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y_close
smy_ewm 手机版
smy_ewm 辽检微语
smy_ewm
smy_wyjc

大爱永留人间---离休干部张恩福

发布时间: (2015-08-07)

【字体:

 

 2015731日上午1030分,太阳炙烤着大地,气温达到了大连入夏以来的最高点,而我的心情却冷到了极点,因为我局离休干部张恩福老人的遗体就要被运往大连医科大学,用于医学研究。这位年近九旬的革命老人四年前的承诺在这一刻得以兑现,同时,她也用这种特别的方式为社会做出了最后的贡献,用别样的方式诠释着生命的意义。

张恩福老人的一生是勤奋好学的一生。张老1926年出生于安徽省蒙城梁县,虽然是一名女孩,但她并没有遵守那个时代女孩应该遵守的规矩(接受封建思想教育),而是努力的学习进步思想,她先后在贵州大学、复旦大学、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和大连俄文专科学校学习。大学毕业后,她听从组织安排,先后在中国人民解放军防空学校、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兵学校和东北军区司令部做俄文翻译工作,后因工作需要,她又到北京农业大学学习植物检疫,毕业后进入大连商检局工作,任技术员、工程师直至离休。就在张老去世的前几天,还没忘记叮嘱年近六十岁的二儿子,一定要抽时间多看书学习。

张恩福老人的一生是艰苦朴素的一生。老人生前住在一套60多平的房子里,里面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而这些家具都是用了几十年的老物件,处处可见岁月的痕迹,主人的清贫。家里的地面都不曾铺设过地板,还是入住时冰凉的水泥地面。而她和老伴都是我局正处级离休人员,两个人的工资加起来也一万多元,可她还是不舍得给自己多花一分钱,不了解她的人以为她很小气,其实并不是这样,因为她有一个双目失明的孩子,每次劝她不要太刻薄自己的时候,她都会说“我少花点,将来孩子就会少给社会增加负担。而且我现在吃的穿的,虽然不是很好,但总能吃饱、穿暖,而医药费国家还给报销,我已经很知足了。”说到医药费,张老是离休干部,医药费可以百分之百报销,可很长一段时间,她每个月报销的费用仅仅是20多元钱眼药水的费用,家里其他人的药费都是自己负担,从不占单位便宜,当有人给她提出时,她却说“这是国家给我的待遇,而不是给我全家人的待遇”!

张老一生的朴实、清淡,我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就连她走的时候,穿着都是那么的普通,只是比以前更加干净整洁。当医科大学工作人员将要把张老的遗体抬走的那一刻,她的老伴从床下拿出她那双穿的已经快要漏出大脚趾的布鞋,拍了拍鞋面上的灰,很自然的给她穿上,嘴里说着“老伴你先走,走好”。当我看到这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这眼泪里包含的是不舍还是敬佩,我也说不清楚,只是久久不能控制。

张老就这样走了,一个为国家、为党和为人民奉献了一生的人,一个去世还要把自己贡献出去的人,走了,走的那么平静,走的那么安然。按生前约定,不购买鲜花,不设灵堂,不开追悼会,更不搞遗体告别仪式。临走的时候,只有子女和离退休干部处的工作人员陪着张老的遗体,一直送到医科大学的车上,并目送车辆离开,直至在视线里消逝。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我想再也没有比这句话更能表现出张老的无私与伟大了。张老,您用您的无私与伟大,为辽检人树立了榜样,您是辽检人的楷模,我因我是一名辽检人而自豪。张老,我相信,纵使您不是最耀人夺目的那个太阳,也会是千瓦度的灯泡,照亮了一片区域!

 

    

附件: