达一家医院(具体不详)就诊,症状有所缓解(自述症状消失)。8月10日,经香港通过深圳罗湖口岸入境,返回莆田。8月11日,前往莆田平民医院就诊(自述无不适),主治医师怀疑其感染登革热病毒,检验报告证实患者血清登革热IgG和IgM抗体阳性。患者家庭密切接触者5人,均无临床症状出现。

为了防止疫情的进一步发展,福建局将疫情上报国家质检总局和通报南方八省十一局热带病卫生检疫联防组,并采取以下措施:对患者进行随访,调查核实患病情况,对患者进行传染病防治知识宣传;与当地疾控部门保持联系,及时了解掌握疫情进展情况;在口岸强化卫生检疫工作:加强对来自东南亚入境人员的检疫查验和体温监测工作;加强对来自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等登革热流行区的入境交通工具、集装箱的检疫查验力度,发现蚊虫的实施灭蚊处理;加强对福州机场、马尾、漳州、东山等口岸出入境人群登革热血清学监测工作,发现阳性结果的,及时开展流行病调查,进行血清学确认检测;加大对出境人员尤其是赴东南亚等登革热流行区人员的登革热防治知识宣传力度,提高出境人员自我防护意识和疫情报告意识,减少登革热传入风险。                   (福建局)

5、从HIV阳性的酒吧女查出一名外籍教师HIV阳性

 

2003年9月16日,吉林局接到吉林省长春市防疫站通报:长春市血站在对一名女性献血者进行HIV抗体检测时,检出HIV-1抗体阳性,并了解到该人与一名外籍人员有性关系。吉林局立即会同防疫部门对该女子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宋××,女,22岁,吉林省通化地区××县××村人,现在长春市××酒吧当服务员。2002年11月自愿献血时检查正常,2003年4月至9月多次与一名外籍男子发生性关系。

9月17日,吉林局会同长春市防疫站、长春市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对该外籍男子“桥”(中文名)进行调查。该男子为尼日利亚籍,以“F”鉴证于2002年9月自北京首都机场入境,2002年11月到达长春,先后在长春市几所学校任教,2003年4月份在长春××酒吧与宋××相识后多次发生性关系,否认与其他人员有性接触。经传染病监测体检,外籍男子“桥”被诊断为HIV-1抗体阳性,右肺肺炎。

经调查,“桥”所在学校没有为他办理健康体检及在华居留证和劳动就业手续。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实施细则的规定,吉林局立即提请公安部门责令“桥”离境。2003年9月29日,长春市公安局将此人自北京机场遣送出境。           吉林局

6、船员因食水蜜桃突发急性胃肠炎

 

2001年7月23日,广西梧州局接到梧州市丰达船务公司报告,中国籍“丰达228”轮上一名船员剧烈腹痛、腹泻,已送往梧州桂东人民医院。梧州局立即派出检疫医师、检验员到桂东医院调查。

流行病学调查得知,患者2天前曾食用不洁食物,结合临床表现,初诊为急性胃肠炎,不排除疑似霍乱病人。梧州局采取如下措施:对病人采集大便样本送梧州局保健中心实验室作病原体检测;通知船方及其代理,船员在船上未经批准不允许离船;对船上饮用水、食物采样送检;对全体船员肛试粪检;对该轮实施消毒、杀虫处理;船员预防性服药(“氟哌酸”),并就地留验至实验室检验得出结果。

经病原学检验,所有样本均未检出霍乱弧菌、沙门氏菌、志贺氏菌。病人诊断为急性胃肠炎,通知船方解除留验,病人继续住院治疗。

(广西局)

7、外籍技术员急性腹泻,检疫人员迅速诊查

 

1990年6月13日,广西梧州局接到广西梧州市与波兰合资的蛋白肠衣厂报告,波方一技术人员出现呕吐、腹泻、低热症状。接到报告后,梧州局立即组织人员前往调查处理。

经查,患者发病前2天曾吃苹果,日常就餐均在本厂专门为外方所设的饭堂,否认食用海产品、生水及冷饮。共同进食的其他外方人员均无类似症状发生。患者于前一天开始出现腹痛,腹泻,排泄物为水样便,当晚自感低热、疲乏无力。查体:表情淡漠,血压108/65mmHg,无发热,肠鸣音亢进,下腹轻度压痛,肝脾未扪及,余未见异常。

经病原学检验,患者粪便中未检出霍乱弧菌、沙门氏菌、志贺氏菌,诊断为急性肠炎。安排患者到医院就诊。     (广西局)

8、外籍游客为HIV感染者,终止旅行监护出境

 

1989年12月27日广西桂林局接到桂林国际旅行社报告,一名经上海入境的游客为HIV感染者,将于当天下午到桂林旅游。桂林局立即派人进行调查处理。

游客James Benedict,男,46岁,美国籍,为同性恋者,有多个性伴,5个月前检查发现感染HIV并开始服药。12月25日随旅行团从上海入境,检疫查验时没有申报自己为HIV感染者,但在提行李时不慎将其携带的抗艾滋病的药物(AZT)掉出,引起旅游团领队的注意,经询问承认为HIV感染者。随后领队将情况透露给上海国际旅行社。

经抽血检验证实该游客为HIV感染者。桂林局立即采取措施限制其在桂林的活动,对其排泄物、分泌物及居住环境做终末消毒。该感染者12月28日晚飞上海,在上海局的监护下12月29日下午经香港回美国。                     (广西局)

9、开展传染病监测,查出霍乱病例

 

1995年5月起,广西防城局对防城、企沙两口岸进行霍乱调查,采集样本进行培养。7月25日,防城局在企沙镇发现首发霍乱病例。

患者文××,男,20岁,广西防城港市港口区企沙镇炮台村人,自诉7月24日晚约8时开始出现腹泻,当晚十多次,排泄物米泔水样,有呕吐,25日中午入住企沙卫生院治疗。防城局立即采集患者的粪便进行培养检验,检出小川型霍乱弧菌。

病例确诊后,防城局会同当地卫生防疫部门前往发病地点进行流行病学调查,对密切接触者、饮用水水源、病人家庭生活用水采样检验,并对患者发病地点、家庭饮用水及可能被污染的环境进行消毒处理。经检验,从病人的家庭饮用水中检出与病人相同的霍乱菌株,密切接触者中未发现染疫。               (广西局)

10、归国劳务人员丙肝抗体阳性系在国外感染

 

2005年,江苏盐城局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在传染病监测体检时发现,一名出国劳务人员丙肝抗体(抗-HCV)阳性。流行病学调查了解到,感染者曾于2004年2月在盐城局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体检,当时丙肝抗体阴性,其余项目也未见异常(核实档案资料相同)。同年2月底,该感染者赴新加坡劳务,在到达新加坡后的第二天通过了该国有关卫生机构对入境劳工的传染病健康状况复查,HIV、RPR及肝炎指标均无异常,其后在新加坡劳务一年多。

根据上述情况,盐城局认定该劳务人员是在国外感染了丙肝病毒,建议感染者进一步检查治疗。

(江苏局)

11、归国劳务人员传染病监测工作应引起注意

 

2004年10月,江苏盐城检疫局在从莫桑比克回国的劳务人员中发现2例HIV-1型感染者。流行病学调查表明,感染者在非洲有不洁性交史,无保护性交可能是导致其感染的原因。

另外在归国劳务人员中还发现了登革热1例、梅毒1例、HBV感染3例、恶性疟疾1例、疟原虫携带者1例和肺结核2例。因此应当加强对归国劳务人员的管理和传染病监测工作。   (江苏局)

12、赴非人员多人罹患恶性疟疾

 

2005年,江苏泰州市连续出现两名恶性疟疾患者,其中1人已死亡。两名感染者均是刚从非洲多哥归国的劳务人员,出境前身体状况良好。因多哥政局动荡,泰州籍劳务人员共15人于5月16日乘飞机回国。归国后,两人因发热、头痛、腹泻、呕吐等症状先后到当地医院就诊,并转入泰州市人民医院治疗。其中一名患者因病情恶化于5月29日死亡。经专家会诊和实验室检查,两人都被诊断为恶性疟疾。另外,2005年,还有一名中国籍船员在从非洲装载原木到泰州港的途中,因感染疟疾医治无效而死亡。

从2001年至2005年8月,江苏连云港市先后有5名从非洲归国的人员患恶性疟疾,2006年,连云港局通过传染病监测,又先后发现3例归国人员患恶性疟疾,这充分说明国际间传染病的蔓延不容忽视。因此,国内赴非洲人员出国前一定要进行健康咨询、备足预防药物;出国后,特别是野外工作时要做好防蚊工作,一旦发生发热、头痛、呕吐、淋巴结肿大等症状,要及时就医。    (江苏局)

13、在海水监测中培养分离出小川型霍乱弧菌

 

1994年8月16日,广西防城局在开展传染病监测时,对港口区企沙大湾码头的海水进行培养分离,检出小川型霍乱弧菌。

检出疫情后,防城局积极开展卫生宣传,要求当地居民食用海产品要煮熟、煮透,并建议当地卫生、防疫、医疗部门对该区域的居住人群进行普查和预防服药,以防疫病蔓延。      (广西局)

 

(三)违反检疫法规案例

 

1归国人员健康检查项目有争议,传染病监测遇困难

 

2006年3月3日,珠海高栏局接到珠海外轮代理公司预报,其代理报检的巴拿马籍北极(SEVERNYY  POLYUS)轮3月6日从南非抵达高栏港。北极轮抵港后,高栏局检疫人员到锚地实施检疫时,发现该轮有36名船员健康证明书已过期3年多。

经调查,该批船员是大连雁鸣集团公司的员工,2000年12月3日在大连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体检,出境后一直在非洲一带海域捕鱼,三年多来一直未离船,现合同期满回国。检疫人员通知该轮船员入境后须到珠海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体检,重新办理健康证明书,船长也同意入境后到珠海办理。

3月10日,大连雁鸣集团公司代表到高栏局,在了解卫生检疫相关法律法规后,坚决不同意重办理新的健康证明书,表示该批船员今后不再出境,没有必要办理新的健康证明书,认为办理健康证明书部分项目检查没有必要,例如外科、内科、眼科等等,且费用相对比健康体检要高,表示只愿意接受健康体检。船方代表还同时出示了该公司其他船员今年1月初从北京入境时首都机场局的检验报告,该检验报告只有艾滋病和梅毒两项检验结果。由于船方代表态度非常明确,最后高栏局与保健中心协商,对该批过期船员抽血做艾滋病、性病、肝功能、登革热、疟疾5个项目检验。

通过本案例,说明《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二条的规定不够明确,特别是该条例……并在入境后一个月内到就近的卫生检疫机关或者县级以上的医院进行健康检查。这就给部分入境人员逃避健康检查,有可能使各种传染病从境外传入造成传播,危害人民身体健康。因此建议做相应修改,明确规定到就近入境口岸卫生检疫机关进行必要的传染病检查。检查的项目除现有的艾滋病、性病两项外,还可根据入境旅客来自地区的传染病疫情动态作相应的传染病检查,且规定全国各个口岸入境时的作法要统一,防止各地检疫部门在执法过程中出现不必要的争执。          (珠海局)

2、外籍船员染疟疾,代理知情晚报告

 

2005年2月24日,江苏南通某代理公司代理的巴拿马国籍船舶克劳地娅轮抵达江苏南通检疫锚地,2月26日靠南通中远船厂进行维修。3月2日,该轮一名印度籍船员(YADAV ARUN KUMAR)开始出现发热发寒症状,并且日渐加重。3月16日该轮船长以书面形式申请代理带该船员下地就医。代理公司业务员于当日送该船员到南通局指定的市第一人民医院海员病房就医,被初步诊断为恶性疟疾,经南通市疾控中心确诊。

3月18日中午,市疾控中心血检确诊报告发出前一小时,代理业务员才向江苏南通局报告。经查,该船员于2004年底到克劳地娅轮工作,到达南通港前去过印度、新加坡和中国的赤湾港,6个月前该船员在印度家乡曾患过疟疾。南通局及时采取了补救措施,对克劳地娅轮实施了卫生处理。

代理公司疫情意识淡薄,3月16日接到船方书面申请带船员下地就医时已经知道船员有发热症状,可是该公司没有及时向南通局报告。3月17日代理公司在已得到医院电话告知该船员初步诊断为恶性疟疾时,仍然拖延到3月18日才向南通局报告。此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十条和实施细则第十五条以及国家质检总局《关于加强非典工作常态管理》的文件要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和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南通局对该代理公司行政处罚二千元人民币。   江苏局

3、登革热患者入境时不如实申报,只因当时无症状

 

2005年618,一位赴新加坡留学的温州学生郑某,从新加坡乘国航飞机CA158飞抵杭州。郑某在入境时向浙江局杭州机场办递交的《出入境健康申明卡》上申报没有不适症状,旅客检疫通道上的红外线体温检测仪也未发现异常,但是郑某于当日返回温州后即出现高烧症状,就诊温州市第五人民医院,被确诊为登革热患者。病人确诊后,省疾控中心将该疫情通报了浙江局。

经查,该旅客在新加坡看病时即被告知患有登革热,但是入境时没有任何不适症状,因此没有申报。这次入境旅客不如实申报病情的事件说明旅客对我们检疫的要求不了解,今后需进一步加强口岸检疫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              (浙江局)

4、回国人员未按规定进行监测体检被处罚

 

    夏某,天津航务一公司职工,1991年9月28日,由北京机场入境。在入境时,夏某已接到北京局检疫人员发给的《入境人员体检监测通知单》,但没有按规定时间到指定的天津局保健中心进行传染病监测体检。

夏某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102条“凡在境外居住一年以上的中籍人员,入境时必须向卫生检疫机关申报健康情况,并在入境后一个月内在就近的卫生检疫机关或者县级以上的医院进行健康检查”的规定,天津局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实施细则的规定,对夏某处以100元人民币的罚款。                (天津局)

5、中籍船舶聘用无健康证书从业人员被处罚

 

1991年1月20日,天津远洋公司所属“镇江”轮在办理出境联检时,天津局检疫人员发现该轮食品饮用水从业人员未持有卫生检疫机关签发的健康证书。该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第18条“国境卫生检疫机关对国境口岸的卫生状况和停留在国境口岸的入境、出境交通工具的卫生状况实施卫生监督。监督从事食品、饮用水供应的从业人员的健康状况,检查其健康证书”,《实施细则》107条 “对饮用水、食品及从业人员的卫生要求是:国境口岸内涉外的宾馆和入境、出境交通工具上的食品、饮用水从业人员应当持有卫生检疫机关签发的健康证书,该证书自签发之日起十二个月内有效”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和一百一十条的规定,天津局对“镇江”轮罚款3000元人民币。

                   天津局

6、出国劳务人员健康体检找替身,多起案例被查处 

 

2004年5月至2005年5月,吉林局在对出入境人员进行健康体检时,发现受检者找“替身”代检24次。找体检“替身”的24人均系出国劳务人员,本身健康状况有问题,主要是想在体检过程中蒙混过关,拿到体检合格证,达到出国劳务的目的。吉林局在这24人中检出梅毒阳性5人,病毒性肝炎16人,肺部有钙化灶3人。

近年来,韩国、新加坡、俄罗斯等国家已经采取措施,加大了对外来劳务人员的健康检查力度。凡发现患有乙型肝炎表面抗原阳性、丙型肝炎抗体阳性、梅毒阳性、HIV抗体阳性等传染病,以及肺结核或胸部拍片呈现大的钙化灶等情况者,均作退回处理。 (吉林局)

 

据宁波检疫局统计,自2004年下半年到2005年,宁波局共发现12个冒名顶替出境劳务人员进行健康体检案。冒名顶替行为大致分两种:一是体检人在登记填表后,找相貌近似人员代替某项体检;二是雇人进行抽血化验。利用血液化验单上无照片的空子,让被雇用的人员进行抽血化验。分析其中原因,一是随着我国对外劳务输出数量的不断增加,国外对我输出劳务人员的健康要求越来越严格,国内各大劳务输出中介对劳务人员的健康要求也相对提高;二是出境劳务人员健康欠佳,但外出劳务的报酬吸引力较强,少部分存在健康问题的人员便弄虚作假,急于出境。  (宁波局)

 

2003年12月,江苏局在对出境人员进行传染病监测体检中,查出一名出国劳务人员某项检测指标阳性。工作人员在对其复检过程中,发现其请人代检。检疫人员对当事人进行了批评教育,并出具体检不合格结果通知。                 (江苏局)

7船员持假健康证,被查出HIV阳性

 

2004年3月23日天津局检疫人员在办理巴拿马藉“米尔”轮入境手续时,发现该轮一名中国籍船员所持健康证存在许多疑点,经核实确认为伪造的健康证。该船员经天津局保健中心体检,血液检查初步认定为HIV病毒感染者。经北京艾滋病检测中心确认为HIV阳性。在流行病学调查时得知,该船员早在2002年就已经被诊断为HIV病毒感染者,但为了能够登轮工作,伪造了健康证。

根据检测结果,天津局责令该船员立即下船,对该船员伪造健康证书的行为给予批评教育和警告,将情况报告国家质检总局、通报天津市卫生局、塘沽防疫站以及该船员户籍所在地的卫生防疫部门。                 (天津局)

8、某医院伪造健康证明书案被查处

 

1990年,黑龙江绥芬河局检疫人员在绥芬河铁路口岸旅检现场,发现2人持有伪造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封面为白色。绥芬河经多方调查取证,确认了黑龙江省牡丹江市某医院伪造《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和绥芬河局公章的违法事实,伪造印刷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达1000本之多。

该医院的行为违反了《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中第一章第十四条的规定,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中第十一章第一百零九条和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绥芬河局对该医院给予了警告,并责令改正违法行为。                (黑龙江局)

9、外籍船舶上的中国籍船员持伪造健康证明书被查处

 

2005年3月31日,浙江台州局检疫人员对来自日本的伯利兹籍“松吉”轮和“东方光荣”轮实施入境检疫查验时,发现部分中国籍船员的健康证明书与《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有较大差异,存在伪造嫌疑。4月1日,台州局依据行政处罚程序对上述两起伪造健康证明书的案件进行立案。经调查发现这些船员在未体检的情况下通过关系在大连海运(集团)公司卫生监督所和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办理了健康证明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台州局分别对“松吉”轮和“东方光荣”轮罚款1000元和3000元人民币。                  (浙江局)

 

2005年4月11日,江苏常州局检疫人员对来自日本的伯利兹籍 “永盛1号”轮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2名中国籍船员的健康证书是出自“营口出入境检疫局”,而两份证书中的印章却有明显差异,其中,船长钟XX的健康证书与国家质检总局网站上公布的伪造健康证书的破绽一致,印章中“营口”的拼音误拼为“YINGKOV”,“中华人民共和国”的“PEOPLE’S”误拼为“PEOPLI’S”,且印章的颜色与规定的红色相比颜色偏黑。检疫人员立即对船长进行了询问,最终船长承认该证书是伪造的。检疫人员当场没收了伪造证书,并安排船长尽快重新体检。为慎重起见,检疫人员立即与辽宁营口出入境检疫局取得联系,并将伪造的健康证书复印件传真过去。经营口局保健中心体检人员仔细核对,确认该证书系伪造,并出具了伪造确认书。在掌握了确凿的证据后,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常州局对该船长进行了批评教育,没收了假健康证,对该船长行政处罚500元人民币。 

2005年6月8日,江苏常州局在对大连国际合作股份有限公司“威航9号”轮实施检疫查验的过程中,发现中国籍船员夏X所出示的健康证明书由辽宁营口检疫局2004年签发,证书有伪造嫌疑。经调查并与辽宁营口局核实,证书确系伪造。常州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没收了假健康证,对当事人行政处罚800元人民币。

2005年8月24日,江苏常熟局在对柬埔寨籍“雄昌10号”轮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中国籍轮机长孙X所持的由辽宁检疫局2005年签发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有伪造嫌疑。通过进一步调查核查,确认该证书系伪造,而且该轮机长所持的由营口检疫局2004年签发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也是伪造的,并且伪造证书的细节与省局所发通报的描述一致。常熟局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没收了假健康证,对孙本人行政处罚1000元人民币。

(江苏局)

 

2005年11月26日,浙江台州局检疫人员对入境的伯利兹籍 “松吉”轮进行入境检疫查验时,发现该轮中国籍船长提供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有较多疑点,经调查和鉴定后,确认该健康证明书系伪造假证。船长交待,自2004年8月20日起至今未体检,他持伪造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先后在国际航行船舶“希望之岩”和“松吉”轮工作至今。检疫人员对持假证的船长进行了有关法律法规的宣传教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台州局没收了假健康证,对该船长行政处罚500元人民币。 

2006年1月27日,浙江台州局对来自日本的伯利兹籍“JIN HUA 5”轮实施入境检疫查验时,发现该轮中国籍船长提交的健康证明书存在伪造嫌疑。该健康证签发单位为某大学附属医院体检中心,签发日期为2005年8月16日,而当时该船长正随船前往日本途中,不具备体检的条件。经详细调查,当事人对伪造健康证明书的违法事实供认不讳,表示愿意接受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台州局没收了假健康证,对该船长行政处罚1500元人民币。                  (浙江局)           

10、出国劳务人员伪造健康证明书被查处

 

2006年2月28日,内蒙古满洲里局检疫人员在出境大厅现场发现,六名去俄罗斯的劳务人员所持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有伪造嫌疑。证书在外观上与正式的证书非常相似,并盖有某局的红色印章和钢印,但证章的英文拼写有两处错误。经与某局保健中心联系,确认这六本"健康证"是假证。

《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除了用于人员出入境外,还用于出国人员到使领馆办理签证。一旦使领馆发现《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有假,将会造成一定的涉外影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内蒙古局没收了假健康证,对当事人警告并责成重新健康检查。                (内蒙古局)

 

2006年4月2日,黑龙江黑河局大岛办事处在对一批出境劳务人员(共20人)检疫查验时发现,这些人员持有的健康证明书存在诸多疑点:一是该批劳务人员居住地是黑龙江省绥化市,但却持有山东日照局签发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不合常理。二是持有的健康证封皮所用纸张颜色、质地与国家局规定的健康证不一致。三是健康证所使用的纸张克重较轻,与国家局规定的健康证差别较大。 四是证书中“放射线检查/Rablology”一栏,英文标注错误,正确为“Radiology”。黑河局及时将情况向山东日照局进行通报,经日照局核查后认定,该批健康证明书属于假证:一是日照局从未签发过这些编号的健康证明书;二是证书打印格式及用语不规范;三是手签人“杨录魁”笔迹与日照局授权签字人笔迹不一致;四是证书签发局地址与日照局地址不一致。黑龙江局没收了上述人员的假健康证,对当事人警告并责成重新健康检查。      

2006年5月29日,黑龙江黑河市姜春梅欲持经过涂改日期的过期《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在大黑河岛旅检通道出境,被黑龙江黑河局的检疫人员发现,并阻止其出境。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九条第四款的规定,黑河局对姜春梅进行了批评教育,处300元罚款,责成重新健康检查

                             (黑龙江局)

11、地方医院非法从事出入境人员体检难制止

 

从2005年1月开始,浙江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非法从事赴西班牙人员体检业务。浙江局在要求其停止此项非法业务的同时,与地方政府进行沟通协调。虽然地方政府明确指出,对出入境人员健康检查的职责属于检疫部门,但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并没有停止该项业务,反而采取种种非法手段,争抢出国体检人员,还非法开展赴意大利、苏里南人员及入境人员的体检业务。

丽水市第二人民医院非法开展的出入境人员健康检查业务,严重扰乱了国境卫生检疫秩序。由于在《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中,没有关于对非法开展出入境人员健康检查业务行为的处罚规定,致使检疫部门对发生的违法行为难以制止。      (浙江局)

12、监护艾滋病毒感染者出境遇困难

 

自1993年以来,山西局在开展出入境人员传染病监测中,共检出6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其中1例是国内居民,其余5例均是外籍人员。山西局依据《艾滋病监测管理的若干规定》的要求,逐一进行了处理。特别是对于外籍艾滋病毒感染者,山西局积极与公安部门配合,及时隔离、谴送出国,保护了当地群众的健康。

但是近几年,公安部门对谴送感染艾滋病毒的外籍人员出国配合不够积极,经常以各种理由拒绝,此项工作只能由检疫机关自己去完成。由于工作经验不足,也曾出现过外籍人员逃跑的现象,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因此建议在新的《国境卫生检疫法》或其他配套文件中,明确公安部门在遣送外籍艾滋病毒感染者出境中的责任。  (山西局)

13、出国劳务纠纷案例

 

原告袁某,江苏海门市三星镇人,现年40岁,从事建筑钢筋工。1998年曾赴新加坡从事过建筑劳务,2001年2月到海门市某劳务公司报名出国赴新加坡,并交纳了相应的费用。

2001年3月9日,海门某劳务公司组织袁某等人到江苏南通局国际旅行卫生保健中心进行出国前体格检查,该公司在袁某的体检表上注明其是第二次前往新加坡劳务,并称袁某刚从新加坡回来,上一次的出国前体检和在新加坡复检都没有问题。保健中心为袁某胸透发现右上肺有阴影,其它各项检查结果均正常。经南通市卫生防疫站也就是南通市结核病防治所胸片复查,发现其右上肺有一直径小于0.5公分的陈旧性肺结核钙化点阴影。根据我国肺结核报告制度,这是肺结核痊愈的标志之一,属正常范畴,不在报告之列,故南通局向袁某出具了“经复查,两肺野及心膈正常”的报告并签发了《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袁某据此证书与中国某建筑工程(新加坡)有限公司签订了雇佣合同,并按合同缴纳了3.7万元出国费用。

2001年6月28日,袁某到达新加坡。次日在新加坡CHECK-UPPTE LTD进行了例行健康检查,在7月5日出具的胸片报告上写着“右上肺感染阴影,建议随访。心膈影正常” 。当时新加坡HECK-UPPTE LTD和雇佣单位人员向袁某提出了两种选择,要么是在新加坡进一步检查、治疗、观察,复查合格后方可留下来从事劳务,要么回国。袁某选择了后者,并于2001年7月11日回国。但袁某需要承担从新加坡返回的单程机票费和中国某建筑(新加坡)公司与其签订合同上的罚款5000元。

袁某回国后,在海门市人民医院拍片检查,告之肺部有少许陈旧性阴影。于是袁某向其所在地的海门市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将保健中心、防疫站和海门某劳务公司告上法庭,要求三被告赔偿其从新加坡返回的路费及被新方公司的罚款,共计8326.5元,以及承担诉讼费。他认为,被告在明知其体检的目的是为了出国劳务,由于过错,将原告肺部早就存在的阴影忽略,并出具身体合格可以出国的健康证明,致使其到新加坡后被查出而被赶回,其受损与被告的过错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2001年11月7日,海门市人民法院受理此案,于当年12月7日进行了第一次公开审理。由于案情复杂,该院重新调整了审判长,并组成了三人合议庭,2002年3月15日再次开庭,庭审中,作为原告的袁某代理人提出了对列为第三被告的海门某劳务公司撤诉的申请,经法院口头裁定准予撤诉。

在庭审中,两被告向法庭提出申请,要求对防疫站4月1日为原告袁某所摄胸片作法医学鉴定,以明确袁某受检时肺部是否患有不能取得《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的传染病。海门市人民法院于2002年1月7日,委托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法医学鉴定,鉴定结论为“陈旧性结核诊断成立。”

在第三次庭审中,两被告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要求法庭驳回袁某的诉讼请求,他们陈述了如下理由并出示了相关证据。

他们认为袁某出国体检时发现的直径小于0.5cm的陈旧性肺结核钙化点阴影,这是原肺结核感染痊愈后的表现之一,按我国结核病报告制度属正常范畴,不在报告之列,故防疫站出具了“两肺及心膈正常”的摄片报告。根据我国的有关法律法规规定,出入境人员患检疫传染病、监测传染病及其它传染病者不签发《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而袁某并非患有传染病,属签发《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的对象。新加坡卫生部、劳工部对入境劳务工人不能获得就业签证的健康状况规定也是:“具有活动性结核或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据袁某在庭审中陈述,其在10多年前曾患过肺结核,经治疗后痊愈。陈旧性结核钙化点早已存在,其98年赴新加坡时未因此而退回,说明这不妨碍袁某在新加坡取得劳务资格。

对于新方出具的体检报告,被告认为新方未能确认“感染性阴影”的性质,袁某自4月1日受检后至出国的间隔近3个月,在这3个月中,袁某可能患一般性肺部感染而导致“右上肺感染性阴影”的出现。袁某回国并非被新方因其右上肺有“感染性阴影”而强制送回国内,其回国后在海门市人民医院所摄胸片已不见新方所指的右上肺位置的阴影。由此可以推定袁某在新加坡受检时发现的“右上肺感染性阴影”为肺部一般感染引起,回国后检查时已自愈,故“右上肺感染性阴影”也就消失。至于袁某自称被遣返回国时被新方雇佣单位罚款5000元人民币,不能出示罚款收据。

海门法院审理后认为,原告以两被告签发的《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有瑕疵,导致原告出国后,因健康原因回国造成经济损失为由,要求两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请,属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本案原告持有《国际旅行健康证明书》与他人签订合同出国劳务,该健康证明书是由南通出入境检疫局签发,并非由两被告签发。现原告要求两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无法律依据。被告保健中心、防疫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以及《卫生部、公安部关于中国公民出入境提交健康证明书的通知》为原告进行健康检查,两被告的检验报告仅仅对南通出入境检疫局负责,对外与原告之间不发生直接的权利义务关系。两被告为原告进行健康检查并无过错。故对原告的诉请,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之规定,海门市人民法院于2002年5月14日作出判决:驳回原告袁某要求被告保健中心、防疫站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44元,邮资费人民币180元,合计人民币524元由原告袁某负担。法医学鉴定费人民币278元由两被告负担。

袁某对海门市人民法院的判决不服,于2002年6月2日上诉至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海门市人民法院(2001)门民一初字第1032号民事判决;依法判定两被告上诉人赔偿上诉人损失8326.5元;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均由两被上诉人承担。

其主张由两被告上诉人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是:两被告上诉人在已经发现上诉人的肺部存在陈旧性阴影的情况下仍然出具了“两肺清晰、心隔正常”的体检报告,而不是健康证明书;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是“医疗合同”关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所作判决侵害了上诉人的权益,请求二审法院作出公正的判决。

两被上诉人在二审庭审中重述了请求法庭一审中要求法庭驳回袁某诉讼请求的理由,认为原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人要求两被上诉人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是正确的,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审判决。

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属实,他们予以确认,并认为,上诉人袁某系因新加坡的例行体检中发现其右胸部较上部位有感染性阴影后,要求其或接受治疗或回国时,上诉人袁某选择了回国;非因被上诉人保健中心和防疫站对上诉人袁某体检差错或上诉人袁某右上肺陈旧性结核之故而回国。因此,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保健中心和防疫站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原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判决并无不当。上诉人袁某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作出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案件受理费344元,由上诉人袁某承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至此,这起历经一年、经两级法院四次开庭审理的南通市首例出国劳务医疗纠纷案划上句号。          (江苏局)

 

 

 

 

 

 

 

 

 

 

 

 

 

 

 

 

 

 

三、卫生监督部分

 

 

(一)医学媒介生物控制案例

 

1、监测发现鼠疫疫情,紧急采取应对措施

 

2003年10月30日,内蒙古二连局开展媒介生物监测时,在监测区域内距公路口岸西测2.5公里处捕获鼠和蚤,经实验室检测,在鼠和蚤体内检出鼠疫菌。此后二连局扩大了监测范围,共检出疫鼠3只、疫蚤3组11匹,判定鼠疫菌6株。后经证实此次疫情是二连口岸地区自1959年证实该地区存在鼠疫自然疫源性以来流行强度最大的一次鼠疫动物病流行。此次流行来势凶猛、波及范围广,遍及市区周围各个方向及口岸周围地区。

判定新的疫点后,二连局立即立即启动了《二连口岸鼠疫应急控制预案》,向内蒙古局报告了疫情,同时向二连市卫生局、防疫站、锡乌张鼠疫联防办、内蒙古地方病防治研究中心通报了疫情,还向边防连队通报了疫情。根据鼠疫疫区的处理标准,二连局检疫人员对陆续发现的4个疫点,确定了在以疫点为中心半径1公里的范围内开展灭鼠灭蚤工作。

从11月1日开始,二连局在4个疫点所划定的12平方公里范围内进行了灭鼠灭蚤。到11月7日,在处理范围内进行了四次拉网式的灭鼠灭蚤。11月11日经抽样调查,处理范围内达到了无鼠、基本无洞的要求。处理期间出动人员约350人次、每天3辆车,用灭鼠烟炮50箱1000公斤。

为了防止鼠间疫情扩散,11月8日至11月19日,二连局对公路口岸周围、国门东侧、市区至国门铁路两侧各2公里合计约10平方公里的范围进行了保护性灭鼠,使口岸周围形成了一个安全的隔离地带,这期间共出动人员约320人次、每天3辆车,用灭鼠烟炮60箱1200公斤。二连局要求公路口岸管理部门和铁路车站站区各部门进一步做好口岸场所、外环境及站区的灭鼠工作。

此次疫区处理面积达22平方公里,效果显著。卫生部组织的专家考核组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内蒙古局)

2、入境货机载有黄胸鼠

 

2001年7月3日,陕西局机场办事处在对来自日本东京成田机场的日本佳速航空公司JD257航班实施检疫查验过程中,从货舱发现一只活鼠,在现场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将该鼠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停机坪捕获。

事件发生后,检疫人员在向上级主管部门汇报的同时,按照《国际卫生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的规定,立即对该飞机的货舱、客舱及卸下的行李箱进行全面消毒杀虫处理,对捕获的鼠类进行种群鉴定和病原检测,并对该飞机进行鼠患调查。确认没有其它鼠患后,才允许该飞机离境。

事发后,日本成田机场采取了大规模灭鼠措施。

捕获活体啮齿动物的检测鉴定结果:黄胸鼠,雄性。未分检到鼠体外寄生虫。鼠疫病原检测结果阴性,流行性出血热抗体检测阴性。

                       (陕西局)                             

2004年1月6日,厦门局检疫人员从泰国航空公司曼谷—厦门的TG610航班飞机货舱中捕获一只活鼠,经鉴定为黄胸鼠。厦门局立即对飞机采取了杀虫和预防性消毒措施。

该事件的及时调查处理得到总局的好评,世界卫生组织驻中国代表汉克.贝克丹姆博士还专门就此事向国家质检总局卫生司致信表示感谢。                      (厦门局)

3、入境客机内捕获小家鼠

 

20041111凌晨,在新加坡樟国际机场,东航B2308客机的乘务员发现1只活鼠在旅客下飞机时窜入客舱。在现场搜寻无果的情况下,东航B2308飞回了上海。当日上午,东航总调将该情况通知上海局。

上海局检疫人员赶到现场时,航班上的食品、垃圾都已清理完毕,难以确定老鼠是否仍然在该飞机上。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相关规定,上海局要求东航暂停该机执行飞行任务,配合检疫人员做好监测和处理工作。东航对该局的要求作出了积极反应。随后的监测表明,51块粉迹中7块有老鼠足迹。11月13日鼠夹捕获1鼠,鉴定为小家鼠。               (上海局)

4、国际航班上发现蜚蠊

 

2005年8月11日,湖北武汉局天河机场办事处检疫人员在南方航空湖北分公司香港-武汉/CZ3076次航班上捕获3只蜚蠊,蜚蠊是在客机后部的配餐间捕获的。

武汉局对该航空器进行了全面彻底的消毒杀虫处理。经鉴定,2只为蜚虫蠊科,1只为姬虫蠊科。          湖北局

5、在一艘入境旧船舶中捕获52只老鼠 

 

2005年9月7日上午,由中山市港航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拖轮“先行621”拖引的香港华晖有限公司的非机动旧货运船“世益8”入境,准备到中山市金辉船舶修造厂有限公司进行维修。

广东中山局检疫人员查验发现,“世益8”卫生状况极差,在船上发现活老鼠和鼠害痕迹。中山局对该船舶进行了严格的杀虫、除鼠和消毒处理措施。结果在货舱底板下捕获褐家鼠51只,在生活区诱捕褐家鼠1只。这是中山港口岸有史以来在船舶上捕获老鼠数量最多的一次。                     广东局

6、未采取防鼠措施发生鼠患,在维修外籍船舶上捕获褐家鼠

 

2005年512,福建马尾局在巴拿马籍“闽海452轮捕获褐家鼠3只,并从鼠身上检获13只纳氏厉螨。

该轮于326429在福州市仓山下洋船厂修船,修船期间船方未采取任何防鼠措施,没有船员住船,没装载伙食及其它物资。马尾局4月份在下洋船厂本底调查中捕获28只活鼠,从鼠身上检获27只纳氏厉螨、10只毒棘厉螨、1只格氏血厉螨。因此,在“闽海452”轮上捕获的3只活鼠很可能是在修船期间从岸上窜到船上的。

针对这种情况,马尾局及时采取以下措施加强防鼠工作:一是继续开展修船厂的媒介生物本底调查工作;二是加强对修船厂日常卫生监督工作;三是加强对修船厂灭鼠、防鼠工作的技术指导;四是加强对进厂维修船舶防鼠工作的监督和指导;五是加强对从修船厂修船出来船舶的鼠患检查工作。              福建局

7、监督发现鼠迹,熏船杀灭老鼠

 

2001年7月24日山东日照局在对中国籍船舶“龙安”轮进行卫生监督时,在厨房和餐厅发现鼠迹。根据鼠迹判断,该船存在中度鼠患。

日照局当天在锚地对该轮进行了熏蒸除鼠处理,检获死鼠6只,经鉴定为黄胸鼠。处理结束后,日照局卫生监督员即时对船员进行相关法律法规教育,同时要求船舶靠泊作业时,缆绳上必须悬挂有效的防鼠板,夜间放置扶梯和板桥时必须采取强光照射,并为船方提供了足量的灭鼠药品和器械。              山东局

8、在装载大豆的外籍船舶货舱内发现死鼠 

 

2005年11月4日,广西防城港局在对装载大豆的塞浦路斯籍货轮“帕特门”登轮实施检疫、采样时,分别在两个货舱内发现死鼠各一只。死鼠已干燥,无长蛆,一个已部分脱毛,周围区域未发现活或死蚤,初步判断为活鼠在舱内熏死。

防城港局检疫人员对发现死鼠的现场进行了拍照取证,对死鼠进行采样送检,对死鼠周围的区域进行了卫生处理。经鉴定两只死鼠均为黄胸鼠。                     (广西局)

9、船舶监测发现蜚蠊,加强卫生监督措施

 

2001年9月13日-14日,黑龙江黑河局大岛办事处对入境的俄罗斯藉船舶进行了蜚蠊监测。结果显示:在“阿尔玛兹”轮上布放粘捕盒10个,捕获蜚蠊26只,密度为2.6只/盒;在“布拉戈维申斯克”轮上布放粘捕盒10个,捕获蜚蠊435只,密度为43.5只/盒。

监测结果表明,俄方入境船舶蜚蠊密度严重超标。大岛办事处将这一监测结果向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国家交通卫生防疫监督中心进行了通报。俄方复函称根据本国有关法律法规,要求自行处理,进行整改。

2002年7月25—26日、9月26—27日,俄方的这两艘船舶再次入境时,大岛办事处经两次监测,均未发现蜚蠊。  (黑龙江局)

10、在入境二手船上同时存在4种医学媒介生物实属罕见

 

2005年3月23日,辽宁局检疫人员对伯里兹籍入境二手船舶“嘉吉(KAKICHI)”卫生监督时,发现整个生活区有严重的鼠患和虫患。该轮是大连某公司从菲律宾买入的二手货轮,有22年船龄。3月17日,该轮空载从菲律宾马尼拉港出发,3月21日到达大连港锚地,中途没有停靠任何港。

卫生监督结果显示:全船鼠患严重,蜚蠊密度很大。鼠类种属为屋顶鼠和褐家鼠,屋顶鼠为优势种,重点侵害部位是船舶餐厅、厨房、储藏室,船员房间,前尖舱、货舱和后甲板锚链区,鼠迹法密度测量可达重度;蜚蠊为德国小蠊和美洲大蠊,德国小蠊略占优势,重点侵害部位是船舶餐厅、厨房、储藏室,船员房间及后甲板,药激法密度可达20只/10分钟.15M2

辽宁局采用硫酰氟对该轮实施熏蒸处理,捡出死鼠15只,杀死蜚蠊3,200多只。经种属鉴定:死鼠为褐家鼠和屋顶鼠;蜚蠊为美洲大蠊和德国小蠊。在同一艘船舶上同时发现4种医学媒介生物的情况较为少见,尤其是同时2个鼠种、2个蜚蠊种,这是近年来在大连地区没有见到的。                 (辽宁局)

11、入境外籍船舶上捕获大量蚊子

 

2005年7月11日,河北秦皇岛局检疫人员在对一艘来自智利的瓦努阿图籍“威乐M.V LOS VILOS”轮实施入境检疫时,不到1小时的时间内,在船上捕获748只蚊子,为秦皇岛局有记录以来单艘次船舶捕获输入性蚊媒最多的一次。

该轮由智利的“PUNTA PATACHE”港口装载铜矿,于7月11日抵达秦皇岛港检疫锚地。检疫人员在锚地对该轮实施入境检疫时,发现船舱口及生活区周围存在大量蚊子。依据有关规定,检疫人员现场对该轮进行了彻底的灭蚊处理,同时将捕获的蚊子进行低温保存,进一步开展病原学检测。

蚊子是重要的医学媒介生物,它通过吸食血液,可以传播多种疾病,智利等南美洲国家是黄热病、登革热、疟疾、马雅罗病毒病和西方马脑炎疫区。来自疫区的一艘船上携带有几百只蚊媒,存在着输入传染病的潜在威胁。               (河北局)

12、在旧轮胎中检出大量白纹伊蚊

 

1992年9月16日,辽宁大连局在一艘圣文森特籍“潘佛德,PANFOWD”轮上对来自韩国的79000条旧轮胎进行检疫时发现,93%的旧轮胎内有积水,积水中有白纹伊蚊孳生,平均每条轮胎有蚊幼虫或蛹1.75只,并在现场采集到了白纹伊蚊成蚊。大连局对这批旧轮胎实施了严格的卫生处理。            (辽宁局)

13、在进口草籽中检出老鼠

 

2001年4月8日,辽宁大窑湾局检疫人员在对1批来自美国西北部俄勒冈州波特兰的进口草籽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集装箱内有大量新鲜鼠粪及鼠尿迹。该批货物是由大通国际运输公司于2001年4月20日申报,由辽宁东亚国际种苗有限公司从美国进口的,于4月15日到达大窑湾口岸。草籽装在2个12m的集装箱内。共计1771包,重40.03t,箱号为HDMU4141333,HDMU4217911。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大窑湾局对该批货物实施了熏蒸及消毒处理。散毒后在对集装箱进行拆箱检查时,发现死鼠一只。经鉴定为美洲小家鼠(M.MUSCULUS)。   (辽宁局)

14、入境私人物品中捕获日本大蠊

 

2005年8月,北京局朝阳口岸办在对北京华辉国际运输有限公司代理的由美国洛杉矶运至北京的私人物品(3件木箱包装,951公斤)进行入境查验时,在包装箱的缝隙中捕获一只活蜚蠊(蜚蠊)。朝阳口岸办依法对这批私人物品实施熏蒸处理。经鉴定该活蜚蠊属蜚蠊科、大蠊属、日本大蠊种。

北京口岸此次在入境私人物品中捕获活蜚蠊尚属首次,今后应加强对私人物品的检疫查验工作,认真做好口岸卫生监督工作,防止医学媒介生物由货物夹带传入我国,保障首都人民的安全。(北京局)

15、在入境旅客携带物中检出活鼠

 

2005年6月19日下午16时30分,珠海局拱北办事处在四名印度籍入境旅客随身携带的2件行李中检出活鼠1只,经初步鉴定为小家鼠,从鼠身上未检出蚤、螨等。

经查,检出活鼠的2件行李为工艺陶瓷,由麻袋包装并以干稻草和报纸碎屑作充填垫料,6月18日从印度托运至澳门,后经拱北口岸入境,中途未更换包装,且外包装完好无损。因此,排除是中途进入的可能。按照有关规定,珠海局对该行李和检疫查验场地及时进行了卫生处理。                   珠海局)

16、在进口巴西大豆中发现死鼠

 

2001年7月27日江苏局检疫人员对巴拿马籍“ROYAL COSMOS”轮实施检疫查验时,在该轮装载的40565.54吨进口巴西大豆中,发现一只不明原因死鼠,整个四号舱表层布满鼠迹,并在二层舱口发现少量鼠粪。检疫人员马上对死鼠及周围三米范围内的大豆用杀虫剂喷洒灭蚤。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十三条的规定,江苏局对该舱货物实施杀虫和消毒处理。经清理,共有约400吨大豆受药液污染,不符合我国食品卫生要求,江苏局签发了品质索赔证书,巴西C公司在事实面前赔付人民币748463.25元。     江苏局)

17、在进口非洲棉花中检出死鼠

 

2005年8月18日山东黄岛局检疫人员在对新华锦集团山东锦立泰进出口有限公司进口的棉花实施检疫查验时,在集装箱内发现一只死鼠。这批未梳棉花来自非洲国家布基纳法索(Burkina Faso)。

现场检疫人员发现死鼠后,立即对发现的死鼠进行了拍照和取样,对该批货物进行了封存。随后黄岛局对该集装箱进行了严格消毒。经对死亡鼠进行鉴定,确认死鼠为小家鼠。      (山东局)

18、在进口意大利蓝湿牛皮中检出死鼠

 

2005年9月7日江苏南通局检疫人员在查验来自意大利的两只装载蓝湿牛皮的集装箱时,发现箱内有鼠粪。

南通局对这两只集装箱进行了熏蒸除鼠处理,检出一只死鼠以及大量黑胸大蠊。经鉴定,死鼠为黄胸鼠。       江苏局

19、在进口加拿大蓝湿牛皮中检出美洲大蠊活虫

 

2006年2月24日广西北海局在对来自加拿大装载蓝湿牛皮的集装箱实施检疫查验过程中,检出约300只美洲大蠊活虫。按照有关规定,北海局对这个集装箱实施了药剂熏蒸除害处理。  (广西局)

20、在进口美国废纸中检出死鼠 

 

2004年3月8日,福建马尾局在对来自美国装载废纸的2个集装箱实施检疫查验过程中,发现集装箱的废纸有鼠咬痕迹。现场检疫人员当即封闭箱体予以熏蒸扑杀处理。处理后开箱检查,发现两只新鲜死鼠。经鉴定,死鼠为施氏屋顶鼠,鼠疫反向血凝试验阴性。

(福建局)

2005年12月26日,厦门海沧局在对来自美国装载废纸的集装箱实施检疫查验过程中,发现该集装箱中有三只死鼠和大量鼠粪,另有鼠迹及陈旧性鼠粪十几处。海沧局对现场进行拍照取证后及时实施了卫生处理。                    (厦门局)

(二)外来医学媒介入侵案例

 

1、首次从入境的船舶中检出埃及伊蚊

 

2005年1月至8月中旬,海南八所局先后6次从入境的船舶中检出埃及伊蚊、致倦库蚊等传播登革热、流行性乙型脑炎、丝虫病的医学生物媒介。

8月10日,八所局检疫人员在对越南籍“黄佳08”轮实施卫生监督时,在船头甲板上的一个旧油漆桶的积水中发现蚊子及其幼虫,经实验室鉴定为埃及伊蚊,这是八所口岸首次从入境的船舶中检出此种蚊类。                     (海南局)

2、在一外轮上检出澳羖丽蝇

 

2005年10月28日,上海局检疫人员在对巴哈马籍 “金翅雀箭”轮实施入境检疫时,在干货库检获一头苍蝇,经专家鉴定,该蝇为澳羖丽蝇Paracalliphora augur augur(Fabr.)。

据查阅有关文献,该种主要分布于澳大利亚,在澳大利亚东部是侵袭绵羊的初生蛆症蝇,为严重威胁该地区畜牧生产的蝇类,该种也被认为能引起创伤性蝇蛆症,对人体健康有较大危害。我国未有此蝇种的分布记录,此次是我国口岸的首次检出,同时也是外来媒介生物入侵我口岸的有力证据。             上海局

3、在进口货物中检出埃麻蝇、烦麻蝇等我国未见分布的蝇类

 

 2006年3月,广东广州黄埔局从进境货物中检出我国未见分布的埃麻蝇、烦麻蝇和我国大陆未见分布的锯缘琦麻蝇。其中埃麻蝇、烦麻蝇在我国口岸属首次检出,锯缘琦麻蝇为黄埔口岸首次检出。这3种蝇是分别从美国、澳大利亚、比利时的进口废纸中检出的。黄埔局对这些进口废纸和装运废纸的集装箱进行了严格的卫生除害处理。

由于这三种蝇属首次检出,分类鉴别困难较大,黄埔局委托昆虫研究权威机构中山大学昆虫研究所进行了鉴定分类。据专家介绍,埃麻蝇仅分布于澳洲;烦麻蝇分布于澳洲、巴布亚、新几内亚;锯缘琦麻蝇分布于台湾、印尼、泰国,我国大陆无分布记录。蝇类作为媒介生物一直以来都是口岸卫生检疫的重点,由于这3种蝇在我国大陆未见分布,属于典型的外来生物,其危害性还有待进一步评估。

同月,广州黄埔局庙头码头办公室从7批美国、英国、法国进口废纸中捕获广东省无分布蝇种银口羽麻蝇10只,该蝇种为黄埔局首次从进口废纸中捕获。据有关文献记载,该蝇种主要分布于蒙古、印度、中东地区、欧洲、大洋洲、美洲、南非。国外文献记载在我国青海有分布,但国内尚无正式记载。该蝇种主要危害为传播霍乱、伤寒、痢疾等多种肠道传染病及引起牛、羊的蝇蛆病等。

黄埔局对发现问题的集装箱和废纸进行了严格的卫生除害处理。此次捕获的银口羽麻蝇是黄埔局继今年捕获三种我国大陆未见分布蝇种——埃麻蝇、烦麻蝇、锯缘琦麻蝇后的又一大发现,这提示我们要进一步加强入境货物的医学媒介生物监控。     (广东局)

4、从进口废纸中检出红头丽蝇

 

  2005年11月9日,上海局检疫人员在查验装载进口美国废纸的集装箱时检出活蝇。该批货物是来自美国塔科马港的 11号废纸(8*40’尺,重量175069千克, 货物总值24509.66美圆,进口单位为张家港市华兴纸业有限公司)。

检出活蝇后,上海局现场查验人员立即关闭箱门,向集装箱内注入熏蒸剂对活蝇进行击倒处理。处理后发现集装箱内共有23只蝇,8个蛹壳和7个活蛹。经鉴定为红头丽蝇。

  此次检出的红头丽蝇在上海地区尚无种群分布,在流行病学上具有特殊的意义,可为今后确定外来生物种提供重要的依据。此次检出的该蝇种,不但有活蝇,更重要的是检出蝇类活蛹7只,提示我们在检疫查验中要慎防国外医学媒介生物入侵。      上海局

5、入境外籍船舶携带大量肖腐蝇

 

2005年4月13日,山东莱州局检疫人员在锚地对来自日本岩原港的柬埔寨籍 “米之津号”(KOMENOTSU)轮(装载26000袋贝壳)进行检疫查验时,发现该船生活区、甲板及货舱内有大量蝇类,确定为重度污染。莱州局立即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对船舶生活区、甲板等船体表面进行了药物喷杀,并于14日对该船舱进行了硫酰氟熏蒸处理。

处理后检疫人员发现死亡蝇类每平方米多达14000余只,共检获死亡蝇类1800余万只,检获蝇蛹1000万只。经鉴定该蝇类属腐蝇属肖腐蝇,莱州口岸此前从未发现该属种。       (山东局)

6、在美国进境牛皮中一次检出蝇类近30万只,并检出细蝇科蝇类

 

2005年12月7日,厦门海沧局检疫人员从美国集装箱装载的牛皮中检出近30万只蝇类,这是厦门口岸近年来单次检出境外病媒昆虫数量最多的一次。

这些病媒昆虫是员从3个集装箱中检出的,每个集装箱中携带的蝇类约在9万只以上。经专家鉴定共3科3属3种(细蝇科、麻蝇科/亚麻蝇属/褐须亚麻蝇、丽蝇科/金蝇属/大头金蝇),其中细绳科为厦门口岸以往未曾记录过的“外来种”,国内该科的检索资料也极欠缺。涉案货物为盐渍牛皮,共2400张53.7吨,货值12.8万美元,从美国长滩港运抵海沧港。查验现场发出极浓的腥臭味,湿漉漉的牛皮上,箱体侧壁上,都附着一层层成蝇尸体和蝇蛹,黑压压的一片;近距离观察,还可见为数不少的幼虫(蛆)附着在箱体上。

鉴于厦门口岸多次从进口盐渍牛皮、蓝湿牛皮的集装箱中检出这种传播疾病的病媒昆虫,厦门局已采取措施加大此类货物的查验及卫生处理力度。此次厦门局对这批货物和集装箱实施了严格的熏蒸处理。                       厦门局)

7、在进口盐湿牛皮集装箱中检出酪蝇

 

 2006年2月,浙江嘉兴局乍浦办事处检疫人员在对嘉兴某公司从澳大利亚进口的盐湿牛皮集装箱进行查验时,发现在集装箱箱壁、牛皮和托架上有20万只左右的蝇类成虫、幼虫和蛹,经上海检疫局医学媒介实验室专家鉴定为酪蝇Piophila casei(L. )。这是嘉兴口岸首次检出该虫。为防止疫情传入,嘉兴局对集装箱和周围场地进行了严格的卫生除害处理。               (浙江局)

8、在对外开放码头发现日本大蠊

 

2005年5月9日,天津局检疫人员在对渤海石油物资供应公司对外开放码头进行媒介生物监测时发现日本大蠊Periplaneta japonica,这是该局首次在对外开放码头发现该种蜚蠊。

5月8日-5月9日,天津局检疫人员在对渤海石油物资供应公司对外开放码头进行媒介生物监测时,在1号垃圾站地沟边缘采用粘捕法捕获两只棕黑色大蠊,经鉴定为日本大蠊。5月11日下午3时,检疫人员对该码头垃圾站下面的电缆沟投掷高效杀虫烟雾剂(残杀威3%,高效氯氰菊酯3%)进行熏蒸,共捕获活虫近60只。

检疫人员在天津口岸捕获的大都为德国小蠊,这是首次检出日本大蠊。                      天津局)

9、古铜黑蝇首次在天津口岸被发现

 

2005年8月31日,天津局检疫人员在二类口岸进行媒介生物监测时,在燕鑫通海沥青有限公司所属水线码头检出一种黑蝇,经鉴定为外来传入物种——古铜黑蝇。其中出雌虫1头,雄虫3头。这是天津口岸首次发现该虫,也是天津口岸的蝇类新种记录。

该虫是一种重要的卫生害虫,我国最早于2001年3月在浦东国际机场地区发现,被疑为从境外传入。曾有报道,2003年12月22日和2005年4月22日分别从美国和澳大利亚的进口废纸中检出该种成虫,证实了确有国外传入的可能性。       天津局)

10、黑家鼠传入大连口岸

 

1985年,辽宁大连局检疫人员曾经在港区内捕到一只成体黑家鼠,此后经过多年的反复监测调查再没有发现过。

1998年6月12-14日,辽宁大连开发区局在对大连中远船务工程有限公司的港区范围进行鼠类及鼠体外寄生虫的摸底调查中,首次捕获两只成体的黑家鼠,一雄一雌,雌鼠为孕鼠,解剖后发现有6只成形的胎仔,当时认为是由于停靠的船舶在修船期间跑到陆地,没有引起重视。1998年12月1日,大连局香炉礁办事处在对大连渔轮厂的港区仓库进行粘鼠板灭鼠时,首次粘到一只幼仔黑家鼠,接着12月10日在大连造船厂的车间里又粘到3只成体黑家鼠。连续捕获黑家鼠说明该鼠已经传入大连口岸。          (辽宁局)

11、首次从外籍船舶上检出"骚扰阿蚊"

 

   2005年5月24日,辽宁大窑湾局检疫人员在一艘来自韩国蔚山港的利比里亚籍"天达"轮生活区内检出骚扰阿蚊。这是大窑湾口岸首次检出该蚊种,经鉴定予以确认。检疫人员立即对该船生活区实施灭蚊处理。

据资料显示,骚扰阿蚊不分布于辽宁省,见于我国南方地区,在国外分布于日本、朝鲜半岛、越南、柬埔寨、泰国、缅甸、印度、锡金、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巴基斯坦等国家,在"天达"轮上发现的骚扰阿蚊应来自韩国蔚山。该蚊是登革热的传播媒介之一,并被专家疑似为丝虫的中间宿主,在国外已证实骚扰阿蚊能传播鸡疟原虫,并可传播乙型脑炎,是一种不可小视的重要病媒。    (辽宁局)

12、从美国进口的废纸中三次检出红火蚁 

 

2005年5月30日广东广州黄埔局首次从美国进口的废纸中检出外来物种红火蚁,经鉴定予以确认。这批废纸重81吨,共4个40英尺集装箱。

6月8日,黄埔局又从英国进口的废纸中检出红火蚁。这批废纸分装在32个40英尺集装箱中,总重795吨。

6月14日,黄埔局再次从来自美国的进口废纸中检出红火蚁。这批废纸原产国是美国,分装在37个集装箱中,总计1435捆、911吨。

连续三次检出入侵红火蚁,黄埔局均按规定及时上报,并实施了彻底的卫生除害处理,使入侵的红火蚁得到了有效杀灭。(广东局)

13、从法航货舱连续检出蜚蠊等有害生物,有些我国不曾报道

 

2005年8月19日至8月31日,北京首都机场局检疫人员在对法航13架次入境航班实施检疫查验时,在飞机货舱发现大量有害生物。经鉴定,在发现的有害生物中,动植物有害生物142批次,43种,医学媒介生物13种,包括我国不曾报道的蜚蠊6种。

2005年8月19日首都机场局检疫人员在对法航(AF128,机身号为FGZCK)实施检疫查验时,在货舱地面发现有皮蠹、蚁类、蛾类、蜚蠊等大量有害生物,品种多、数量大,且有部分活体害虫。检疫人员立即将虫体收集,送交实验室鉴定。首都机场局对货舱及已卸离该架飞机的货物实施了杀虫和消毒处理。

此后,首都机场局将法航列为重点检疫查验的航班,实行架架登机检疫,对法航的入境航班采取如下紧急措施:一是法航的入境飞机在落地前,要向检疫人员申报上一飞行路线,申报时提供该架航班起飞前实施卫生除害处理的相关材料;二是飞机落地后,未经许可,不得擅自将货物卸离运输工具,待检疫人员到达后,封舱进行除害处理;三是要求法国巴黎站对所有从北京口岸入境的法航班机,调整杀虫剂品种及剂量,在飞机起飞前做全面、有效的杀虫处理;四是要求法航将货舱进行彻底清理,特别是做好杀虫后货舱中虫体的清理工作;五是加强与相关部门的联络,对入境法航班机上装载的货物及托运的行李实施严格检疫查验;六是要求法航写出书面的整改措施。

8月20日至8月31日,检疫人员在法航的货舱中,又连续检出大量有害生物,每次查获少则数十只,多则几百只。经鉴定,检出的有害生物包括:医学媒介生物蜚蠊,其中包含我国不曾报道的6种11只蜚蠊,因我国尚无此品种,所以只有拉丁名而无中文名,分别是Blattella lobiventris 1只、Blattella sp 3只、Symploce pallens 3只、Margattea beauvoist 1只、Blattellidae 1只和Balta sp 2只。另外还检出白腹皮蠹、四纹露尾甲、黑粉虫、小点拟粉虫、负子蝽、蚂蚁、黄翅大白蚁、泥蜂、蚁蜂、小蠹、芫菁、步甲、象甲、虎甲、蚁甲、天蛾、夜蛾、螟蛾、草蛉、蜘蛛、马陆、锯谷盗、虎天牛等43种植物检疫害虫,涵盖了仓储害虫、蛀干害虫、食叶害虫三类。

9月6日,法国航空公司提供的相关文字材料证明,从8月25日起,法航已对飞往北京的航班货舱展开杀虫行动及清理工作。

检出我国尚没有此品种的6种蜚蠊意义非常重大。近年研究表明,蜚蠊能携带30余种致病菌,如伤寒杆菌、副伤寒甲乙型杆菌,结核杆菌、麻风杆菌等。这些物种的入侵,对我国的生态系统构成一定威胁,而且由于我国对这些入侵物种研究相对较少,这些物种的习性、耐药性及常规防除方法对这些新物种的效果等问题对我们检疫部门都是新课题。                  (北京局)

14、从蜱中检测到斑点热群立克次体

 

2005年12月13日,辽宁局病媒监测检测实验室使用分子生物学方法对从大连口岸地区采集到的长角血蜱进行了病原体检测。经基因组DNA提取、PCR扩增、琼脂糖凝胶电泳等过程,从26只长角血蜱中检测到8只携带斑点热群立克次体,携带率为30.8%。这是检疫系统首次从媒介生物体内检测到该类病原体。      (辽宁局)

15、在入境船舶携带的媒介生物中检出寄生虫卵

 

2005年9月27日,辽宁局卫生监督人员对柬埔寨籍入境船舶“凯越(KAIYUE)”轮实施卫生监督时,发现整个船舶卫生很差,尤其餐厅、厨房、后甲板有大量的蝇类。该轮28年船龄,属凯越船务公司,本航次从韩国釜山港来大连港。

辽宁局对该轮实施卫生处理后,共收到集约990,190只死苍蝇。种属鉴定主要为家蝇和少部分大头金蝇。辽宁局对所获蝇类进行病原学检测,结果从大头金蝇体内检出肝吸虫卵和蛔虫卵各一枚。这是首次从入境船舶携带的媒介生物体内检测到寄生虫卵。   (辽宁局)

(三)压载水监测案例

 

1、在入境船舶压载水中检出致病菌

 

2001-2004年,河北秦皇岛局对51艘入境船舶装载的60.5万吨境外压舱水进行采样监测,检出致病菌阳性的压舱水为15.7万吨,阳性比例为26.0%。

秦皇岛港每年有近1000万吨来自境外的压舱水排入,这将对我国沿海水域环境和生态平衡构成严重威胁。     (河北局)

2005年,广东检疫局对来自境外的31批次压舱水的调查结果显示,可引起腹泻病爆发流行的致病菌阳性20份,阳性率高达64.5%;大肠菌群阳性18份,阳性率58.1%。检测结果表明,来自国外的压舱水卫生状况较差,对我国人民的身体健康、环境保护和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构成严重威胁。              (广东局)

2在入境船舶压载水中检出有害赤潮藻

 

2004年10月-2005年,厦门局共对13艘国际航行船舶的压舱水进行了监测,采集压舱水样品18份,底泥样品6份,检测到126种藻类,其中近40种为赤潮藻种,2种为产毒种。

2004年厦门局在入境压载水中检出中肋骨条藻等赤潮藻种;2005年3月份,从一艘外籍船舶的压载舱底泥中培养出重要的有害赤潮藻——裸甲藻,数量达到500个/g,引起海内外关注;2005年5月份,厦门局又从一来自韩国的船舶压舱水中发现了产毒硅藻——尖刺拟菱形藻。                     (厦门局)

 

(四)食品饮用水卫生案例

 

1、在入境船舶携带的食品中检出致病性大肠杆菌O157

 

1997年5月23日,菲律宾籍 “国耀”(NATIONAL PRIDE)轮从美国经韩国釜山、菲律宾马尼拉、香港到达厦门检疫锚地。厦门局检疫人员在对该轮食品库实施卫生监督过程中,发现一些装自马尼拉的冻水产品鲜度较差,进行了采样送检。

6月4日,实验室签发检验报告,在送检的冻海虾中检出大肠杆菌O157:H7。这是厦门口岸首次从食品中分离出致病性大肠杆菌。厦门局马上通过文件和新闻媒体,对该传染病的危害及其预防,进行了通报和适度的宣传,引起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各层面的关注和重视,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对此进行了报道。      (厦门局)

2、朝觐人员携带入境的圣水存在卫生问题

 

2005年3月中旬,新疆喀什局检疫人员在空港口岸实施入境检疫查验时,对归国朝觐者随身携带的圣水采样22份,经实验室检测,其中6份水样细菌总数超标(cfu/ml>100),大肠杆菌阳性率为27.3%。说明水源在灌装前被污染,如果被人饮用,就有疾病传播的潜在危险,应该引起重视。            新疆局

3、从进口鲜活水产品中多次检出霍乱弧菌

 

2005年3月28、30日,广州某公司向广州机场局分别报检了泰国进口的尿虾13箱,176千克,货值1408美元;印度尼西亚进口的黄鳝74箱,2627千克,货值39405港币,提供了齐全的合同、发票、提单、装箱单、许可证及动物检疫证书。广州机场局检疫人员按规定开箱检疫、抽样检验。

检测结果显示尿虾中携带O1群小川型霍乱弧菌、O139群可疑,黄鳝携带O1群小川型霍乱弧菌。广州机场局对货物进行销毁处理,并对污染场地作了防疫消毒。

 1999年11月至2005年4月,广州机场局9次在进口水产品中检出霍乱弧菌。这些进口水产品主要来自印尼、泰国、马来西亚,产品主要是鳖、虎皮蛙、龟、黄鳝、尿虾。

2005年4月22日广东广州机场局从一批进口的中华鳖蛋中检出彦岛型霍乱弧菌,检出此型菌株为该局首例。这批中华鳖蛋于4月19日由泰国进口,共74箱,总重量1628千克,价值1790.80美元。广州机场局接到检测结果后,立即组织检疫人员将货物封存,随后做销毁处理,并对污染场地进行了防疫消毒。      广东局

4、口岸供水点和国际航行船舶饮用水不符合卫生标准

 

2005年,福建局将国际航行船舶和口岸供水单位的饮用水卫生监管作为口岸卫生监督工作的重点来抓,对马尾口岸304批次水质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马尾口岸供水点和入出境船舶上的饮用水存在严重卫生学隐患,多数水样未达到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304批次水样本中,混浊度超标的占49.18%,余氯未达标的占96.39%,PH值不合格的占13.77%,铁超标的占36.72%,细菌总数超标的占15.08%,大肠菌群超标的占21.64%。

福建局对国际航行船舶上饮用水水质差的原因进行了调查:一是非监管供水点水质不佳,影响船舶水质。二是饮用水装载时间过长,船舶饮用水存放时间最长达120天,平均17.48天。三是多数船舶未定期清洗水舱,清洗时间间隔多数为半年或一年一次,且清洗时未实施有效消毒。为此,福建局积极采取行政监督和技术整改措施,改善船舶饮用水卫生状况。              (福建局)

5、口岸供水站水质不合格

 

2004年9月,山东日照局在对日照港动力公司供水站进行经常性卫生监督时发现,该公司水池的水中余氯未检出,大肠杆菌群指标为5个/L ,超过国家卫生标准。现场卫生学调查发现:供水站外环境杂草丛生,卫生较差,蓄水池井盖锈蚀,封闭不严,水池内壁长满青苔。

根据上述问题,日照局对该蓄水池中的5000立方米水进行了消毒处理,消毒后复检大肠菌群指标为1个/L ,余氯为0.06㎎/ L ,符合GB5749-85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同时要求该供水站立即整改,一是整顿治理蓄水池外环境,清除杂草杂物;二是严格保证消毒设备运行时间及消毒药品剂量,三是将井盖改用耐腐蚀材料制作,并做到密封;四是消除水池内壁清苔,并作防腐处理。     (山东局)

6、口岸供水船舶水质卫生学指标不合格

 

2001年6月-9月,天津局对天津口岸的供水船舶进行了全面的监督检查。通过对五艘供水船舶装载的饮用水采样、检验、复查,结果发现 ,“津供水一号”和“津供水三号”装载的饮用水细菌总数和大肠菌群严重超标。

在天津局检疫人员的监督和指导下,两艘供水船舶进行了洗舱和消毒。经过船方和检疫人员的共同努力,终于验收合格,两艘供水船的水质达到了国家饮用水卫生标准。  天津局

 

(五)卫生监督纠纷案例

 

1监督权责交叉,行政处罚难执行

 

一九九八年八月,甘肃局依法对原中国西北航空公司甘肃公司兰州至香港包机WH2005航班的配餐食品进行抽样检验,共抽样3批次10个品种17份样品,对细菌总数、大肠菌群、致病菌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其中的3个产品7份样品不符合国家卫生标准要求,不合格项目主要为大肠菌群和细菌总数超标,超标1.4—740倍。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卫生法》的有关规定,甘肃局对中国西北航空公司甘肃公司做出了以下行政处罚:责令该公司找出配餐食品在加工、运输、储存、供应过程中受污染的原因并彻底整改;产品标明生产日期和生产厂家,经检验合格后方可上机供应;罚款人民币四千元;缴纳样品检验费人民币三千二百四十元。

由于航空公司对甘肃局所做行政处罚决定不服,以该案应由地方卫生监督部门管辖为借口不接受行政处罚决定。省政府、卫生厅等单位出面,并由省口岸办几次致函甘肃局,建议撤销行政处罚决定。经协调研究决定,从大局出发,撤销行政处罚决定。

甘肃局所辖航空口岸内仅有的兰州至香港包机往返,但不能保证每周一班正常飞行,口岸地区卫生监督权交叉,卫生监督范围界定不清,地方卫生监督部门不愿移交卫生监督权等问题,导致口岸地区卫生监督管理重复检查,企业意见较大。       (甘肃局)

2、口岸范围存在争议,执法监督受影响

 

1993年太原局成立,承担太原航空口岸卫生检疫工作,依法对口岸进行卫生查验、卫生监督、传染病监测和卫生处理。

检疫人员在执法过程中遇到的主要问题是口岸卫生监督权的归属问题。民航防疫站要对口岸内的食品生产加工企业进行管理,与卫生检疫行政执法产生冲突,严重影响了卫生检疫的执法活动。

1994年经山西省卫生厅讨论决定将口岸区域内的食品卫生监督管理权全部交给了民航防疫站。1999年三检合一后,山西局就口岸卫生监督问题与多方进行了协调沟通,但始终未果。2003年山西局借非典之机,再次进行协调,逐步收回航食配餐公司、机场宾馆等企业的监督管理权。经过几年的努力,口岸卫生监督权大部分已被收回,但在执法过程中仍存在扯皮现象。

 因此有必要在新的《国境卫生检疫法》中对国境口岸卫生监督管理部门进行明确界定,分清各部门职责。      (山西局)            

3、海南美兰机场口岸执法范围争议始末

 

1999年3月,海口美兰机场开航前夕,海南某卫生防疫部门受利益驱动,避开原海口机场卫检局,以种种理由插手美兰机场卫生执法工作,向机场有关单位签发《卫生许可证》,收取费用,造成美兰机场卫生监管工作出现双重执法的局面,卫检正常工作受到严重干扰。针对出现的问题,原海口卫检局以法律为武器,采取各种措施,积极努力地开展了各项协调处理工作,终于促成省政府于1999年5月12日专门召开了研究美兰机场双重执法问题的秘书长办公会议,形成了《协调美兰机场卫生监督管理有关问题》的秘书长办公会议纪要(第43期)。“纪要”明确规定:“美兰机场内的卫生监督管理工作由海口局负责。”至此,海南某卫生防疫部门插手海口美兰机场卫生执法工作的问题终于得到妥善解决。

早在1994年机场新址确定后,海口局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规定立即提前介入,对新机场进行了全范围的生态媒介生物本底调查,制定了新机场媒介生物控制的措施,完成了新机场的食品、公共场所从业人员培训和健康体检等项前期准备工作。

但在1999年3月,即美兰机场验收通航前夕,海南省某卫生防疫部门有关人员前往美兰机场,向机场有关部门提出对机场实施卫生监管和签发《卫生许可证》。这一问题的出现,海口局高度重视,本着依法妥善解决问题的态度,多次前往海南省卫生厅反映此事,并两次正式致函卫生厅,商请协调解决该卫生防疫部门插手美兰机场卫生执法工作,造成双重执法的问题。但在协调解决问题期间,该卫生防疫部门继续对美兰机场及机场有关单位办理《卫生许可证》。并向机场有关从业单位发放《卫生监督意见书》,要求美兰机场范围内所有单位必须取得省卫生厅发放的《卫生许可证》后,方可营业。还要求从业人员重新办理《健康证》和进行卫生知识培训。与此同时,海南省卫生厅还针对原海口卫检局《关于商请卫生厅协调解决海南某卫生防疫部门插手美兰机场卫生监管问题的函》复函海口局:“决定海口美兰机场及其范围内的《食品生产经营卫生许可证》和《公共场所经营卫生许可证》由我厅签发,卫生监督管理工作由我厅委托省卫生监督机构负责实施”。在海口局与卫生厅有关部门召开的协调会上,卫生厅指出,他们的依据是1998年12月1日《海南省人民政府秘书长会议纪要》,即“研究卫生工作的分级管理问题”的有关规定。同时,卫生厅还强调:卫生部门对《国境卫生检疫法》有解释权,他们的做法已经电话请示卫生部有关人员同意。种种情况表明,卫生厅方面为插手美兰机场的卫生执法工作,做了充分的准备。

对于该卫生防疫部门的这种做法,海口局认为,主要是受利益驱动。美兰机场是对外开放的国境口岸,卫生检疫机关作为国境口岸卫生执法的主体,依法在口岸范围内实施传染病检疫、监测和卫生监督,这是《国境卫生检疫法》授予卫生检疫机关的权力,任何单位和个人均不得侵犯。省卫生防疫部门进入机场口岸区内,进行重复执法,是一种越权行为。当时美兰机场即将正式通航,海口局的同志深深意识到:这一问题能否及时得到妥善解决,是关系卫生检疫机关在口岸的形象,关系到卫生检疫执法的严肃性,关系社会影响和卫生检疫工作能否正常开展的大问题。务必严肃对待,认真解决。

为了及时、妥善地解决这一问题,海口局主要开展了以下工作:

1、运用法律武器解决侵权问题,维护卫检机关的合法权益。对于省卫生防疫部门受利益驱动而实施的侵权行为,在国家法制日益健全的今天,只能依靠法律来解决问题。在每次的书面报告或历次协调会上,海口局的同志阐述《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等有关法律,使有关领导和部门明确了国境卫生检疫机关在国境口岸实施卫生监督管理的主体地位、作用、职能以及管辖范围。与此同时,海口局的同志还将印有法律条文的小册子利用各种机会分发给有关单位和领导同志,从而宣传了法律,为有关领导决策问题提供了依据。

2、积极争取省政府有关部门的关心和支持。当正常工作受到了严重干扰后,他们在及时向省政府办公厅等有关部门进行书面报告的同时,局领导亲自率有关同志,十余次到省政府办公厅、省口岸办反映情况,千方百计寻求理解和支持。省口岸办两位主任多次听取情况反映,并以口岸办的名义向省政府书面报告情况,还会同海口局领导一起到省政府办公厅向分管口岸的秘书长汇报工作。由于工作做得深入扎实,取得了省政府办公厅领导、办公厅有关处室领导以及省口岸办领导同志的理解和支持,在省政府召开的协调会上,他们都能够主持公道。为了形成合力,原卫检局还向“三检”临时协调小组汇报了情况,海南“三检”临时协调小组的领导都很支持,表示当作一家的事来办,“三检”合一,为妥善解决问题发挥了积极作用。

经过两个多月的积极工作和艰苦努力,海口局较为圆满地解决了美兰机场出现的卫生监管双重执法问题。他们的体会是:第一,以《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等有关法律规定为依据,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机关在国境口岸实施卫生监督管理的职能以及管辖范围据理力争。第二,深入细致地开展工作,争取海南省政府的关心、支持是成功处理这一问题的关键。工作中,海口局尊重地方政府的领导,注意多请示,多汇报,耐心细致地做工作,终于赢得了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公正裁决,使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第三,海口局领导和参与此事的同志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是做好这一工作的保障。具体工作中,他们努力做到方法得当,措施有力。      (海南局)

4、口岸卫生监督管理权争议案

 

2003年1月2日,陕西省卫生厅在未与陕西省口岸办和陕西局协商沟通的情况下,下发了《关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食品卫生公共场所卫生监督管理问题的批复》(陕卫法发[2003]8号,以下简称《批复》),《批复》中“同意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卫生监督所具体负责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民航西安基地范围内的食品、公共场所、饮水、劳动卫生、医院消毒管理等经常性卫生监督检测工作;从业人员的健康检查由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卫生处负责;卫生许可证由省卫生厅审核。”

《批复》下发后,陕西局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的口岸卫生监管工作受到严重影响。一直由陕西局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办事处负责监管的口岸食品生产经营单位不再前来办理国境口岸食品生产经营单位卫生许可证,部分为口岸服务的从业人员不再前来例行健康检查。新候机楼启用后,就在临近出入境关口直接为出入境旅客提供饮食服务的单位,也以机场卫生监督所已管为由,不接受检疫监管。更有甚者,机场商贸部也给商户施压,让他们只能在机场卫生监督所办证,不允许到检疫机关办证,使商户感到为难。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卫生监管的正常秩序被打乱,造成了重复监管、越位行政、越权执法的局面。

为了维护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正常的口岸卫生监督秩序,维护行政执法机构的对外形象,陕西局于2003年3月13日向陕西省卫生厅发函:《关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一类口岸卫生监督管理有关问题的函》(陕检卫函[2003]32号),希望陕西省卫生厅采取适当的方式消除《批复》造成的不良影响;建议召开由陕西省卫生厅、口岸办及陕西检验检疫局参加的协调会。

在向陕西省卫生厅发函中,陕西局表明观点:

1、检疫机关对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实施口岸卫生监督管理属于依法行政。《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十八条规定:“国境卫生检疫机关根据国家规定的卫生标准,对国境口岸的卫生状况和停留在国境口岸的入境、出境的交通工具的卫生状况实施卫生监督:(一)监督和指导有关人员对啮齿动物、病媒昆虫的防除;(二)检查和检验食品、饮用水及其储存、供应、运输设施;(三)监督从事食品、饮用水供应的从业人员的健康状况,检查其健康证明书;(四)监督和检查垃圾、废物、污水、粪便、压舱水的处理。” 《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一百零七条规定:“ 对饮用水、食品及从业人员的卫生要求是:(一)国境口岸和交通工具上的食品、饮用水必须符合有关的卫生标准;(二)国境口岸内的涉外宾馆,以及向入境、出境的交通工具提供饮食服务的部门,营业前必须向卫生检疫机关申请卫生许可;(三)国境口岸内涉外的宾馆和入境、出境交通工具上的食品、 饮用水从业人员应当持有卫生检疫机关签发的健康证书。该证书自签发之日起十二个月内有效。”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属于国家一类口岸,陕西局对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实施卫生监督是《国境卫生检疫法》赋予的权力。

2、《批复》明显与陕西省卫生厅和口岸办此前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咸阳机场国境口岸卫生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陕卫发[1991]103号,以下简称《通知》)中的规定相抵触,显属不妥。《通知》明确规定: “西安卫生检疫所对咸阳机场仍执行原西安机场的工作范围、任务和职责,即负责咸阳机场范围内的卫生检疫、监督和监测工作。”强调在咸阳机场“实行‘一个窗口,统一对外’防止重复监督监测,西安卫生检疫所在咸阳机场范围内行使《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食品卫生法》、《传染病防治法》、《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等有关法律、法规规定的全部卫生监督监测职责” 。陕西省卫生厅在未与陕西省口岸办和陕西局协商沟通的情况下,下发与该文件精神相悖的《批复》,造成了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多头监督,重复执法的局面,应予纠正。

3、《批复》未考虑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属于国家一类口岸的实际,未顾及检疫机关多年来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律、法规和国务院“三定方案”,对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实施卫生监督管理的历史与现状,致使机场内部卫生管理单位以落实《批复》为由,阻碍检疫机关依法行政,从而造成了重复监管、越位行政、越权执法的局面,扰乱了正常的秩序。

4、依据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西安咸阳国际机场所属卫生监督所是企业内设部门,不具备独立对外执法资格。即使该所报卫生厅备案审批,也仅具有企业内部自身卫生防疫管理职责,并不具备对外实施卫生监督资格。检疫机关是《国境卫生检疫法》和国务院有关规定授权的口岸卫生监督管理部门,在国境口岸的卫生监督管理职能是其他任何单位和部门不可替代的。

陕西省卫生厅和西安咸阳国际机场的观点是:

1、《通知》是1991下发的,当时西安卫生检疫所隶属于陕西省卫生厅。当时下发《通知》,是明确陕西省卫生厅管辖范围内的两个单位,即,咸阳市卫生局与西安卫生检疫所在咸阳国际机场的卫生监督管辖范围,现西安卫生检疫所不仅不存在,也不归卫生厅管,该文件自然作废。

2、《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对国境口岸的定义为,“国境口岸”指国际通航的港口、机场、车站、陆地边境和国界江河的关口。具体到咸阳国际机场,就是指国际厅旅检通道。这与海关、边防等联检单位对国境口岸的解释是一致的。海关称旅检通道就是口岸,边防讲“一米黄线”是口岸。《批复》所述内容并没有包括国际厅,国际厅通道内的卫生监督仍由检验检疫负责。

3、《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已经明确了民航所属卫生防疫机构的监督管理职能,民航部门与铁道、交通部门一样,具有在其行政辖区内开展卫生监督工作的职能。此次《批复》同意设立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卫生监督所是经过考核,卫生厅慎重研究的,没有不妥之处。

由于双方意见分歧太大,经多次协商不能够取得共识,为了能够妥善解决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卫生监督事权问题,恢复口岸卫生监督秩序,陕西检验检疫局在与省口岸办取得共识的基础上,与2003年11月14日向陕西省人民政府报告,请求政府出面协调并进行行政裁量。

省政府的仲裁意见:

由于此次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卫生监督权之争涉及到陕西检验检疫局与陕西省卫生厅等2家行政单位,事关行政管辖范围的确定和划分,受到了陕西省政府领导同志的重视。陕西省人民政府责成政府办公厅牵头,商省口岸办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参照兄弟口岸实际,明确检验检疫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的卫生监督工作范围。2004年1月19日,陕西省口岸办下发了《陕西省人民政府口岸办公室关于界定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航空口岸国境卫生检疫工作范围的函》(陕政口岸发[2004]01号),确定陕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航空口岸的工作范围为:为国境口岸服务的涉外宾馆、饭店、俱乐部,包括……为入境、出境交通工具提供饮食、服务的单位,包括……为入境、出境旅客提供服务的部门,包括……国际候机楼、国际停机坪、国际货场;入境、出境航空器,直接为入境、出境航空器提供服务的摆渡车、加水车、垃圾废弃物转运车等,陕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在上述范围内依法实施传染病检疫、监测和卫生监督。

2004年3月,陕西局在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召开口岸卫生监管工作会议,总局卫生司领导到会并做重要讲话。至此,持续一年多的西安咸阳国际机场口岸卫生监督管理权争议圆满结束。(陕西局)

5、货运列车卫生监督有难题

 

在深圳笋岗北站,深圳局对列车实施卫生监督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不符合卫生要求的车辆。货运列车发车时间相当严格,如果对发现问题的列车予以放行则不符合规定,如果不予放行企业损失又太大。法律法规没有规定对不能立即进行改进的列车如何操作,所以实际操作没有法律依据。

2005年4月21日上午7时15分,深圳局检疫人员在对重1次列车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有一车卡上的两个集装箱下面压着几大袋高度腐化已发臭生蛆的生活垃圾,检疫人员当即通知该车卡不能放行,场站方面立即整改。由于当时已临近发车时间,无法及时重新编组,场站遂将该车卡连同后面的车卡货物共八车卡同时扣下。存在问题的车卡在深圳局的监督下整改合格后,连同其他车卡改由当日下午2时重5次出境。

深圳局2005年全年共查出不符合卫生要求的列车38次、车卡72节。处理结果是,对其中56节车卡立即整改后放行,对另16节不能立即整改的车卡实施扣车整改,符合要求后重新编组到下一车次放行。                       (深圳局)

(六)违反检疫法规案例

 

1、某公司擅自向船方供应伙食被通报

 

1994年5月18日,天津津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未经天津局许可,擅自向停靠在新港5号泊位的“现代108”外轮供应伙食,被检疫人员当场发现。

该公司没有卫生检疫机关签发的卫生许可证书,3名从业人员也未持有卫生检疫机关签发的健康证书。其行为违反了《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107条第二款和第三款的规定。天津局责令天津津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改正不法行为,并对其进行了通报批评。                    天津局

2、维修工擅自违法向外轮供水受处罚

 

2004年11月4日,T市港务公司职工闾某在码头巡回检查水管龙头时,应靠泊在码头的一艘巴拿马籍货轮上大副的要求为该轮供应饮用水126吨。经检疫行政执法人员调查取证发现闾某不仅其本人不符合供应饮用水从业人员的卫生要求(健康证已过期),其所在公司亦不具有外供资格。当事人与外轮大副分别提供了书面的情况说明,确认了该公司违法向外轮供水的事实。

江苏局责成港务公司加强整改,强化员工培训和教育,对这起严重违法行为引以为戒,配合检疫部门抓好外供监管工作。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110条第一款的规定,对该公司违法向外轮供水一事给予警告,并责令改正,避免再次发生类似事件。                     江苏局

3、民航餐厅卫生不合格,停业整顿

 

1997年7月23日广西桂林局检疫人员在对桂林机场民航餐厅进行卫生监督检查时,发现该餐厅卫生条件较差,5斤左右的花生米及部分鱿鱼严重霉变,部分肉质发生腐败变质,红、白案不分开作业,抽样检出糕点的细菌总数超过国际标准10倍以上。

结合该餐厅以前多次检查不合格的情况,桂林局作出如下处理:给予机场民航餐厅警告,责令停业整顿,待卫生状况改善并经检查合格后方可重新开业;销毁腐败变质的肉类和花霉变的生米及鱿鱼。

(广西局)

4、伪造口岸卫生许可证吊销证书停业整顿

 

2005年,西藏樟木局检疫人员在辖区内进行日常卫生监督时,发现一浴室所用《国境口岸服务行业卫生许可证》存在涂改、伪造行为(原证单位为鹦哥服装店,涂改后为心怡浴室)。对此执法人员按照《国境卫生检疫法》及其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对当事人作出了吊销《卫生许可证》,停业整顿的处罚。         (西藏局)

5、外籍船舶伪造除鼠/免予除鼠证书被查处

 

1993年7月31日,广西北海局检疫人员对朝鲜籍“康东”轮进行卫生监督时,发现其“免予除鼠证书”在港卸货期间将要过期,便按规定要求船长申请鼠患检查,办理新的“除鼠/免予除鼠证书”。船长拿出一张朝鲜南浦卫生检疫局盖有印章,检疫人员签字的空白“除鼠/免予除鼠证书”,说朝鲜检疫官员工作繁忙,发给船方空白证书以便船方自己打印使用,并恳求中国检疫官员给予认可。

北海局检疫人员当场收缴了这张空白证书,严肃指出船方备有这种空白证书并计划打印使用是严重违反《国际卫生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卫生检疫法》的行为。经宣传教育后,船长认识了错误,请检疫人员进行了鼠患检查,换发了新的证书。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109条的规定,北海局对该轮处以警告。(广西局)

四、卫生处理部分

 

1、入境集装箱中残留溴甲烷浓度严重超标

 

2005年福建局接连查获残留溴甲浣严重超标的入境集装箱。

3月7,福建局检疫人员对华映光电股份有限公司一个来自马来西亚的集装箱查验时,箱内残留的剧毒熏蒸杀虫剂溴甲烷浓度高达4.2克/立方米,超过安全限量标准0.02克/立方米(5 ppm)209倍;4月15日,又从福建坚宏电子有限公司一批来自台湾的集装箱中检出残留溴甲烷浓度超过110克/立方米,超标5500倍。

经调查,这两次溴甲烷残留超标是由境外供货方散毒时间不足所致,尤其是第二起事件,境外供货方根本没有开箱散毒,严重威胁有关工作人员的生命健康。

上述两起时间提醒口岸检疫查验部门要树立安全意识,在对熏蒸处理过的集装箱货物进行检疫查验时,特别是贴有熏蒸警示标志的集装箱,应先对箱内熏蒸气体的浓度进行检测,发现熏蒸剂残留浓度超过安全标准(5 ppm) ,应立即关闭集装箱并移至安全地点进行通风散毒,然后再实施检疫查验,防止意外事故发生。   福建局

2、严格监管20具英国莫克姆海滩拾贝遇难尸体入境

 

2004年11月5日凌晨2时45分,英国莫克姆海滩拾贝遇难的20名福建籍罹难者的尸体随国泰航空A-330包机运抵福州长乐国际机场。福建福州局机场办检疫人员首先登机依照程序实施入境检疫,重点对货舱内的棺柩进行全面的查验,未发现异常情况。随后卫生处理人员立即对航空器、棺柩及其包装物依次进行消毒处理。将机上卸下的枕木板、棺柩托架及塑料薄膜运至焚化炉进行焚烧处理,检疫人员现场监督。

经检疫查验和卫生处理,并逐一核对每一具遗体棺柩上的详细资料,确保无误后签发航空器入境卫生检疫证书,棺柩入境许可证,准予棺柩入境。此次卫生检疫工作的圆满完成得到各方高度重视,检疫部门准备充分,仅用50分钟即完成20具高度腐烂尸体的入境检疫全部工作,得到各方高度评价。          (福建局)

3、严格卫生处理,杀灭入境船舶上的大量蜚蠊

 

2004年8月22日,广西钦州局对泰国籍“RAYONG”轮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船上厨房及储物间有蜚蠊。钦州局对该轮实施了药物杀虫,杀死蜚蠊300多只,经鉴定为德国小蠊。

2005年1月26日,广西钦州局对泰国籍“海象牙塔”轮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船上厨房及储物间有很多蜚蠊,钦州局对该轮实施了药物杀虫,杀死蜚蠊500多只,经鉴定为德国小蠊。 (广西局)

 

2002年3月,两艘4万吨级的旧船(印度籍的“JAG RAHUL”轮和克罗地亚籍的“FAVORITA”轮)入境时,宁波局检疫人员现场查验发现,厨房、食品库等处虫患严重。宁波局对上述两艘船舶实施卫生处理后,在“FAVORITA”轮上捡获蜚蠊约10余万只,在“JAG RAHUL”轮上捡获死蜚蠊约5千余只,均系德国小蠊。    (宁波局)

 

2004年5月31日天津局卫生检疫处的工作人员在对印度籍“大亚”(PRAABHU DAYA)轮进行入境检疫查验时,发现船员生活区卫生状况较差,在厨房、餐厅、干货间等公共区域存在大量蜚蠊。“大亚”轮已有17年船龄,本航次由韩国济州来天津新港装货。天津局按照检疫法的有关规定,依法对该轮的重点区域进行了卫生处理,共杀灭德国小蠊3000余只。   (天津局)

 

2005年3月13日,上海崇明局在对巴拿马籍散货轮“姐妹星”实施检疫时,发现该轮厨房多处有活蜚蠊,而且虫龄不一。船长解释他们常用杀虫剂喷杀,仅几只而已,否认有大量蜚蠊存在,也拒不接受检疫处理。为了防止传染病发生,崇明局责令船方必须接受杀虫处理。经过2个多小时的喷杀密闭处理后,厨房间地面的排水槽中布满了蜚蠊的尸体,共杀灭蜚蠊1400余只。       (上海局)

 

2005年3月14日晚, 厦门局船舶检疫人员在对泰国籍 “领航员”轮实施检疫时发现,该轮厨房有大量的德国小蠊成虫和若虫,以及少量美洲大蠊,在对该轮实施卫生处理后,共杀灭德国小蠊3500余只, 美洲大蠊50余只。这是近年来厦门口岸进境船舶中扑杀此类病媒昆虫数量最多的一次。            厦门局

 

2005年4月11日,辽宁局对伊朗籍 “伊朗亚米(IRAN YAMIN)”轮卫生监督时,发现餐厅、厨房、储藏室有大量的蜚蠊,药激法密度可达80只/10分钟.15M2。熏蒸处理后检查上述部位,蜚蠊数量达100只/ M2?,全船共收集约24,200多只死蜚蠊。经鉴定全部为德国小蠊。

                      (辽宁局)

 

2005年6月23日,福建宁德局检疫人员对一艘来自台湾的巴拿马籍货轮“瑞泰3号”(18年船龄,准备进外轮维修厂进行坞修)进行检疫查验时,发现厨房、餐厅、底层杂物间和4个船员舱室蜚蠊密度多达200只/M2,在随后的除害过程中,共扑杀20130只德国小蠊。造成“瑞泰3号”蜚蠊异常超标的主要原因:一是船龄长;二是管理差,船上船员大多为印尼籍船员,卫生观念差;三是船上曾经养鸽,鸽粪未清理。“瑞泰3号”携带大量病媒生物案,充分表明外来病媒生物对口岸卫生安全存在极大的压力,境外医学媒介生物通过交通工具、货物、集装箱而传入的威胁日益严峻,检疫人员作为国门卫士责任重大。

                      (福建局)

2005年8月19日清晨7:30,深圳蛇口局检疫人在对一艘英国籍大型集装箱班轮进行卫生监督,在该船的厨房、餐厅等地方发现了大量的蜚蠊,工作人员立即决定对该船进行卫生处理。由于该船是大型集装箱班轮,早上9:00就要开往日本。为了减少船舶滞港时间又能保证卫生处理效果,蛇口局决定让消杀灭中心工作人员立即赶到现场,对该轮的厨房、餐厅等处进行熏蒸杀虫。下午二时三十分结束对该轮的熏蒸,初步计数,杀灭蜚蠊约3000只。

(深圳局)

2006年2月1日山东烟台局检疫人员在对从秘鲁渔场回国的远洋捕捞加工船 “烟远二号”轮和“长胜”轮实施入境检疫查验时,发现两轮生活区的室内桌面、台面、厨房阴暗处的墙面、部分柜子抽屉等处存在大量蜚蠊,有的地方达每平方米上千只,对船员的生活和健康构成了严重威胁。烟台局随即组织灭害部门对两轮实施了强制熏蒸杀虫处理,共灭除蜚蠊约14万只以上。经鉴定为德国小蠊。     (山东局)

4、外籍船舶入境携带大量活蚊,严格杀灭防止传入

 

2005年6月07日,辽宁大窑湾局检疫人员在对一艘来自印度的德国籍 “雪城”轮实施锚地检疫时,发现在集装箱侧壁及夹空中有蚊子活动,尤其以集装箱的向阳背风面为多。该轮由印度马德拉斯启航,途径马来西亚巴生港、新加坡,开至大连。大窑湾局对该轮实施卫生处理后,获得蚊类500余只,经鉴定为致倦库蚊。(辽宁局)

5、交通工具鼠虫患严重,检疫发现后严格处理

 

1991年8月7日,辽宁大连卫生检疫所对鼠虫患严重的苏联籍“尤安”轮实施熏蒸灭鼠、杀虫,杀灭蜚蠊近40万只,捡出死鼠11只,其中在一船员房间内就检出死鼠4只。此前对“白银山”轮蒸熏除蜚蠊87000余只。                  (辽宁局)

 

1992年7月10日,广西北海局在对巴拿马籍“伊克曼”轮进行卫生监督时发现严重鼠虫患,随即对该轮进行全船熏蒸除鼠、杀虫,捡获死鼠6只,死蜚蠊不计其数。

1993年2月4日,广西北海局在对印度籍“印迪安探索”轮进行卫生监督时发现严重鼠虫患,随即对该轮进行全船熏蒸除鼠、杀虫,捡获死鼠84只,死蜚蠊遍地可见。        (广西局)

 

2005年7月12日天津局检疫人员在对印度尼西亚籍“普托玛”(PETAMA)轮进行卫生监督时,发现生活区有大量的美洲大蠊。该轮由于船龄较长和管理不善,卫生状况极差。检疫人员用“药激法”对蜚蠊密度进行监测,结果发现有的房间(厨房、储藏室等)美洲大蠊的密度高达121只/10Min.15M2,且侵害率达到100%,严重超过《入出境船舶媒介生物控制标准》。另外,检疫人员通过仔细检查船上的角落,发现新鲜鼠粪、鼠迹等鼠征,经询问船员,证实该船存在鼠类活动。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的规定,天津局对该轮实施了熏蒸灭鼠、杀虫处理。卫生处理结束后,检疫人员在熏蒸区域发现死鼠3只,在前甲板上粘捕活鼠1只,在熏蒸区域杀死美洲大蠊1.1万余只,德国小蠊3000余只。这次熏蒸所杀灭的美洲大蠊的数量是天津口岸近年来最多的一次。                   (天津局)

6、某外轮拒绝卫生处理被监督离境

 

2002年10月10日,玻利维亚籍“蓝天”轮从日本石垣港抵达福建漳州港招银港区,准备装运5000吨碎石。福建漳州局检疫人员对该轮实施检疫查验时,在该轮食品舱发现新鲜鼠迹,其中新鲜鼠粪5处数,鼠尿8处,据此初步判断该轮鼠患较严重。漳州局对该轮发出检疫处理通知书,要求实施熏蒸除鼠处理,但该轮船长以船期紧张为由拒绝接受卫生处理。

根据《国境卫生检疫法》第十三条的规定,该轮于2002年10月12日在漳州局检疫人员的监督下离开漳州口岸出境。随后漳州局向福建局所辖各口岸分支机构发出《关于玻利维亚籍“蓝天”轮拒绝卫生处理的情况通报》,建议如该轮抵达口岸时,请及时对该轮实施检疫监管,并将检疫监管情况及时反馈。

2002年10月16日,该轮向马尾局申报入境,马尾局立即对该轮实施锚地检疫,经查该轮于2002年10月12日至15日自行实施了除鼠措施,鼠患已得有效控制,马尾局于2002年10月17日将上述情况反馈漳州局。

该案例通过在福建局辖区内的预警,加强了对鼠患严重的外籍入境船舶的卫生检疫监管,不仅维护了我国卫生检疫法律的尊严,而且有效地预防控制了病媒生物的传播,确保了口岸公共卫生安全。

(福建局)

7、在外籍入境船舶上发现死鸟 

 

2005年11月3日,上海外高桥局检疫人员在安提瓜籍“易虹”轮检疫查验时,发现该船甲板上有一只死鸟。这是上海局在船检工作中首次发现死鸟。由于这一时期国内外禽流感疫情严重,此情况引起检疫人员的警觉,立即对现场进行了拍照取证,将死鸟送实验室检测,并将此情况向领导报告。

外高桥局采取了如下措施:责令该船停止作业,船上人员不得下船;对死鸟周围区域、船上生活区的厨房、过道、甲板、垃圾箱、厨房泔水等进行消毒处理;对船上的每一位船员进行体检,并逐一测量体温。

在确认没有禽流感疑似病人后,外高桥局向船方开具了卫生处理证明书,通知船方恢复作业。           (上海局)

 

2005年12月7日下午,江苏镇江局检疫人员在对一艘来自韩国丽水的“GREEN PIONEER”轮进行入境检疫查验时,在食品库发现一只不明原因死亡的鸟。

检疫人员立即按照防控禽流感工作程序逐级上报,将死鸟送省局实验室检测。镇江局及时启动《镇江检疫局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进出境检疫应急处理预案》,责令该轮人员不得下船;对死鸟周围区域、船上生活区的厨房、过道、甲板、垃圾箱、厨房泔水等进行消毒处理;对船上的每一位船员进行体检测量。

在确认没有禽流感疑似病人后,镇江局通知船方解除限制措施。  (江苏局)

8、在入境集装箱中检出未知名啮齿动物

 

2005年6月6日上海外高桥局检疫人员对上海升宏塑胶工业有限公司进口的集装箱货物进行查验时, 发现集装箱内卫生状况较差,并在箱内检出一啮齿类动物尸体,体长约86 mm,全身覆黄、灰相间毛。经鉴定,该啮齿类动物在我国文献中尚未有记载。这是上海口岸首次从入境货物中检出未知名种啮齿类动物。

这批货物是来自南非的初级形状聚丙烯,外高桥局及时对该批货物进行了严格的卫生处理。             上海局

9、在入境集装箱中检出活蟾蜍

 

2005年8月19日,山东烟台局机场办检疫人员在对韩籍OZ307次航班实施检疫查验时,在飞机货舱内的集装箱中发现一只蟾蜍并及时将其捕获。现场查验人员随即将有关情况向有关领导进行了报告。机场办立即召集烟台机场、航空公司有关人员进行现场调查。

经调查,该空运集装箱用于装载旅客行李物品,于当天12:40于韩国仁川国际机场装箱,飞机起飞后直达烟台机场,中间无任何经停。根据以上情况,检疫人员认为该蟾蜍应是在韩国进入集装箱,随航班到达烟台机场。为防止可能发生的疫情传入,检疫人员立即对集装箱箱体、货物和场地进行了彻底消毒。      山东局

10、在入境集装箱中检出活蛇 

 

2005年11月28日,福建马尾局检疫人员在对某公司从泰国进口的一批橡胶木锯材实施查验时,在装运货物的集装箱内发现一只活蛇。马尾局将该集装箱进行了蒸熏除害处理。

从入境集装箱内检出活蛇,在福建局尚属首次,国内其它口岸也较为罕见。                    (福建局)

11、在入境货物中检出猫尸体 

 

2005年8月23日广东中山局小榄办事处对一批从日本进口的旧机电(挖土机)实施检疫查验时,发现其中一台机器有一股动物腐尸的恶臭气味。经过仔细的检查,发现机器发动机的齿轮间夹着一具无头猫尸体,该尸体已经腐烂长蛆。为了防止疫情疫病的传入,中山局检疫人员立即采取措施,对旧机器、动物尸体和现场进行了杀虫、消毒、焚化尸体等严格的卫生处理。

该事件表明进口旧机电卫生状况堪忧,疫病疫情传入风险较高,检疫人员必须提高警觉,严把国门,防止疫情疫病的传入。

(广东局)

2006年2月23日,陕西局检疫人员在西安闫良对进境集装箱进行卫生检疫查验中,发现从美国进口的装有易燃化工原料和金属材料的集装箱内有不明原因死猫一只,还有猫粪。陕西局依据法规对集装箱内的货物进行了严格的消毒和杀虫处理,同时把死猫装入密封塑料袋深埋。                  (陕西局)

12、在入境空集装箱中查获电子垃圾

 

2004年12月22日广东汕头局检疫人员对从香港进口的空集装箱进行检疫查验时,发现其中有1个空箱内残留有电子垃圾。由于电子垃圾可能污染环境,还可能具有放射性危险,汕头局立即组织人员对该集装箱实施消毒,对电子垃圾检测放射性,然后销毁。

近年来,汕头局加大对进境空集装箱的检疫查验力度,进一步提高了疫情检出率,先后检出致倦库蚊、蜚蠊、大头金蝇、蜘蛛等病媒昆虫以及土壤、电子垃圾、生活垃圾、茨实种子和木质铺垫材料等。

(广东局)

 

13、在入境空集装箱中查获粪便、垃圾

 

2005年3月14日,广东汕头局检疫人员对来自越南的200个空集装箱实施检疫查验时,从抽查的10个箱体中分别发现残留人粪便、大量的土壤、垃圾、木屑等严重卫生问题。进一步检疫查验发现,170个空集装箱中10个匿藏致卷库蚊,7个有家蝇,25个有蜘蛛,3个有人粪便,100个有土壤,10个有小麦种子,20个有废纸、塑料、木屑,5个有残损、变型、水渍、油污、异味等问题,检出率高达85%。

汕头局对此次发现的问题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人员对这批空集装箱实施了严格的消毒、除害和残留物销毁处理。    (广东局)

14、在进境英国废纸中检出大量人粪便

 

  2005年9月1日,安徽马鞍山局检疫人员在查验来自英国的废纸时,发现集装箱货物的表层有五六堆人体粪便,系装运过程中现场排泄所致。

经查,今年7月安徽山鹰纸业进口一批废纸,重量为316.7吨,货值3.99万美元,盛装于14只标准集装箱。供应商为英国某公司,货源来自比利时,在法国港口装箱启运。8月30日,货物到达安徽马鞍山港口。

依据《国境卫生检疫法实施细则》第五十六条,“卫生检疫机关对入境废旧物品,根据污染程度,分别实施消毒、杀虫,灭鼠对污染严重的实施销毁”的规定,马鞍山局对集装箱内受粪便污染的废纸做销毁处理,并监督该箱2.3吨废纸运送附近的垃圾发电厂焚烧。

对此事件,外方认识到情节严重,影响恶劣。销毁的一箱废纸进口货值3000美元左右,外方已赔偿中方收货人5000美元。

                (安徽局)

15、在入境英国钒渣中发现大量鸟粪

 

2005年11月24日辽宁局检疫人员在大窑湾集装箱场地查验进口钒渣时,在一个集装箱内发现大量鸟粪。检疫人员立即进行拍照和取样,对该集装箱的货物和集装箱内壁进行了彻底消毒。

该集装箱箱号为:CBHU1935514,从英国进口,共装95.5吨钒渣,货物提单号为:COSU98621420。          (辽宁局)

16、进境的空集装箱中截获大量垃圾

 

2006年04月11日宁波北仑局在对来自越南的箱号为IPXU3671086、CCLU3293352、CCLU2055133等空箱实施查验过程中,发现空箱内存在数量较多的异物,主要有苍蝇、蟑螂等病媒昆虫以及稻草、碎瓷片、瓷砖、塑料泡沫、玉米、黄豆、塑料薄膜、破布、饮料瓶、饭盒、方便面袋、蚊香、树皮、石膏板等异物。该局立即向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进行了汇报,同时与港务部门进行了联络,控制该批空箱的流向,并对该批来自越南的117个集装箱加大抽查比例,逐箱进行查验,结果发现其中76个集装箱中存在上述类似情况,随后该局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口岸卫生处理部门,对发现问题的集装箱进行了相应的熏蒸、消毒等处理,并对空箱内的携带物在检验检疫部门监督下进行了集中销毁处理。

经调查,该批入境空箱归属于中国中海集装箱公司所有,由“XIANG NING”轮从越南胡志明市装运出发,于4月11日运抵宁波北仑港,该批集装箱共117个自然箱,经检查发现存在问题的集装箱共76个。在同一批入境空箱中发现的有毒有害等垃圾数量之多、问题如此严重,在宁波口岸尚属首次。根据调查,该批集装箱大多数是2006年3月之前载货从我国广东、山东等地前往越南金边等地的,装载的货物主要为陶瓷制品。此后是否运载过其他货物到达过其他国家或港口,具体情况尚不清楚,但从空箱中残留物来看,极有可能是从我国装运陶瓷制品至越南后,越南港口没有很好履行有关职责,对卸完货的空箱进行有效清扫消毒,才造成此次空箱携带大量包装等附属物(稻草、塑料泡沫)入境的情况发生。

这次事件提示口岸检验检疫机构对入境空箱应进一步加强检疫查验和卫生处理工作,严防病媒昆虫和有毒有害物质通过空箱携带传播。同时应加强与相应箱公司的联系,督促箱主在境外做好对运往我国空箱的清理等工作,从源头上杜绝进入我国的空箱携带媒介生物或有毒有害等物质。

针对此次在入境空箱中发现的问题,宁波局统一部署,重点采取了以下相应措施,要求各分支局以及相关处室,举一反三,进一步提高入境空箱检疫查验的力度和卫生处理效果,确保提高入境空箱检疫查验工作质量。

1. 有针对性地加大抽查比例和力度:针对越南港口集装箱管理方面可能存在的问题,特别加大对来自越南的中海公司所属入境空集装箱的查验力度,同时将查验比率提高到10%以上。

2. 加强与相关箱公司的沟通联系:针对本次在入境空集装箱中发现的问题,我局及时向有关箱公司通报了相关情况,要求各箱公司在境外做好入境空集装箱的管理工作,防止类似情况发生。

3. 加强对场站等单位的管理:积极推进检验检疫企业信用关系体系的建设,将船公司、场站、代理等在入境空箱出入我国的物流过程中的行为,包括配合检验检疫部门工作等,均纳入到该体系中,以此提高对入境空集装箱的检验检疫管理;

4. 完善疫情上报机制和样品鉴定制度:要求做到六个及时,即“及时报告、及时送样、及时鉴定、及时拍照、及时制样、及时保存”,为检验检疫工作积累数字资料、实物资料和影像资料;同时发现有代表性的疫情时,认真做好相关的案例整理工作,及时上报。

5. 进一步提高入境空集装箱检验检疫工作的信息化水平,进一步提高入境空集装箱检验检疫的工作质量和效率。

6. 进一步探索入境空箱检疫监管的模式改革:包括采取多方协作方式、加强源头化管理,积极汲取其他口岸好的经验等,并结合宁波口岸的实际,在模式上找创新、在创新中求进步,努力提高疫情检出率,御疫情于国门之外。

 

五、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部分

 

 

1、船员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

 

2005年8月6日厦门局接到船舶代理报告,自深圳盐田港驶往厦门港的韩国籍 “兴亚东京(M/V  HEUNG A TOKYO)” 轮上有9名船员发生腹痛、腹泻、呕吐、头痛等食物中毒症状。9名船员中韩国籍8人、中国籍1人。

接到报告后,厦门局立即组织检疫人员做好事件处理准备。船舶靠泊后,检疫人员紧急登轮处置。

经调查,可疑中毒原因为船员生食了14天前从厦门港供应上船、且冷冻库温不符合要求的牛肉。卫生检疫人员对船舶可疑食品进行采样、封存,并对生活区实施消毒杀虫处理;中毒船员立即送厦门市中山医院急诊部治疗。医院检查体温38-39.5℃,血象白细胞1×109/ L,中性90%,无危重病人,医院诊断为食物中毒、急性胃肠炎,采取抗菌消炎、补液、对症治疗措施,经治疗后全部治愈。

                      厦门局

2、口岸工地发生食物中毒事件,检疫人员紧急处置

 

2006年5月1日夜间,天津滨海国际机场扩建工程工地“北京金港建筑工程公司”所属施工队的49名员工相继发生腹痛、腹泻、恶心、呕吐、寒战等食物中毒症状。接到事件报告后,天津局机场办事处立即启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处理预案,成立临时调查小组,在及时上报疫情的同时,组织人员开展现场个案调查和卫生学调查,进行相应的卫生处理。

经查,“北京金港建设公司”及其下属工程队处于东丽区民航扩建工地,出现问题的食堂属于家庭作坊式的厨房,卫生状况较差,该厨房无卫生许可证,厨房主要操作人员也不能提供健康体检合格证明。5月1日,工程队改善伙食,委托他人从“凯霞酱制品店”(机场辖区以外)购买了20公斤熟食卤制品“猪头肉”,2个施工小组分别于1日中午、晚上食用(未加热),就餐8-10小时后,63名就餐人员中先后有49人出现不同程度食物中毒症状。首发病例胡中希,男,53岁,汤阴建筑队民工,于5月1日20时40分左右发病,临床表现为恶心、呕吐、腹痛、腹泻、寒战。

此次事件起病急,发病人员相对集中,进食同类食品以及发病的症状、潜伏期具有相同特点, 初步判定为食用外购熟肉制品引起食物中毒。

根据调查情况,天津局机场办事处立即采取下列措施:第一,对可疑中毒食品进行控制,对中毒场所进行消毒处理,对违规厨房进行查封;第二,组织相关人员对病例进行核实调查,对工程队队长、工程公司项目经理以及购买熟食制品的人员进行调查、取证;第三,认真分析导致食物中毒的原因并制定相应的对策。

经实验室对患者呕吐物、排泄物、进食食品的检测,分别在发病人员的便样及剩余食品样品中检测到了“奇异变形杆菌”。最终确认此案为食用变质的外购熟肉制品引起的细菌性食物中毒。全部发病人员经天津东丽医院、东丽中医医院及时组织救治,于5月2日上午全部出院,无死亡病例。

为避免此类事件的发生,5月3日上午,天津局及时召集滨海国际机场扩建工程项目部及其中标的全体施工单位负责人、工程监理开会,通报疫情,学习相关规定,明确各自责任,提出清查和整改要求。在此基础上,天津局机场办事处从5月3日开始,组织人员对承建天津滨海国际机场扩建工程的全部6个施工单位的15个职工食堂及部分宿舍进行了重点检查,提出具体的整改意见并监督实施。(天津局

3、入境旅客发生集体呕吐、腹泻事件启动应急处理预案

 

2005年10月23日早晨6:45分,上海浦东机场局接到机场指挥中心报告,东方航空公司来自泰国的航班MU548申报,该航班上有多名旅客发生腹泻、呕吐等症状。

接到报告后,浦东机场局在向分管领导汇报的同时立即启动应急处理预案,要求该航班在检疫人员到达前不得打开舱门,任何人员不得出入该航班。检疫人员做好登机处理准备,通知消毒处理人员准备好消毒药剂,到达该机位待命。

飞机落地后,穿好防护服装的检疫人员打开舱门登机进行流行病学调查,采集粪便样本送检浦东机场局将17名发生腹泻、呕吐等症状的旅客转送到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进一步诊断治疗,对飞机、大客车进行了全面的消毒处理。          (上海局)

4、旅客在国外发生集体腹泻,入境时紧急排查

 

2005年4月18日山东青岛局接到东航客运部的报告,山东康辉旅行社组织的30多人旅行团到泰国旅游,17日下午在泰国有10多人出现腹泻、呕吐症状,经当地医院治疗大部分已痊愈,将乘坐由曼谷飞往青岛的包机Mu2094航班,于9:25到达青岛机场。

接到报告后,青岛局机场办迅速做好现场检疫、隔离、留验和转送旅客去医院的各项准备工作,并通知东航立即和飞机上的机组人员取得联系,询问旅客的健康状况。得知机上旅客情况正常,在飞行过程中未有旅客继续腹泻,个别旅客由于患病后一直未进饮食感到全身无力。

飞机到达后,检疫人员首先登机,对出现腹泻、呕吐症状的旅客进行了简单询问,初步判断为饮食不当所致的急性胃肠炎,可以排除肠道传染病,同意旅客下机。检疫人员在旅检通道对乘坐该航班的所有旅客进行了严格的体温检测,发放了《就诊方便卡》。(山东局)

5、紧急处置飞机上消化道出血的危重病人    

 

2006年3月23日14:30,北京首都机场局接到TAMCC报告,称自多哈飞往北京的QR898航班上出现上消化道出血病人,检疫人员人员立即赶往现场。

病人HISSA AHMED SYAL SULAITI,女性,1987年12月3日出生,卡塔尔籍,护照号:00629867。主要症状为黄疸、昏迷、上消化道出血,病情急重,无传染病接触史。病人自带病例诊断结果为脾切除术后、肝移植术后,导致的排异反应、溃疡性结肠炎、红细胞增多症、胆管硬化。

首都机场局安排机场120急救中心将病人送中日友好医院进一步诊治。按操作规程,对客舱封舱消毒50分钟,散毒15分钟,病人污染物集中消毒处理。             (北京局)

6、紧急处理航空器上“白色粉末”事件

 

2005年5月20日 18:40分,北京首都机场局检疫人员接到首都机场运行监控指挥中心的报告:CA952(东京---大连---北京)航班在卸货时发现行李及货仓地面沾有白色粉末,飞机已按应急措施牵引至航坪”。

接到报告后,首都机场局立即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派人赶赴现场,同时在第一时间逐级上报。

检疫人员现场发现,旅客及机组人员已经离开,货物及旅客行李也已卸完,在货舱地面有两平方米大小的一片“白色粉末”,由于卸货物时的拖拽,“白色粉末”已成为薄薄的一层。检疫人员立即采取下列措施:将残留的“白色粉末”用采样器具收集封存,并将收集的样品立即送往北京市CDC应急处理中心实验室进行检测;对飞机货舱进行了必要的卫生处理;对国航地服行李室及国航货物搬运调度室接触此物的相关人员进行调查,收集资料(旅客名单、机组名单、总申报单)等;要求接触到行李、货物的货运人员立即清洗皮肤表面;作疾病预防知识的宣教,如在两周内出现皮肤红肿、丘疹、水疱、皮肤疼痛、发热、呼吸困难等症状立即前往医院就诊并报告该局。

5月21日上午,北京市CDC反馈信息:白色粉末镜检结果初步判定炭疽杆菌阴性。5月23日北京市CDC将最终检验报告传真至北京局,检验结果为“炭疽杆菌阴性”。        (北京局)

7、二名外籍船员突发登革热事件,检疫人员紧急处置

 

2005年11月27日,深圳蛇口局接到船舶代理报告,“康满”轮上有两名外籍船员发热,该轮即将抵达蛇口港检疫锚地。接到报告后,蛇口局立即组织检疫人员做好事件处理准备。“康满”轮到港后,检疫人员立即对该船实施了锚地检疫和卫生处理。

经查,两名船员平时健康,在上一港时经常被蚊虫叮咬,无其他病史,航行途中突然发热。检疫人员怀疑两名船员染有登革热。在严格防蚊的情况下,检疫人员将两名发热船员送上120救护车,转往深圳市东湖医院隔离治疗。

11月28日深圳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报,两名发病船员登革热IgM、IgG抗体均呈阳性,临床诊断为登革热和登革出血热。

蛇口局分别在锚地和停靠泊位对该船生活区、办公区、机舱、水舱、甲板、货舱进行了严格、全面的灭蚊处理。11月28日至30日,该船在检疫人员的严密监管下卸货。作业完毕,蛇口检局对该船进行了终末卫生处理,对所有船员再次进行全面的健康检查、医学评估和派发防治药物。根据从疫源地至今已过最长潜伏期的情况,蛇口局于12月1日下午4时30分批准该轮离境。       (深圳局)

8、外籍“阳雪”轮发生船员恶性疟死亡事件

 

2005年7月2日晚,山东局接到国家质检总局通知,巴拿马籍“阳雪”轮在从所罗门群岛开往山东岚山港的途中,轮机长因发热、腹泻突然死亡。货轮途经菲律宾海域时,船上另一名船员也出现相似症状,经直升飞机紧急送往菲律宾legazti市医院进行抢救治疗,诊断为恶性疟。

7月5日22时,该货轮停靠岚山港锚地。山东局按照国家质检总局《国境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出入境检疫应急处理规定》,紧急启动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精心做好各种应急准备工作,成立疫情处置领导小组和4个工作小组,即检疫查验组、流行病学调查组、卫生处理组和后勤保障组。4个小组按照工作职责分头行动。

检疫查验组工作人员身穿防护服,携带有关证件及物品,率先登船进行卫生检疫,查看了尸体,摸清了船上的具体情况,按照程序签发了入境船舶检疫证书,并进行疫情资料的初步收集,确认该船无重大疫情;流行病学调查组对20名船员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测量体温,采集血液标本并进行抗疟药发放;卫生处理组对甲板、船舶装载的原木进行了喷洒灭蚊处理,对所有生活区的房间、物品以及垃圾进行灭蚊及消毒,对存放尸体的冷库及尸体表面进行了过氧乙酸喷洒消毒。后勤保障组穿插其中,为各组做好后勤保障。

处理工作结束后,各组对工作情况进行了小结汇报。当日下午山东局分管副局长及时向山东省疾病控制中心、日照市卫生行政部门20余名专家通报了对“阳雪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置情况。地方卫生行政部的专家一致认为,山东检疫局对“阳雪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处置,领导重视,组织严密,方案合理,措施有力,处置得当,消除了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危害,成功处置了“阳雪”轮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山东局

9、紧急处置旅客在航空器飞行中非意外伤害死亡事件

 

2005年5月25日上午10时,北京首都机场局接到TAMCC(首都机场运行监控指挥中心)报告,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一架飞机UA889在起飞两个多小时后,机上一名旅客(中国籍,男性,48岁)突然死亡,该航班预计于16:30抵达北京。

接到报告后,首都机场局立即启动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预案。飞机到达后,检疫人员首先登机,向乘务长及机上一位美国医生了解情况。调查得知,在飞机起飞2.5小时后,邻近座位的旅客发现死者曾服过一次药,随后表情痛苦,机上乘务员广播找到一位美国女医生,该医生赶到其座位后,发现该病人在短时间内停止了心跳及呼吸,瞳孔散大。该医生从死者携带的手提袋中发现一张药品说明书,最后写到“你的情况在紧急医疗情况下,会引起严重的并发症”的字样,袋内带有硝酸甘油一瓶,判断该病人有心脏病史,可能死于心脏病。

基于上述情况,首都机场局排除了死者染传染病的可能。同意旅客下机,之后将死者移下飞机,由地坛医院急救车运至地坛医院停尸间。首都机场局对飞机的客舱及停放死者的位置作彻底的消毒处理。

 

2006年2月28日16时50分,北京首都机场局检疫人员接到国航商调报告,自纽约飞往北京的CA982航班上一名肝癌晚期病人死亡。接到报告后,首都机场局立即启动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预案,在第一时间上报,同时派出检疫人员赶赴现场。

现场调查得知,死者男性,中国籍,在美国确诊为肝癌晚期伴肝功能衰竭。在飞行途中突发呼吸困难,经机上医生抢救无效死亡。十四天内一直在美国医院内治疗,无传染病接触史及禽鸟接触史。

基于上述情况,首都机场局排除因传染病死亡的可能,将尸体移交机场120急救中心处理。检疫人员按卫生检疫操作规定,对该航班客舱及卫生间进行预防性喷雾消毒处理,监督该航班的垃圾及废弃物做无害化处理。                (北京局)

10紧急排查一位飞行途中发病返航的病人

 

2005年5月28日19:50分,北京首都机场局检疫人员接到首都机场商调报告,于当日18:45起飞的KA993(北京——香港)航班返航,原因是在飞行途中一旅客突然发病,可能为心脏病。接到报告后,首都机场局立即启动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预案,在向上级领导汇报的同时,做好登机检疫的准备。

KA993航班于20:40降落在首都机场,检疫人员首先登机,调查得知,该病人男性,中国香港籍,57岁,护照号(港澳证):A808050,座位号为18D,病人当时主要症状为呼吸困难、胸闷、疾病面容、端坐呼吸、大汗、口唇青紫,血压为160/100mmHg,左侧肺底罗音。病人最近两周去过深圳、北京、香港、上海等地。病人出示了当天从航天总院出院时的诊断证明,诊断证明为病人双肺肺炎、心衰,有糖尿病、心梗病史。鉴于该病人在医院已有明确的诊断,排除传染病可能。

由于当时病人病情危急,病人由机场急救中心送往机场医院抢救。首都机场局为同时下飞机的四位旅客(因到香港转机误点而下机)及病人座位附近的旅客发放了就诊方便卡。

追踪调查表明,病人被诊断为肺部感染、心衰,经抢救治疗有明显好转,并于29日出院。             (北京局)

11、一船员航行途中突然死亡,检疫人员赴锚地排查

 

2005年11月17日山东日照局接到外轮代理公司报告,中国香港籍“永通”轮在从委内瑞拉开往山东省日照港的途中,一名船员于16日在台湾东南海域突然死亡,预计于19日中午抵达日照港锚地。

日照局接到报告后,紧急启动口岸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并及时通知公安边防等部门,组织出海进行联检。19日中午,船舶抵达日照港锚地后,检疫人员立即登轮实施检疫查验。首先向船长询问了死者的有关情况,查阅了船长提供的《航海健康申报书》、《船员死亡报告》等相关资料,并进行了细致的流行病学调查。同时,对全体船员进行体温测量,初步排除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及其他传染病的染疫嫌疑。

随后,检疫人员对船舶生活区、尸体进行了消毒处理,发放《船舶入境检疫证》,准予入境。          (山东局)

12、船员意外死亡事件的排查

 

2003年10月17日山东石岛局接到华东船代公司报告,称被海事法院扣留在石岛新港的俄罗斯籍船舶FJODOR BREDIHIN(福扎德)上有一名船员死亡。石岛局立即派人会同有关部门进行登轮调查。

在流行病学调查中,船方否认死者生前有发热、腹泻、咳嗽等传染病症状,极喜喝酒,身体消瘦。现场发现:死着呈极度消瘦状,局部有尸斑(10月14日以后无人见到该船员),双下肢膝盖以下部位水肿,肛门部有糜烂,口腔有出血。检疫人员对死者的房间及尸体进行了严格消毒、密闭包裹后,允许将尸体移运到当地殡仪馆冷冻。

因调查及现场检查的信息,排除死者染有传染病的可能,石岛局在征求船方同意的情况下,对所有船员进行了传染病监测。经监测发现一名俄罗斯籍船员艾滋病抗体初检呈阳性,经北京局保健中心确诊为HIV病毒携带者。10月28日,该船员被监护出境。  (山东局)

13、外籍船员集体爆发流行性角膜结膜炎

 

1992年9月23日,广西防城局对罗马尼亚籍“Paval Florint”轮进行入境检疫查验时,发现该轮船员集体爆发流行流行性角膜结膜炎。

调查得知,该轮9月13日离开泰国曼谷,9月16日出现首例“眼病”,9月20日又出现3例。检疫人员对其余26名船员进行眼科检查,又发现3例病例。所有病例发病前1-2天都有咽喉不适感,全身轻度乏力,然后出现眼烧灼感、畏光、流泪、无剧烈疼痛,均为一眼先发病,1、2天后另一眼也发病。体检发现:耳前淋巴结肿大,有轻度压痛,结膜明显充血。

防城局采取如下处理措施:立即将病人送防城局留验病房隔离治疗;要求船员的洗脸用具、毛巾、卧具必须专人专用,洗手前避免用手接触眼睛;病人全部离船后,用4%煤酚皂溶液喷雾消毒船舶生活区;限制该轮其他船员上岸;告知中方登轮、作业人员洗手前避免用手接触眼睛。

该轮离境前,没有发现新的病例。7例病例在接受治疗2-6天后急性结膜炎症状明显减轻,应船方要求均于9月30日该轮离境时间回船。                     (广西局)

14、抢救船员和旅客案例

 

1991年5月,巴拿马籍“涨潮三号”轮到达广西防城检疫锚地时,一船员左前臂因切割伤流血不止,广西防城局立即派出医生,顶着七级大风赶到现场采取紧急措施,控制了伤情,为抢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1991年12月,苏联籍“亚历山大”轮一女船员不完全流产大出血,广西防城局立即派出医生上船进行处置,挽救了该船员的生命。

1995年4月23日晚上10时,广西防城局接到“约翰尼”轮求救电话,一名巴基斯坦籍船员因喉头痉挛呼吸困难需急救。接报后,防城局立即派出检疫医师赶到船上。经过人工呼吸和药物治疗,病人脱离危险,病情稳定后转送医院继续治疗。

1997年8月1日,停泊锚地的巴拿马籍“大演奏会”轮上一中国籍船员在开舱作业时不慎被舱盖轧伤右脚,流血不止,广西防城局接报后,立即派出2名医师乘快艇冒着风浪赶到船上,对伤员进行清创包扎止血处理后,送医院住院治疗。

2006年2月14日23:40时,广西桂林局机场办接到国际值机的报告:为抢救一脑溢血病人,由北京飞往曼谷的航班要备降桂林,飞机将于15日0时降落。

接到报告后,桂林局迅速组成应急工作小组赶往机场,并通知民航急救中心和桂林市120准备抢救和转运病人。0:20时飞机降落,桂林局应急工作小组和民航急救中心的医生迅速登机对病人进行抢救,同时向机组人员、随团导游和病人家属对病人情况进行调查。

病人Mr.Keerati Leksakulchai,男,57岁,泰国籍,护照号码:I531173,职业:医生。10年前曾进行心脏扩张手术,后一直服药治疗。2月11日随旅行团从曼谷至北京入境,后去哈尔滨,14日从北京出境。旅途中无发热及腹泻情况,无家禽接触史。飞机从北京起飞2小时50分钟后,该乘客突然感到胸闷及心悸昏倒在地,同机一名杨姓中医怀疑其为脑溢血,并与随行家属、乘务员一道对其进行抢救。该乘客在旅途中没有发热及其他身体不适的情况,登机时也未申明身体有不适的情况。经过近一个小时的现场急救,病人于1:20时抢救无效死亡。桂林市人民医院急救医生的临床诊断为:死亡(猝死)。根据现场情况,应急工作小组对廊桥和死者停留处进行了消毒处理。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